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娱乐之诗》等8个

◎边围



娱乐之诗

跳蚤也加入进来。华尔兹
不再只属于贵族。
抒情无罪!
可大声唱一首骚情的歌。

昨夜,今夜,明夜,
都是蓬头的。
但不会垢面。沐浴液
洗净了浑身每一处角落。

“诗”不止是淑女。有时
也非常妖冶。
被大把大把情欲鼓噪着,
丢开了清秀的面纱。

变了口味,换了妆容,
“诗”还是诗吗?
在一个轻佻的时代里假装高雅,
“请不要禁止糊涂的窃笑。”

是有些嬉皮,和搞怪。
令人抓狂的事物还有许多——
都被“诗”这位顽童捉住了。
每天用爱给她浇水。

              2022.9.20.




黑暗

用清漆刷白。
用时光的粉尘里的一大把无常
染白。
用满脸惊惶与惊喜一齐吓白。
用你随性的暴笑烤白。
用无垢的纸张裹白。
用风吹白。
用一段如谜的故事
从头到尾眩惑白、迷醉白。
用一场濛濛的细雨淋白,
尔后用梦暖白。
总之,白了
就再无旧迹,不见妖邪。
又仿佛纷杂的世相中只有美白。

                           2022.9.20.




夜班,最惧秋蚊

它们已经结伙飞来了。
我过时的蚊香
怎能拦得住它们嗜血的欲望?
值班室里只有电话,
没有警察——但我要报警!
“一楼,就是一楼,
105室,将被洗劫。”
窗外的灌木丛可以作证,
湿漉漉的饼状花盆自愿献血。
但我才是它们的目标!
值班日志里:防汛、防火
都有对策,但不含防蚊。
怎么办?被献祭或逃跑,
全是失职。我已没有了退路,
只有咬紧牙关最是安全。
绝不泄露上司的乳名,
让跋扈者继续嚣张。
它们总有疲倦的时候,饥饿
会让它们逐一现出原形。
哈哈,我按时到岗,
没有旷工,从无偷税漏税。
我的热血正因滚烫而自动灭蚊。

                          2022.9.20.




此书读毕

数月里,比蜗牛还慢。
一本瘦削的书至今还未翻烂、
翻厌。不是用心,
是分心了。虔诚不再,
还有豪情吗?此书其实平淡。

权且是辜负了光阴吧。
已无需过多义理,人生消磨,
或偶尔倦怠。一壶茶,
一炷香,懒懒三两页……
春分、夏至,又在更换秋衣。

一直在读,并未弃置。
也好奇为何字句间有了黏性,
惹人徘徊。断断、
不时续续,往复缠绵。
相见此书恨晚,梦醒却尚早。

                        2022.9.21.




寺庙

被雪藏了。
始终不为嚣杂人声所困扰,
独居一隅也乐得清静。
不被关注也不急,
不多香火也能自处。
师父有几位,也不多语。
经幡高悬,有五色,
无穷的却是无形的法力。
午后途经,正好安歇,
做一回安分的施主。
静下心来,为心鎏上一层金氅。

                            2022.9.22.




静气

空到不能再空。
无一物,可包罗了万象,
又毫无影踪。
除了风。

屏息——
任何一次呼吸都是在搅扰,
不要张开嘴。
最好闭目。

用心去触摸,
空气中还有更多的枯叶。
都是孤独的。
如浪子。

无人过问。
一时空幽,秋意也渐深了。
早些安眠吧。
明日早起。

                 2022.9.23.






雨提前报到了。阴天
不多言语也能召唤来风,
吹出一段小曲。

晨练的人结束早操,
已被风感动,
不再急喘。静立于草坪。

听风:有时用左耳,
更多时候在用一腔虔诚。
那还是当年的童谣吗?

有些陌生,秋日的风
许久不曾经历了。
细微、幽静,还有些清凉。

没有人可以独占,
也总有人试图跳脱悲喜。
有风在,一切就都在循环。

                   2022.9.24.




眼药水

不用擦拭,过多的液体
已不再是泪水。
泪流干了,更加需要一泓甘泉。

干燥的世界每日被目睹着,
眼眶也因此干涩起来。
每次三滴,每日滴三次即可止痒。

满街飞叶中,能否再看到
一派清明?秋光
略带橘红色,最能温润眼睛。

“可屏蔽掉一切秽亵的人事,
不可过度用眼。”
血丝遍布,已经瞒骗不了医生。

闭目半小时,溶解异物
于午休时间——
也不怒目圆睁,也暂停踮脚翘望。

                                 2022.9.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