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2年10月之三)

◎伊沙



《点射》

不仅表现美
文体自身当有美感
只是从小说
得出的体会
让诗更无退路


别太指望写出
超越自己人的诗
偶出一首
打乱你的常态写作
来还


中学大学同学
(幼儿园小学同学还好)
容量搞错一件事
某同学在某专业上的成就
自有专业认证在
无须你签字同意


非要把我当对手的人
武功已废
我见状没有半点欣喜
我比世人早三十年
知其假招子


即便是在表现
民生疾苦上
也可以
心术的正歪
不信读一读
李杜白



徐江论《李白》论得好
指我关注的是人物的心
李白如此白居易亦如此
西人爱用之"灵魂"
就是华夏人的"心"


不与卡通人儿
如影随行
心智上的
诗艺上的


那些不服气的
大中学同学
尔等永远不会知道
我就在尔等身边
为终生的事业
准备了什么
分数永远不会
告诉尔等这个


《新诗典》办了十二年
一路跟过来的诗人
名气、地位、自我感觉
已经今非昔比
我常常忽略这一点
以为应该永葆初心
永葆现代诗人的平民本色
开罪了一批人
造成了一定人才流失
不后悔一一来不及后悔
活水后浪推前浪


什么都能拍成电影
什么都能写成诗
但是绝大部分人
只敢干别人干过的


诺贝尔奖得主
不但不是我家亲戚
而且我压根儿就不认识



字母罗冲队友
摊手、法克
恼羞成怒的作派
我怎么那么熟悉
哦,某鬼子
读到我的诗
是这德行


香港学者
谈新文学作家
谈的是金庸
你就羞先吧你


一年一度
诺贝尔周
便知道有多少
文学人
不写了
人在呢
心没死


好东西看完了
无话可说


连基本礼貌
都不讲的人
一定是自卑货


高佬难健康
因其不可能
样样高
反成自卑货


他们胳膊肘上
刺了一个字:外
拐起来有方向



纵览三唐诗人
从未被贬过的官
诗也只能到
贺知章为止


爱新觉罗弘历的逻辑:
朕可以写得烂大街
卿不可以在诗里玩隐喻


我不会满世界
去寻找机会
但总是会抓住
并不绝对的机会


晨起上课
途经一所
120岁的大学
它真不像
太不像了
如何做到的
恐怕它自己
也说不清



少年体校最后一代学员
最后一批有机会踢球的
穷孩子
把我们带进了迄今
惟一一届世界杯



宽窄厚薄
发乎身体
这没办法


喜欢定式的人
适应力便弱
上课忽然从线下
又回到线上
课都上完了
我还心绪难平


他越长越像耶稣
你说气不气人


抄论文的跟抄诗的
乍一听都不好理解
有啥不好理解的
除了为利
就是为名


什么样的人
喜欢把他人
说成是邪恶的


自打被骂成土包子
我家吃饺子的频次
提高了


二月以来
在美西政客口中
贱民一词常出
猴急了


过去5天
上了16节课
(含两节校内讲座)
写了4天《白居易》
选了1天推荐诗
原创诗天天有
发生在56岁这一年
身患感冒的一周



孤篇诗人
可不只写了那一首



诗人在学校任教
衡量其教学水平的惟一标准
就是门下出了几个诗人


京派的问题
皮洋馅儿土


从古至今
从白居易到我
在诗中
刹车刹得干净
高手所为


盛唐把好诗写尽了吗?
说"我不相信"的
是白居易
唐人把好诗写尽了吗?
说"我不相信"的
是苏东坡


吃意面时
就了一口
猪头肉
很美味
但土包子


还是让世界
欠着你吧
当你认识到
欠得越多越好
便是老了
拥有老年智慧



为了当好主编
开始接纳坏诗


唐人之崇诗
当代俗人能理解一二否
初唐诗人之曾孙
在中唐都牛逼哄哄
更何况杜审言的孙子
杜甫在盛唐
"诗是吾家事"
是要有氛围场方能写出的


洋包子爱说别人恶心
他选的诗里
藏着最深的恶心


我一直心知肚明
这其实是一个
low又很事儿的地方
我必须营建自己的
精神王国


你心里想成为的
并非如我
所以你的
羡慕嫉妒恨
带了一丝荒谬


真滑稽
黑诗网文专营者
(全都是外行坏人)
揭露抄袭
他不知道
被抄者也是抄袭犯


吃播博主
吃死的吃死
健身博主
练死的练死
都是被观众
和自己的执念
逼死的


有道是
白居易不轻文
是为对抗韩愈
此言差矣
能力之拥有
与策略无关
                                                                                                          

对断句碎语词满地的诗
我接受不了
视觉也不美嘛


异化之一种
很有典型性
球队赢球球星不开心
坚决不爱乌及屋


历史多么清晰
一点都不虚无
白居易初贬江州
在游历中拜谒陶潜故居
在阅读中重温李杜诗集
三大精神、诗艺导师
俺在虚弱时需要你们


仔细想想
想给中国人
当教诗爷
胆子还是
有点儿肥


看詹粉左右
承受着与罗迷一样的煎熬
偶像不知急流勇退
粉丝跟着受刑


在非口语的诗域
不以概念结石为耻


写好口语诗
须真的有文化



口语诗者概念奴
还自称是什么鹰派
真乃人间惨剧之一


得经历多少事
才会产生如此
超拔的趣味
我可以欣赏
不公者的执法
并从中帮他们
找到一个
体面的借口


唐朝没治了
怎么都成全诗
对诗人
宠一宠他们
再贬一贬他们


信息时代
想把人抹黑
谈何容易
黑与白会自见


一十二载
《新诗典》之窗
见出的是什么
一个诗人的
强度与耐力


观德尼罗导的片子
想起白天线上课
刚说过的话:
"老天爷分配天赋
不会给一个人过多"


我早就说过:
"我个人不需要
《新世纪诗典》"
听不懂这句话的
要么心太low
要么江湖盲


"诗即便条"
的首篇尝试
是白居易
《问刘十九》
比美国诗人
早一千一百余年


啥叫二流
蒙你正好


《新诗典》:"精致控"
乐见于有人看见



写口语诗
生活化的人有戏
社会化的人没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