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像录(4535~4678)

◎闻九排



梦像录(4535)

外孙玩着
一个中奖的
啤酒瓶盖儿
不小心
掉地板上
滚到沙发底下
费了老劲儿
挪开沙发
只找到个
没中奖的
瓶盖儿

2022/09/17

梦像录(4536)

在老家旧宅门口
端着一碗饭
还没吃几口呢
一个大高个儿
蓄着披肩发的
中年女人
一副害羞样子
突然出现在
北房窗户跟前
看她身上
脏兮兮的
就知道
很可能是
一个精神病人
正想着怎么办
多年不见的
中介机构
总经理老刘
朝这边走过来
他把手里吃着的
大半根香蕉
给了那女人

2022/09/17

梦像录(4537)

接着前面的梦
老刘走到跟前来
说他就在这附近
踏勘项目现场
听人说
我父母
就住这边儿
想着正好周末
我可能回来了
他顺便来看看
也没什么事儿
本来不太想
搭理老刘
见他这么说
便伸手与他
握了握
道了一声谢
完了
他居然轻车熟路
拎着一个塑料袋
从我家前门进屋
打后门出去了

2022/09/17

梦像录(4538)

接着前面的梦
看那女人
还站在那儿
问她是不是
还没吃饭
她没回答
朝我走过来
担心她拉住我
我说
“你别动
我去给你
盛碗饭菜”
转身进屋
这才想起
父母都出去了
他们只给我
留了一碗饭菜
家里再没饭菜
只好找到一个
一次性塑料碗
把我的饭菜
全部倒进去
端给那女人

2022/09/17

梦像录(4539)

接着前面的梦
女人接过饭碗
大口大口吃起来
我说
“别急
你慢慢吃
我再去帮你
倒一杯茶水”
刚进到屋里
母亲从后门进来
我把女人的情况
简单说了说一遍
母亲说
“这个女人
我们都认识
是外地来打工的
以前在村委会
门前路上
贩水果卖
脑袋瓜子
有点儿问题
不仅没赚钱
反而把本钱
都赔光了”

2022/09/17

梦像录(4540)

接着前面的梦
我端着一杯
白开水
走出大门
眼前一幕
让我惊呆了
那女人
竟然冲着
打我家门前路过的
老村民朱明言
(已去世两年)
跳着爵士舞
看我出来了
老朱笑着说
“她的舞
跳得好得很呢
如果脑筋没问题
该晓得
能嫁几好的
一个男人哟”

2022/09/17

梦像录(4541)

接着前面的梦
老朱走后
我把茶水
放在窗台上
“让它摊会儿
你吃完了再喝
现在喝
有点儿烫”
转身往屋里走时
心里突然想到
如果有个
好心的单身汉
把她领回去
帮她把病情
先稳定下来
然后成个家
也许对她来说
还是一个不错的
归宿呢

2022/09/17

梦像录(4542)

接着前面的梦
进屋后
我把自己的想法
跟母亲说了
让她帮忙
物色一下
母亲说
“这条路
走不通
她之前状态
比现在好些时
跟很多男人
上过床
附近人都知道
所以没人愿意
收留她”
听母亲这么说
我摇头叹惜道
“唉,看来这就是
她的命啊”

2022/09/17

梦像录(4543)

几十米高的
一道土坡上
稀稀拉拉长着
一些树木
半腰上
修建了一条
不到两米宽的
水泥路
心说
路都修了
干啥不在这侧
安装防护栏呢
万一有车辆
冲下去
那还有命在吗

2022/09/17

梦像录(4544)

书房写字桌
右侧抽屉里
装着乱七
八糟的东西
差不多都是
妻子的
我跟她说
“你把这个抽屉
赶紧整理下吧
将些有看相的
挑出来给外孙
当玩具玩
其他的
都拿去扔掉”

2022/09/17

梦像录(4545)

在客厅拖地
外孙坐在
沙发跟前的地垫上
玩着一个蓝色塑料球
不小心滚出地垫
我想去追回
结果
右脚拖鞋脱了
左脚蹦了两下
没追上
那个塑料球
一直滚到门口
玄关那儿去了

2022/09/17

梦像录(4546)

妻子责怪我说
“你今儿对待
我小姑妈儿媳
太客气了
感觉对长辈样”
“表哥不在
我这么待她
才让她不至
感到生分唦
何况她已
快70岁了”

2022/09/17

梦像录(4547)

沿着铁路西侧
一条偏僻窄路
向八角楼方向走去
路左侧有一堵防护墙
看墙边摆放着
一张凳子
出于好奇
站上去
想看看里面
铁路线上情况
刚好有几个人
由南向北走过
一个小伙子
看到我后
惊叫了一声
“哎呀
那个人好高啊
竟然比围墙
还高出
一个头呢”

2022/09/17

梦像录(4548)

在公厕里
解决大问题
发现厕纸盒
空空如也
翻遍身上
也没找到
等了会儿
不见人进来
眼见求助无门
只得拎起裤子
到附近小卖店
买了一筒卷纸
回到厕所里
擦干净后
检查了下裤子
还好
裤腰和裤裆
都干干净净的

2022/09/17

梦像录(4549)

落地电风扇
外面护网上
装有一圈儿
节能小灯泡
夜里
电风扇转动起来
仿佛一盏探照灯
在房间里
扫落扫去

2022/09/17

梦像录(4550)

父母小区西侧
铁路防护墙
有个缺口儿
一直没修补
附近一个居民
从那儿走进去
挨墙根儿种了
一溜儿蔬菜

2022/09/17

梦像录(4551)

早上吃早点
担心外孙吃太多
特意挑了一根
没太长满的
玉米棒子
递给他啃

2022/09/17

梦像录(4552)

在偏僻巷子里等人
没太留意周围情况
一个老头路过时
将我骂了一顿
“你也是
几十岁的人
咋跟个孩子似的
在路上拉屎呢”
扭头一看
哦,我身后地上
有一坨屎粑粑
还在冒着
一股股热气儿
他误以为是我
拉的

2022/09/17

梦像录(4553)

穿越到
退二线以前
坐在主席台上
轮到我讲话时
突然发现
出门时
忘记戴上假牙
心说
这下咋办啊
情急之下
想出一个妙招儿
把讲话稿高高举起
将嘴巴遮挡住

2022/09/17

梦像录(4554)

跟自家几个孩子
一起去野游
爬上一堵悬崖
以为可以踩着
左前方的
一块大石头
继续往上爬
没想
抬起左腿
搁上左脚
试着踩了下
还怎么使劲儿呢
石头垮塌下去了
惊出我一身冷汗
心说
好险啊
如果冒然踩上去
那我小命
今儿就没了

2022/09/17

梦像录(4555)

回父母家
把自行车停放在
父母邻居老胡屋后的
钢结构压缩机房旁边
临走时
发老胡改建机房
把我自行车
给圈进去锁上了

2022/09/17


梦像录(4556)

我厨房里
盘子和碗周围
都是五颜六色的小点儿
感觉妻子没洗干净
拿上清洁球
稍用劲儿
洗了洗
果然都洗掉了

2022/09/18

梦像录(4557)

在酒店吃饭
遇到大妹夫
坐在旁边桌上
他起身去洗手间后
他那桌上有个人
跟另一个人
打听大妹夫
现在什么职务
那人说
“我们单位局长
奇怪的是
组织上
没给他配备
一个副局长
局领导
就他一个人”
问话的人说
“估计当初
他没打点上面
这么畸形的
领导班子
他很可能
干不长”

2022/09/18

梦像录(4558)

春节过后
在酒店吃饭
遇到大数据局
副局长周火安
看他走过来
与我打招呼
赶紧放下筷子
与他握了握手
“新年快乐”

2022/09/18

梦像录(4559)

吃到一只
鱼眼珠子
吐出来
母亲看到后
埋怨我道
“儿啊
这是我特意
留给你的
想着你视力不好
吃了后
看东西
看得清楚些
你怎么把它
给吐了呢”

2022/09/18

梦像录(4560)

在父母家
给菜地浇水
皮管太短了
只能站在屋里
捏紧皮管
让水压增大
从楼梯窗户那儿
射出去
浇了一会儿
豇豆秧全被
打倒在地上

2022/09/18

梦像录(4561)

穿越到
100多年前
我见证了祖上
到现住地入籍
拿出一片土地
加入这边祠堂
转年就被推荐
主持宗族事务
我知道
这帮原住民
之所以这么做
是想表明他们
看得起我们家

2022/09/18

梦像录(4562)

在家吃饭
看妻子
一直不怎么夹菜
我说你碗里面
没啥油水
一连说了几遍
妻子生气道
“你在那儿
老说个啥
油是什么
好东西吗”

2022/09/18

梦像录(4563)

在家吃饭
嚼了一口
骨头渣儿
跟前没骨碟
看妻子跟前
有两张用过的
揉得皱巴巴的纸巾
让她递给我一张
抹平后
权当骨碟用

2022/09/18

梦像录(4564)

手机在充电
前去查看
充满没有
老远就看见
数据线在鼓着
气泡儿
想都没想
快速冲过去
拔下插头后
忽然意识到
这么做
太危险了
万一被电到
很可能
就完蛋了

2022/09/18

梦像录(4565)

穿越到
大学时代
晚饭过后
跟校文学社副社长
精密仪器系同学王刚
(我是社长
就读地质系)
两人散步
走着走着
突然不见
他人影儿
眼瞅着
天渐渐黑下来
也不想找他了
决定一个人
独自再走上
一会儿
(现实中
大学毕业年后
我们便再没联系了)

2022/09/18

梦像录(4566)

接着前面的梦
走了一会儿
不知打哪儿
搞来了
一辆自行车
和一把雨伞
天并没下雨
但我还是
打着雨伞
推着自行车
走在校园的
林荫小路上
想起自个儿
穿着一件
黑色呢大衣
心说
这身打扮
倒也与咱
校文学社
社长身份
很吻合

2022/09/18

梦像录(4567)

在家吃饭
听到楼下
有人喊我
伸出头一看
是老家邻居
儿时伙伴
朱开云
(已去世10多年)
拿着一把雨伞
站在楼下
哦,刚才路上
遇到他回家
我把雨伞
让给他打
我家近
淋着雨
跑回来了
他还伞来了

2022/09/18

梦像录(4568)

接着前面的梦
下楼去拿雨伞
楼道湿漉漉的
穿着高筒水鞋
脚底滑溜溜的
只得扶着墙壁
慢慢往下走
来到二楼时
还是不小心
摔了一跤
起初以为
没啥事儿
走到一楼
看手腕上
有泥水
刚好地上
有一滩水
用左手
轻轻舀了点儿
浇着清洗时
这才发现
右边手腕处
横着划了
一道口子
这会儿
开始出血了

2022/09/18

梦像录(4569)

接着前面的梦
我边清洗伤口
边埋怨朱开云
“真是的
这家伙
这么着急干啥嘛
就算放几天还
又有什么关系呢”
万幸的是
用水清洗几遍后
出血止住了
走出楼道时
天已放晴
只见朱开云
拿着雨伞
站在一棵大树下
看我走出楼道
他连忙迎着我
把雨伞
递了过来

2022/09/18

梦像录(4570)

接着前面的梦
朱开云为感谢我
去买了一把肉串
和一把烤薯片
我说没必要
搞得这么客气
他坚持要给我
两个人正拉扯着
他一个朋友
打旁边路过
劝我拿着
我勉强接下
那把肉串
那人老婆
又来了
她说她想吃
我把肉串
分了一半儿
给她

2022/09/18

梦像录(4571)

接着前面的梦
朱开云朋友
临走时
开玩笑说
反正都到
吃饭时间了
让他干脆把我
拉到附近小酒店
去喝一杯
我推辞着
说家里饭菜
已经做好了
朱开云
不好意思
放我走掉
一把拽着我
往路边小酒馆
走去

2022/09/18

梦像录(4572)

接着前面的梦
到酒店门口
朱开云让我
在那儿等会儿
他却进了旁边
一家小卖店
这时
一个送外卖的
来到我跟前
问朱开云住哪儿
我说他刚进了
旁边小卖店
你去喊他吧
那人刚转身
朝小卖店走去
这边小酒馆里
走出一个大叔
看他长相
就知道是
高中同学谭健
(3年前车祸走了)
他父亲

2022/09/18

梦像录(4573)

接着前面的梦
正犹豫着
要不要
与谭健父亲
打个招呼
他却主动
招呼我上楼去
说有几个同学
等着我呢
他边说边拉我
进了他家酒馆
带着我往楼上走
这房子
有点儿老旧
属自建房
楼梯比较窄
走到二楼时
他停下来
让我接着上
说我同学们
在三楼玩

2022/09/18

梦像录(4574)

接着前面的梦
上到三楼
这发现这层房子
是隔热层改成的
楼层不高
两个大学同学
王海鸣和王又玄
坐在地板上
抽着烟
玩着扑克
心说
这俩家伙快活啊
在国企上班
退得早
工资不少
玩的时间
倒是很多
估计王海鸣
这一年
都没回丹东
一直关内
找同学玩

2022/09/18

梦像录(4575)

接着前面的梦
跟王海鸣
王又玄两个
寒暄几句过后
问还有谁要过来
王海鸣说
“具体有谁
不知道
反正加起来
一共7个人”
我说
“待会儿喝酒
不有人单着吗
不如叫个人来
凑个双数
到时候
好两两
捉对喝啊”
“把你单位同事
叫一个来吧”
我心里犹豫着
想让谭健父亲
加入进来

2022/09/18

梦像录(4576)

接着前面的梦
正想着呢
谭健父亲
端着菜上来了
屋里没有桌椅
他把几个菜盘
直接搁在地板上
然后
又拿来碗筷酒杯
在地上摆了一圈儿
心说
这是席地而坐
学古人喝酒吗
见大家都没意见
我也没好说什么
就是担心
待会儿
啤酒喝多了
这个姿势坐着
肯定难受

2022/09/18

梦像录(4577)

从外面回家
发现家里变了样儿
妻子把我房间
改成了会客室
女婿来了
坐在墙角沙发上
玩手机
我的卧室
换到隔壁房间了
那是一间通往阳台的
闲置房间
走进去一看
地板比其他房间
低将近一尺左右
也没重新装修
心说
既然搬进来了
那就勉强住吧

2022/09/18


梦像录(4578)

单位党办主任X
微信上发消息
提醒我缴党费
谁知微信红包
误发财务科长W
又不好意思要回
只得给X重新
发了一个
现实中
所有同事中
我只加了X
这么一个
微信好友
专为缴党费

2022/09/19


梦像录(4579)

陪着外孙
在客厅地垫上
垒麻将牌玩
为让外孙
搞明白麻将
用什么材料制作的
我拿着一把菜刀
将一张麻将牌
劈开了

2022/09/19


梦像录(4580)

在厨房做饭
妻子走进来
跟我透露
一个好消息
“咱们女儿
怀上二胎了”

2022/09/19


梦像录(4581)

在父母小区
遇到远房大侄儿
问他几点
他抬腕
看了看手表
“10点差5分”
我说
“你爸情况
现在怎么样”
“不行啊
估计以后
跟爹爹样”

我明白了
他意思是
大堂哥
已跟父亲样
有老年痴呆症
前兆

2022/09/19


梦像录(4582)

从外面回来
女儿带着外孙
在客厅玩
不见妻子
问女儿
“你妈妈呢
又逛街去了吗”
女儿说
“是的
不要说了
小心知就听见了
待会儿妈妈回来
又缠着要吃的”

2022/09/19


梦像录(4583)

路过菜市场
看见一对
摊贩夫妻
在帮人
代削莴笋皮
对方要求他们
削完之后装好
把差的搁上面
好的放最底下
他们不同意
跟对方解释说
据他们这些年
卖菜经验
顾客总爱
拿底下的
差的放底下
反倒更加容易
卖出去

2022/09/19


梦像录(4584)

接着前面的梦
我距离他们
大约10米左右
那个男摊贩扭头
看见我后
跟对方说
“喏,永在旁边
看着我们呢
他打小
就帮他爸妈卖菜
这方面经验丰富
不信
你问他去”
心说
这人是谁啊
他咋知道
我小名叫永呀
怎么对这人
一点儿印象
都没有呢

2022/09/19


梦像录(4585)

接着前面的梦
正在脑子里
搜索那男人时
没想
因为加工费的事儿
他却与对方
吵了起来
他意思是
每削一斤莴笋
收一块五加工费
对方理解成总共
只收一块五
两个人争得
面红脖子粗
我倒觉得
他这个收费
还蛮合理的
转而一想
这事儿
与我无关
没必要狗拿耗子
便转身走开了

2022/09/19


梦像录(4586)

在父母家
家人聊天儿
说起小学时代
女教师马正芳
小妹问我
“她是不是
一个胖子呀”
我有点儿
不耐烦说
“是的”

2022/09/19


梦像录(4587)

昨儿外孙
跟着女儿睡
没小家伙打搅
夜里睡得太好
做了一个长梦
只记得
与外孙有关
具体梦境
星星点点
仿佛一块
钢化玻璃
掉到地上
摔成碎末儿
拼接不出来

2022/09/19


梦像录(4588)

吃完午饭
到洗手间漱口
抓错了牙刷
用的是已经
弃用的那把
现实中
咱中午
从不漱口

2022/09/19


梦像录(4589)

我是一名
整形科医生
一个女孩儿
生殖系统
发育不全
帮她做了
一套人造的
查房时
揭开纱布
发现手术
失败了

2022/09/20


梦像录(4590)

跟着一个
房地产老板干
半夜里
他把我喊起来
要换到旁边的
另一栋楼里睡觉
我还没睡醒
下楼时
踉踉跄跄的
感觉头发晕
他说
“你这不是没睡醒
很可能
身体有啥问题
找个时间
去检查一下吧”

2022/09/20


梦像录(4591)

接着前面的梦
从楼里出来
走到要入睡的
楼房跟前
这栋楼
还没竣工验收
是老板的在建酒店
对于他来说
到这儿消费
等于这个口袋进
另一个口袋出
忽然想起
刚才下楼太匆忙
没拿这边房间钥匙
再一想

我在这边
开了两个房间
第一次开的
那个房间的钥匙
就在右侧裤兜里
便没返回去

2022/09/20


梦像录(4592)

接着前面的梦
走进楼里
前台女服务员
还没睡
在低头玩手机
老板也不理会她
径直往楼上走
电梯还没
投入运行
他房间在二楼
我房间在三楼
房号0357
另一个人
则在四楼
我来到三楼
发现房间编号
有点儿乱
不太好找
想下楼去
问下服务员
又觉得麻烦
心说
还是自个儿
慢慢找吧

2022/09/20


梦像录(4593)

68层住宅楼
我家在62层
夜里睡觉
总感觉
云游一般
睡不踏实
不过
每次跟妻子
做那事儿时
特别兴奋
仿佛
吃过药一般

2022/09/20


梦像录(4594)

妻子帮我
网购了
20斤桶装酒
感觉这只桶
是用两只
10斤装的桶
上下拼接成的

2022/09/20


梦像录(4595)

在父母家
母亲前脚
抱着外孙
出了大门
我后脚
跟出来
就没看见
她和外孙
不知道
是去前面公园玩去了
还是到后面楼房
找哪个老太太
聊天儿去了
站在巷子口
一下茫然无措

2022/09/20


梦像录(4596)

父亲坐在椅子上
自言自语
“我是一个
老实人咯”
我凑上前说
“您老还真是
一个老实人”

2022/09/20


梦像录(4597)

在父母家
一杯茶
喝得差不多了
打算重新泡一杯
忘把杯里茶叶倒出来
就将抓在手里的茶叶
放进去了
心说
那就一起泡吧

2022/09/20


梦像录(4598)

父母小区
口袋公园
新栽种的
一块小灌木
眼看不行了
我看不过眼
从父母家
拎去几桶水
给浇了一遍

2022/09/20


梦像录(4599)

新大街东端
延伸线南侧
一家单位院子
建设得
跟一座小公园样
院子背后没有房子
是一片连绵的青山
现实中
咱们这儿
都是平原
没有山

2022/09/20


梦像录(4600)

上国土资源局开会
见他们办公楼南边
杵着一栋烂尾楼
问哪个单位建的
国土局老沈说
是个私人老板
打算建一座
五星级酒店
赶上这一波
行政部门
整顿四风
觉得建起来
生意不好做
便停止建设
扔那儿了

2022/09/20


梦像录(4601)

在家小酒馆里
一张西餐桌上
伊沙一个人
坐在右侧
我坐横头
另外3个人
1个与我对坐
2个与伊沙对坐
伊沙说
“这么几个人
这么个场景
让我想起
长安诗歌节”
我对伊沙说
“你有时候吧
比我还较真儿
所以搞得大家
都不太愿意
与你玩”

2022/09/20


梦像录(4602)

妻子学校
邀请我
给学生们
上8节课
讲现代诗歌
安排在一天
我说
“这怎么行呢
要我讲下来
当然没有
任何问题
可学生们
怎么受得了”

2022/09/20


梦像录(4603)

我在厨房盛饭
外孙走过来
将他右手
伸进饭锅
贴着锅壁
抠起几粒米饭
放进了嘴里

2022/09/20


梦像录(4604)

帮外孙漱完口
发现牙刷
已披头散开了
而且黑黢黢的
是一根废弃的
旧牙刷
心里面懊悔死了
我咋这么粗心啊

2022/09/20


梦像录(4605)

上药店
买医用纸胶带
店员给我一卷
无色透明的橡胶带
不知道这玩意儿
是干啥用
我还回去
让她重新拿

2022/09/20


梦像录(4606)

在老国道上
毛家河桥南头
交警部门
设了一个
测速拍照卡点
一辆车开过去
上面电子屏显示
限速20公里/小时
实测速度
21公里/小时

2022/09/20


梦像录(4607)

在老国道上的
毛家河桥西侧
一家酒店门口
我问侄儿
“还有个女孩呢”
他话都没答一句
连忙冲入酒店
叫那女孩去了
疑似要带他们
去医院做检查
我在人民医院
当医生

2022/09/20


梦像录(4608)

拿着一截
两寸长的
豇豆
当筷子使
挑起几粒米饭
演示给外孙看

2022/09/20


梦像录(4609)

在父母家吃饭
我叮嘱侄儿
处女朋友
不要乱来
母亲让我
把话说明白
我说
“还要怎么明白呀
都告诉他
如果不守规矩
就要承担责任了”

2022/09/20


梦像录(4610)

一截竹棍儿
两头分别
用包装线
捆绑着
一个纸筒
妻子干的
外孙让我解开
怎么也解不开
妻子走过来
让我不要解
直接撸下来

2022/09/20


梦像录(4611)

穿越到
年轻时候
抚养了3个孩子
到外面出差回来
小家伙们
纷纷围上来
老大给我拿拖鞋
老二拿把大蒲扇
给我扇着
最小的一个
刚学会走路
只能跟着
两个哥哥
凑热闹
唉,我竟然忘了
给小家伙们
带好吃的

2022/09/21


梦像录(4612)

同事们问我
“你最近怎么
来单位少了”
“当然有事儿嘛
如果哪天我父亲
在我退休前走掉
到那时候
让我天天
来坐班
都没问题”

2022/09/21


梦像录(4613)

女同事J跟我说
同事W让她
组织一下
同事D父亲
生病了
让大家出份子钱
凑在一起
派代表去探视
我说
“这也太过分了吧
我父亲病这么久
也没见谁
说去看一看”
现实中
包括J在内
好几个同事
要来看望父亲
均被我谢绝了

2022/09/21


梦像录(4614)

我家洗手间
洗衣盆里
泡着几件女儿衣服
看到还有内衣
心说
自个儿女儿
没啥讲究的
于是蹲下去
帮她揉了几把后
接着用清水漂洗

2022/09/21


梦像录(4615)

母亲蹲在
我家客厅里
帮忙擦地板
我冲上前去
抢过抹布
接着擦
母亲搬起
一张小矮凳儿
挨着沙发坐下
静静看着

2022/09/21


梦像录(4616)

同事们一起闲聊
女同事W说
她女儿已经嫁了
心说
这也太快了吧
她才多大年纪呀
记得她是80后啊
满打满算
也就42岁
现实中
她儿子17岁
女儿才6岁

2022/09/21


梦像录(4617)

走进父亲房间
看到床跟前地上
躺着一个长方形
无色透明的
塑料盖儿
和一把医用
不锈钢剪刀

2022/09/21


梦像录(4618)

在父母家吃饭
跟侄儿聊天儿
希望他好好做人
他说
“我比不了你
我脑袋太笨”
“别跟我找借口
其实
我比你笨多了
一个人笨点儿
并不可怕
怕的是
这辈子
一直不努力”

2022/09/21


梦像录(4619)

左手牵着外孙
在圆通寺社区
小石桥北边玩
小家伙
突然蹲下去
抓起地上一个
黑乎乎的
方形物体

2022/09/21


梦像录(4620)

带着外孙
在圆通寺社区转悠
转到小石桥时
由西往东
继续朝前走
看一户人家
大门模样
有些眼熟
忽然想起
几年前
带着女儿
在这一片转悠
一户人家院里
拴着一条大狼狗
一直吼叫着
想冲出来
吓得我们
赶紧逃走了
心想
也许就是这家
担心又吓着外孙
赶紧带着他
撤回来了

2022/09/21


梦像录(4621)

帮父亲买的
医用棉签
有一小半儿
是光竹签儿
上面没棉絮

2022/09/21


梦像录(4622)

一个身穿
灰绿色衣服的
30来岁的女人
迎面走来
那副长相
不太像中国人
哦,这可能是
一个秘鲁女人

2022/09/21


梦像录(4623)

女同事J
突然把嘴巴
凑到我右耳上
跟我说悄悄话
一方面
心里面想着一些
乱七八糟的东西
另一方面
耳朵有点儿背
完全没听到
她说的啥

2022/09/21


梦像录(4624)

喂饭父亲吃
老人家
一个咳嗽
把饭菜喷得
满地板都是
只得蹲下去
用纸巾
先一点点儿捻起
再把地板
擦干净

2022/09/22


梦像录(4625)

帮父亲泡完脚
端起水盆
往外走时
发现右脚拖鞋
被卡在椅子
最下面横梁底下
一个踉跄
险些儿
将一盆水
泼在地上

2022/09/22


梦像录(4626)

走在一条
乡村小路上
看到一棵小松树
心里开始琢磨着
怎么将它
写成一首诗

2022/09/22


梦像录(4627)

市里通知我
去市委党校学习
因为要在家里
照护父亲
去不了
那边座位
不能空着
只好做弟弟工作
让他去党校
替我上课
“你就坐我位子上
每次喊到时
你回答一声
就可以了
上课不要打瞌睡
记不记笔记
都无所谓”

2022/09/22


梦像录(4628)

接着前面的梦
市委党校通知我
前去拍登记照
到那儿后
想着先洗个头吧
去宿舍找热水
推开我宿舍
里面没热水
去找隔壁
退休同事老相
推开门
傻眼了
他房间进水了
都快淹到床面
看老相睡着了
叫醒这家伙
他哈哈一笑
“我知道
水面不会再升了
让它淹着吧”

2022/09/22


梦像录(4629)

接着前面的梦
我问老相
“有没热水”
“有”
“我倒点儿洗头”
边说边蹲下去
拎起暖水瓶
倒了一点儿
他爬起来
把剩下的
一点儿水
全都倒进杯子
见只有半杯水
我说
“不好意思啊
搞得你没水喝”
他指着房间角落说
“我带着电水壶呢”

2022/09/22


梦像录(4630)

接着前面的梦
从老相房间出来
接了一点儿冷水
把头冲了冲
用毛巾擦干后
推开我房间门
看弟弟还睡着
我喊醒他
“你以后没水喝
就去找老相要
他那边儿
有电水壶
随时可以烧”
弟弟翻了个身
没有回我话
估计还在生气
他本不想来替我
被母亲逼的
“你要不去
就在家里
照顾你爸”

2022/09/22


梦像录(4631)

马路边停着
一辆依维柯
车跟前
有几个人
一人端着
一碗盒饭在吃
一个年长的
问马路对面
小卖部跟前
坐着玩的
一群人
“老乡
都到吃饭时间了
你们咋不吃饭呀”
对方没人搭理
他旁边的
一个年轻人
不高兴起来
冲那帮人喊话
“问你们话呢
咋一点儿礼貌
都没有呀
好歹
应个声嘛”

2022/09/22


梦像录(4632)

接着前面的梦
那帮人听年轻人
说话太冲
警告他
放老实点儿
小心挨揍
年轻人一听
来气了
“想打架吗
别说就你们这几个
纵使再来几个
也不是对手”
听他说话口气
再看看年长那个
心说
咋感觉
像省委书记下来
搞微服私访啊

2022/09/22


梦像录(4633)

接着前面的梦
两拨人打起来了
果然如年轻人所说
小卖部跟前那帮人
真不是他们对手
他们派两个人
护着年长那个
只两个人出战
便把那帮人
打得嗷嗷直叫
眼见他们没有
还手能力
年长那个
叫停那两人
不要再打下去了
教训教训他们
就行了

2022/09/22


梦像录(4634)

女同事J
打电话来
说上面统一要求
要写一篇电影观后感
那部电影
我没看
跟她实话实说
“我写不了”
“你写诗的人
一篇观后感
算个啥呀”

2022/09/22


梦像录(4635)

回到父母家
发现母亲
帮父亲盖着
一床大被子
空调停了
电风扇也没打开
赶紧把被子掀开了
心说
父亲从来怕热不怕冷
只要受热
身上就起疹子
怎么这样盖着呢

2022/09/22


梦像录(4636)

外孙跟学过武似的
经常在家里
露几手
每次看见
都想夸几句
可小家伙人来疯
一夸就停不下来
且越往后越乱来
明明看着他
表演得挺不错
还只能强忍着
不去夸

2022/09/22


梦像录(4637)

在厨房做饭
看一只小碗里
有小半碗鱼籽
心说
这玩意儿
不能直接下锅
得打一个鸡蛋进去
搅和几下
不然
鱼籽会溅得
满灶台都是

2022/09/22


梦像录(4638)

外孙在家里
看到什么不顺眼
就要拿起来扔掉
得不停地告诉他
“这个不能扔
那个也不能扔”

2022/09/22


梦像录(4639)

看到诗人李伟
写了一首
把文字
按三角形
排列的诗
心说
他的诗
太讲究诗艺
把诗艺看得
大于诗歌本身
已完全走偏了
咱以后
没必要读了

2022/09/22


梦像录(4640)

父亲走了
多余的纸尿片
舍不得扔掉
拿回家来
每次跟妻子
做那事儿时
铺床上用
感觉再没啥
比这个更好了

2022/09/22


梦像录(4641)

在水泥零售商店
想买一袋儿水泥
一堆码放得
四四方方的
水泥堆上
水泥袋
跟红薯样
有一层红皮
看中其中一袋
正要跟店主说
另一个人过来
抢先搬走了
又发现一袋
品相更好
赶紧告诉店主
“我要这一袋”

2022/09/22


梦像录(4642)

接着前面的梦
店主帮我
搬起水泥袋
“每袋20公斤
我这就来
称给你看看”
他把水泥袋
放上磅秤后
我跟着站上去
想要检验一下
磅秤准不准
电子屏显示
84.32公斤
心说
还行
扣除水泥重量
还有64公斤多
跟我体重
差不多

2022/09/22


梦像录(4643)

蒸熟的土豆上
有一块儿
捏着软软的
疑似水泡儿
怀疑坏掉了
正想切开看看
到底咋回事儿
一个小女孩
一把抓走它
咬了一口
瞅了一眼
没发现
有啥毛病

2022/09/22


梦像录(4644)

加入剧组拍戏
演男主的演员
临晨1点到4点
消失了3小时
大家议论纷纷
我扔下一句
“偷活儿去了”
意思是
他暗地里
另外接了部戏
抽空去那边儿
拍戏去了

2022/09/22


梦像录(4645)

小妹没上班
一个月还能
领到5000块钱
公益岗位工资
看她不满足
我说
“这就不少了”
现实中
她的公益岗位
是给社区广场除草
起初每月1000块
后来降到750

2022/09/22


梦像录(4646)

骑着自行车
回父母家
快到肖家台
社区办公楼前
人行道上
一辆黑色小车
突然掉头逆行
险些儿
将我挤倒在
隔离栏杆上

2022/09/22


梦像录(4647)

父母邻居家里
突然多了一个
精神不正常的
中年女人
蓬头垢面的
从他家山墙
窗户那儿
给那女人
递进个馒头
心说
她是谁呢
她知道自个儿
是谁吗

2022/09/22


梦像录(4648)

带着两个人
去看电影
找来找去
找不到入口
眼前的入口
像铁路涵洞口
心里头疑惑着
莫非就这儿吗
探头看了看
感觉像隧道
还有点儿深
完全不像
电影院入口

2022/09/22


梦像录(4649)

几个高中同学
搞小聚会
约好地方
大家分头前去
到那儿才发现
这座酒店
是隔壁班
一个同学开的
人面熟
就是想不起他叫啥
印象里
好像姓贾
这位贾同学
坐在入口处
他跟我说
“我今儿搞了
一个大聚会
把咱们这届的
请了20多个
你们几个
跟我们
合在一起吧”

2022/09/23


梦像录(4650)

接着前面的梦
贾同学让我
赶紧进去坐
他老婆
在里面张罗着
走进去一看
感觉跟电影院样
同学聚会地方
被安排在二楼
中间区域
一个女人
正指挥大家入座
叮嘱工作人员
把这一片
想办法隔开
不要让其他人
混进来
正要走过去
突然接到
孙国安电话
他问我到了没
我说
“到了
今儿不用你买单
有人买单
你来了
我再细说”

2022/09/23


梦像录(4651)

接着前面的梦
我返回门口去
等孙国安
(现实中
这厮耍过我
已经绝交了)
顺便跟贾同学
把情况说了说
孙国安赶来后
他坚持要买单
贾同学说
“那也行
到时候
收你500块钱
你们尽管
放开吃就是”
听他这么说
我心里有点不爽
心说
你他妈的
开这么大酒店
区区500块钱
也看得来啊

2022/09/23


梦像录(4652)

接着前面的梦
心里不爽归不爽
想到自个儿
已一把年纪
便没跟以前那样
遇到不开心事儿
拍屁股走人
毕竟都这样儿了
只好拉上孙国安
朝楼上走去
突然发现
没楼梯
上面放下
一个带线的遥控器
抓住它扯了两把
担心不牢
又将电线
在胳膊上
缠绕了几圈
然后
按了一下按钮
被拉上二楼了

2022/09/23


梦像录(4653)

接着前面的梦
走到同学聚会区
发现已来了不少
毕竟30多年不见
又多是邻班同学
很多人面熟
并不记得姓名
看到一个
头发稀少的
我说
“你是二班的
叫侯超吧”
他看着我
没有说话
我又改口说
“哦,不对
是胡超吧
不,是傅超
好像也不对哟
唉,记不清了
反正你名字
就两个字
后面是个超”

2022/09/23


梦像录(4654)

接着前面的梦
这家伙
还没回答我
到底叫啥名儿
又来了几个同学
疑似都是四班的
毕竟贾同学
是四班的
他做东嘛
他们人多
可以理解
正想着
是现在挨个儿
跟他们认识一下
还是等会儿
喝酒时再相认
孙国安上来了
他小声跟我说
他已把500块钱
给贾同学了

2022/09/23


梦像录(4655)

接着前面的梦
粗略数了数
聚会的同学
差不多
有30个人
我说
“这么多人
两桌都有点儿挤
不如把两张桌子
拼在一起”
贾同学老婆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
已经安排人
去抬桌子了
打算用两张
大西餐桌
圆桌不好拼”

2022/09/23


梦像录(4656)

接着前面的梦
等候搬桌子功夫
忽然看见小姨
也在这儿

这座酒店
是她女婿亲戚开的
表妹两口子
都在这儿上班
姨父也在这儿
当保安
小姨经常过来玩
顺便在这儿
蹭吃工作餐
想着人太多
吵吵闹闹的
就没上前去
跟小姨打招呼

2022/09/23


梦像录(4657)

接着前面的梦
桌子搬来了
正在摆放时
贾同学上来了
“这地方
不能摆
待会儿
还得放鞭炮
距离旁边房子太近
不安全”
他说话工夫
聚会场地
突然变成
挪到一个大院里
计划摆桌的地方
距离一排平房
只有5米样子
心里纳闷儿道
一个同学聚会
放啥鞭炮啊
莫非是
贾同学家里
要办啥事儿
顺便搞个聚会吧
那不得
随份子礼吗

2022/09/23


梦像录(4658)

接着前面的梦
转身看见
贾同学老婆
在挨个儿收红包
心说
这顿饭吃的
也太她妈恶心吧
花了钱
还得搭上
几个小时时间
喝酒摧残身体
越想越气
算了
咱及时止损
偷偷溜回家
随便吃点啥吧
想到这儿
默默退出来
呼吸了一口
晚上的空气
真他妈爽啊

2022/09/23


梦像录(4659)

深夜
毛河桥南头路面上
两辆拉建筑材料的车架子
停放那儿
还在滴着雨水
疑似刚刚下过
一场夜雨

2022/09/23


梦像录(4660)

拧螺丝
发现没垫圈儿
只得找了一个
白色塑料瓶盖儿
在上面打了个孔
替代上了

2022/09/23


梦像录(4661)

跟一帮诗人聚会
酒喝了一巡又一巡
心说
咋还不开始
念诗呀
光喝酒闹腾
算哪门子诗会吗

2022/09/23


梦像录(4662)

社区通知
给80岁以上老人
发放生活补助
得凭农民证领取
在家里找了个遍
就是找不到那个
绿色塑料皮的
小本本儿

2022/09/23


梦像录(4663)

外孙养了
3只小老鼠
走哪儿
都得带着
想到出门遛弯儿
带着不方便
转移注意力
让他忘了
谁知出了家属院
小家伙想起来了
非得让我回来拿
唉,闹了半天
惩罚的
是我自个儿

2022/09/23


梦像录(4664)

走进家属院
对面理发店
年轻的理发师
在跟一个男人剪发
一个中年女人弯着腰
趴在锅台上刷锅
心说
这女人是他妈妈吧
以前那个像他媳妇的
年轻女人
咋不在呢

2022/09/23


梦像录(4665)

我家沙发跟前
地板上
搁着一双
红白两色
女式塑料凉鞋
猜测不是妻子的
很可能是女儿的

2022/09/23


梦像录(4666)

一条乡间大路上
右侧堆着
一大堆土
左侧只剩下
一米多宽样子
我开着着一辆
电动三轮车
正要过去
迎面开来
一辆黑色小车
它比我先到土堆跟前
却过不来
将路堵住了

2022/09/23


梦像录(4667)

排队做核酸检测
看见前面一个小伙子
对一个女孩性骚扰
时不时在后面
蹭一下女孩屁股
我走过去
跟女孩说
“我有急事儿
跟你换一个位子”
那小子
见我识破他诡计
悻悻然走了
我就没跟女孩
把这事儿说破

2022/09/23


梦像录(4668)

养了一匹马
每年春天
都会换一层皮毛
仿佛
蛇蜕皮一样

2022/09/24


梦像录(4669)

大年初二
路过小姨门口
看见一个理发师
在给姨表弟理发
舅表弟也在那儿
疑似待会儿
他要把理发师
带到舅舅家去
心说
既然这样
那我现在
就去小姨家拜年
理完发
跟他们一起
去舅舅家拜年
(我们这儿习俗
必须先给舅舅拜完年
才能给其他亲戚拜年)

2022/09/24


梦像录(4670)

接着前面的梦
来到小姨家
舅表弟姨表弟
还有理发师
都已走了
门口坐着
一个大姐
跟小姨俩
她们跟前
摆放着一盆
泡过的花生米
她俩边聊天儿
边剥花生衣
大姐说小姨
“您老不到70吧”
“70多了”
“您老看着
年轻得很
看不出70
我也快60呢
虽说您老是上辈
不知道的
肯定以为
我俩是姊妹”

2022/09/24


梦像录(4671)

接着前面的梦
我搬了张椅子
坐到她们跟前
帮忙剥花生衣
剥了几颗后
忽然发现
这个大姐
竟然是
楼下邻居胖姐
她头上戴着
一顶布帽子
刚才大意了
没认出来
搞得我
怪不好意思的
为化解尴尬
我跟胖姐
开起玩笑来
“没想到是你呢
打扮得好漂亮呀
跟个小姑娘样
不仔细瞅
还认不出来”

2022/09/24


梦像录(4672)

接着前面的梦
小姨吃惊看着我
“你们认识吗”
“岂止认识
我们是几十年的邻居
她就住我家楼下
以前住在学校里面时
我们还是门对门呢”
正说着
表弟媳从屋里出来
让我们收拾收拾
准备吃饭
想到舅舅年还没拜
我说
“我就不在这边吃了
留着肚子
到舅舅家吃去
不然
他老人家
又要生气了”
现实中
舅舅已去世
两年多了

2022/09/24


梦像录(4673)

我自个儿
搞了一个诗歌刊物
每期固定300张页面
大约500首诗歌
眼见出版日期
越来越近
可这期组稿不顺
还差将近100首
心说
实在不行
就发我自个儿的诗吧
大不了给这些诗
多安排
几个笔名

2022/09/24


梦像录(4674)

穿越到古代
衙门给一个公差
派了一桩小活儿
让他用一锭银子
去买一匹马
那厮到街上
敲锣吆喝
挨家挨户收钱
用收到的钱
买了一匹马
将一锭银子
私藏了

2022/09/24


梦像录(4675)

妻子在家练书法
写了满满一大张纸
整体看上去
还是不错的
就是类似



这样的字
都写得有点儿歪

2022/09/24


梦像录(4676)

小姨子邮寄过来
一桶大米
里面埋着
两个鸡蛋
心说
这是咋回事儿呢
有啥讲究吗

2022/09/24


梦像录(4677)

在厨房水槽里
洗豌豆
捞起来后
水面上漂着
一层豌豆衣

2022/09/24


梦像录(4678)

远房二伯母四儿子
拎着一条鱼
打父母家门口走过
我问他
“这是条什么鱼呀”
“草鱼”
“是条草鱼
那还有得一吃
如果是条鲤鱼
就没吃头了”

2022/09/24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