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诗

◎纳兰寻欢



《赴宴》

我到时
已经杯盘狼藉了
他们也在“分组讨论”了
我自己点了两个小菜
自斟自饮
酒足饭饱后
又消失在桌上
像真的
爽约了一样


《大路小路》

我们在一条小路上走着
我们为什么在一条小路上走着
因为我们相信
每一条小路的尽头
都有一条大路
但那天特别奇怪
那条小路的尽头
不但没有大路
连路都没有
怎么办呢
商量了下来
我们决定
在那条小路的尽头
开辟出一条小路来
我们相信
在我们开辟出来的小路尽头
会有一条大路
实在不行
我们就在我们开辟出来的小路尽头
开辟出来一条大路


《搂叶子》

关于倒洋芋
我记不得了
关于搂叶子
我是清晰记得的
冬天里的木钉耙
在山间搂叶子的脆响
要传出去很远
才又传回来
没有风
没有兔子和野鸡
什么都没有
除了木钉耙
搂叶子的脆响
但搂回来的叶子哪里去了
为什么猪圈永远是稀溚溚的
难道正如妈妈所说
弟弟妹妹
一直在供我读书
我压根
就没干过农活


《桥》

忘了停下来
看看那座桥
等到上了桥
才反应过来
就是一些水泥
一些石柱子
等到离开那桥很远了
再回头
桥已隐藏在雾中
和那些田地
融为一体了
像根本
没有桥一样


《读陈圆圆有感》

太平盛世
信息时代
如何让自己不知所踪
下落成谜
想想都让人激动
尤其想到你在劳动的间隙
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我就更激动了


《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在梦里你走向我
我们重新认识了一遍
相处了一遍
直到最后又分离
醒来我靠在沙发上


《险些杀了西特勒》

我手握一把刚好
有我手臂长的钢刀
在秋夜的长街上
横冲直撞
险些捅破了
迎面而来的
西特勒的心脏
西特勒他
就是西特勒
不是阿道夫•希特勒
西特勒他
不是德国人
他是中国人
姓西,名特勒
西特勒他
至今还没死
还住在我
梦的IC∪里


《摄影》

想开始用手机
拍摄一批照片
但又忘了
你教我的那些技巧
不知何时
才能再向你
当面请教


《如龙饮水》

塑料杯在手
我改变了平时
啜饮的习惯
改为嘴不离杯
咕嘟咕嘟
一口气喝完


《快进键》

那天开会他讲
在人来车往的大街上
按下快进键
然后把自己
定在某一个点
那效果好极了
很多东西都看得清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