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只说:嗯(几首)

◎周难



【斯大林只说:嗯】


维克多双手紧握电话听筒
向斯大林同志解释
科学研究的社会主义理论基础

早有准备的他发表了长篇大论
但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

他能听到对面喉结颤动的声音
接下来     还是沉默

许久之后
从遥远的莫斯科传来的
是一声斯大林同志的:嗯

注:维克多为格罗斯曼小说《生活与命运》中的人物。



【斯托克危机】

1,还是土豆泥

妻子在厨房里
对斯托克回答道:还是土豆泥

土豆泥    土豆泥

土豆泥就是支撑起斯托克的下半身
土豆泥就是安慰斯托克睡前怀想的上半夜
土豆泥更是妻子的拿手好菜
————如影随形

当一只土豆被烧熟之后
斯托克想————
无非也就是像婴儿那样不能说话
不能像青年那样跑和跳
不能像卡车司机那样一路歌唱


2,半个爱情

斯托克与妻子之间还剩下
半个爱情

前一半是从四十年前
那一次表白开始的
另一半自然是从一个人弥留之际
两双紧握的手结束

但今晚的斯托克打算暂时收回一部分
他想瞒着因为争吵而唠叨不休的她
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让她明天早上还意识不到
他们中间住进来了一个陌生的人


3,另一个斯托克

一天天步入老年的斯托克
已经厌倦了的斯托克
越来越想成为另一个
斯托克的斯托克


这不是心血来潮
为此他下定决心
要专门去政府部门咨询
并申请注销自己的名字“斯托克”

当他把身份证件递给眼前的
年轻女孩儿的时候
女孩儿看了一眼
马上就冲他笑了笑说
“嗨!斯托克”



【无题】
 

约瑟夫的大提琴断了一根弦
这严重影响到他在乐队中的演奏

当巴赫的阿曼舞曲刚进行到第二章节的时候
略带清脆的“嘭”的一声
从几十名乐手的最后排跌宕着向观众席蔓延

好在这一声并不算张扬
约瑟夫赶紧摁住琴弦
像在捕捉一头脱笼的驯鹿
他先是控制住它的四只蹄子
然后又腾出另一只手紧紧攥住它的犄角

这时候小提琴正在幽长地哀叹着生活
这时候   十五岁的巴赫也刚巧
扭转头望向自己的家乡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