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二首

◎苏丰雷



豪雨

亿万蝙蝠过境
制造一场豪雨

那里清凉干净
屋后有条小路
通向另一村庄
但到更远的地方是禁行

秧苗青涩稀疏
忍耐在方糖的清水里
清水汪汪凝视着我

有亿万蝙蝠过境
制造一场豪雨
屋后有条小路
通向更远地方是禁行

那巴掌大的小世界
已被雨水冲毁了


江南

那冲积小平原
宛如金色蜜饯
在文森特*的调色板上

那些山水
浇铸出
一片狭长的黄金湖面
也投进你
早岁的美瞳

但那脆弱的院落
是这金湖边
多么简陋易朽的木码头
我长久凝望
为何焦点总是你

我紧携这大师的复制品

贵重的事物已沉积于
湖水底部

*指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1853—1890)。


草原

草原平滑
马匹尊贵
在一支旅行队伍里
我和你……
而你手肢上
已长出一朵女儿

草原的黝黑汉子骑大马
他明珠的小女儿骑小马
呱儿嗒嗒、呱儿嗒嗒、呱儿嗒嗒

她教你女儿骑最温驯的小马驹
进而她俩成为
相互赠礼和通信的好姐妹

我沉浸在孤冷的旅馆里
出神地呼吸你
和你手肢上的女儿


弱弟

骑自行车盘绕在沥青山路
我们同路
将抵达何方

我奋力骑在前
然后用遥远回望你

你停顿在初夏灼亮的弯道
暴跳如雷
拎起自行车
掷之于地
对几次三番掉链子的自行车泄愤

我悲伤地远视你
初涉人世的遭际
面对偌多的困厄
不成熟地应对

我应该回去
与你真正地同行
这悔悟虽晚了
但总不算太晚


邻女

你邈远了
从你父母的运河
在少年的码头
我们挥手作别
甚至来不及
烈风便卷走你一家人
此后音讯杳无

你回来
是多么稀罕
想必迈入港湾后
缓慢生活
足够你反刍时间绳子上打过的结
或是脑幕驰过我寒冷的影子
让你愣了一会儿
你回来
脸和着装
仍是纯洁学生模样

在我偌大的老宅
毛茸茸的灰尘覆地
厚而均匀
我们面对
喜悦
如你恰是我因缺乏而痛的部分

大厅尚有七零八落的其他影子
我俩你前我后
折进独处的房间


父亲

你让我看你背上
一道深沟的鞭痕
涂抹着滑腻的油膏
你说你已三番
被铁钩从背后钩起
死亡在你眼里晶亮
扩散着愤怒与惊恐

你已第五次翻车
来不及包扎伤口
就继续宵征
血顺着腿
和着浑浊的尿
流淌
这一次你不再是
挥舞三板斧
被夜蟒和魑魅
持续砍杀
而是手拿板斧
与生活吴刚般地搏斗

岁月精心烹调
耐心地在你们身上降下
醇厚的白雪
这不断意识到的
一场场新鲜的白雪
唤醒新的血液
并给予合适的温度


纪念

我目睹
一场必降大火的骤袭
一只吐尽万丈银丝的老蚕
被这大火吞噬

它趴伏
默默忍受
身体被渐次烧灼
变得通红
而后又渐趋暗淡、死黑

哦,寂灭了
这饶益众生的跌宕一生

它在死亡斜坡上
滑落进永恒
但在滑落中
我目睹
它僵细遗体的中心
一个白色点
隐现
突然亮如闪光灯的一次爆破
让人震惊
久久战栗
无言

灵魂
在这最后一瞬
一闪即逝
必是被上帝
召回
天使的班列了


荒芜

当荒芜之后
波浪的苦痛
黏人地侵袭

寂静的忍受
压抑一场蓄谋已久的阵雨
内心天空满堆
阴鸷的乌云
透不进丝毫光彩

荒芜更加荒芜
远去的人迷途不返

而我看见重重的幻象
从虚空中奋蹄而起
各种果树
挂满浑圆的浆果
张扬的藤蔓
蒂结累累的果实
花园里
飘拂香气的韵律
四溢流动
在金色的阳光中颤抖
有如明亮的树叶


迷宫和钉子或针

迷宫
各有其墙的迷宫
似曾相识的村庄
你迷路
不只你迷路
还有人向你问路

你终于没忍住
在中途大吐
起先吐出一枚两枚的钉子
或针
一枚两枚,一枚两枚
后来吐出半凝结的淤血团
扎满了钉子
仿佛中心有块磁铁

这些钉子或针
你曾一枚一枚吃下
长年累月
每一枚已不知何地何时和泪而吞
你一路咽下它们
而今把它们吐出

吐完之后腾出空间
你继续吞咽钉子或针
一枚两枚,一枚两枚
直到有一天
你终于没忍住
又在道途大吐


打牌

我手上的牌并不差劲
只是满当
难于计算
无法悠游地游戏
一阵焦躁开始
从你们催促我

我仓猝的出牌
让我感到不安
我将一手牌收拢
再重新梳理
心里叹息
让我的面相显出窘迫

就好的一面
你们组合成我的新父亲
想要我更加熟巧地游戏
让桌面的流畅感染人
让气氛热烈如火

但我骨子里并不熟稔于此
我的牌不差
但我拙于这种计算
当你们的催促
令我感到慌张不自在时
我觉得我出离了游戏
我到底用什么在玩
什么让我想撂下牌,说:
“我不想玩了”
但抽身而去的我又能如何?


相会

当我溜下家乡的斜坡
巧遇你们圈站一起
正拍打容颜上
岁月的尘埃
相互辨认

我们坐在公路边
看水田里稀疏的秧苗
看老乡安静地耘田
看一片抛荒的农田里一个女同学
演说起她屡婚的节目
她谈到她的硕果:
三个孩子

我和你玩少年时的游戏
你倜傥英俊
想现在更受女孩青睐
你打扮得很民国范儿
我们互扔半干的泥巴
淘气地在道路上追逐

你高中时就爱捉弄人
对我的捉弄技艺从不在乎
所以你闭眼仰脸吐舌头
我看见水田里洇化的水牛粪
用手指捞起一点
抹在你凸凹的舌心上
你疾速缩回舌头
咂摸那东西的滋味
问我是什么
我回答:牛粪
你眉头一紧,然后哈哈大笑
你佯装生气
佯装追打我
而我快乐地奔跑

我蓦然有悟:
你从你的职业——西医
而我从另一条路
向同一个未来走去


隧洞

钻入隧洞
黑暗让你一惊
忍不住瞥视
但迅疾的绳子上
猛烈的白光
迎面覆盖
目不暇接

那黑罐头
越来越小
模糊
来不及品味
就被蒸发

而在夜晚
黑夜的隧洞
漫长而又不够
像一条可以吃
又夜夜长出的岛链
迅速而又轻柔地扭动
那灵巧滑动的逻辑
总能甩出纷呈的意象和故事
把过去现在未来
打结在一个个场景
比白日滚动的风景
更为令人迷惑
并愿意为之停留
重现的往日
让你幸福又悲伤

这精灵的安慰
让你开始相信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