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九月诗篇(组诗)

◎阳阳



◎木槿的无限自由
 
它以无穷的绿包容了春夏秋冬
枝丫如一批批出土的儿女
每一个都镶着陶瓷,生生不息
直至将整块菜园或一片大地揽入怀里
那它还有什么不能包容的呢,比如人间的忧伤?
 
木槿具有无限的自由
由夏至秋每日奔放的花朵,一簇簇紫红
画满尘世的生命,纷纷向美好之地开拔
我想这无限的自由大概源于一棵坚忍之心
我宣誓:愿以三尺之躯与之为伍
愿以一间草庐与其为邻
愿以水当酒,以桶为杯,早晚和它对饮
              2022、9、8
 
◎ 今晚要将月亮弹碎
 
今晚要将月亮弹碎
弹作一朵朵棉花
洁白的花絮于空荡荡的屋子
燃烛,烧香,放鞭炮
整个村庄开始过节
 
今晚做一个弹花匠
左手握弓背,右手拿木锤
“嘭嘭嘭”“嘭嘭嘭”, 一把棉弓上下翻飞
把棉花弹成白云,又软又暄
然后用磨盘使劲碾压,直到平平展展
再拿出线拐子春蝉吐丝 ,密密麻麻
一床棉被就此坚实
为捂暖今年的寒冬早做打算
 
今晚要将月亮弹碎
无论它圆亦不圆 ,半圆或是满月
我要弹出她隐藏于心底
经久的泪,一滴滴
挂在木吉他的六弦上
让伤痛熠熠生辉
一地的水成河 ,流向四方
 
父亲,外婆,妈妈
一个个比我老的人都走了
剩下的土屋记忆衰退,一只老猫
已再难叼食老家的烟火
只能让忙碌塞满每个日子
仅抽出这个中秋之夜
将月亮弹成碎花
2022.9.10中秋夜

 ◎我的身子习惯性资源匮乏
 
这个夏天的大热将干枯
一直带入秋天,即便白露时节
世界依然如同我缺水的身子骨
除了丛生硬朗的白发,习惯性资源匮乏
毫无丰收的印迹,那怕是一个假象
更难说以一个盲者的身份扎岸
听流水,体味芦苇中隐露的各种野趣
众鸟飒飒的翅膀一阵阵横过眼前
落入另一片芦苇或灌木丛
那里不仅野花艳丽,还蕴藏诸多物种
的秘密,让人记起远走的家乡
 
我就摆出一种无赖的姿态
死守菜园边,那排本意作篱笆的木槿树
早晚蜻蜓点水,各做一次功课
细数她们身上欲语还休的花骨朵 
并与次日清晨开放的木槿花儿
一一对照,看看数量是否一致
以此来判断一个男人的眼光
有无早些年的生机
 
夜来恪守一个习惯
躺入那棵百年大树的怀里
乐此不疲做一种游戏——
一口一口吞吐月亮,并守望
八点左右始能到达的凉风
盼它们粗粝的将我吹成一场雨
一段段飞入尘埃
2022、9、20
 
◎ 红码是一个别样的名词
 
红码与红马
两个名词相差的不只是一个偏旁
至少还可设想出两种场景——
一方是追风的草原、爱情与天边的剑侠
另一边是无尽的恐慌与灾难
所以在历史的时空里
这两个天壤之别的画面
不是用简单的一块石头可以诠释
 
一个打成都来的信访者
今早在门口安检时被测出红码
他瞬间被光明的反面围困
附身于这个别样的名词
短时间内他恐怕难以出圈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连我们
都要打扮成一个个赶赴战场的兵士
难以在一尘不染的宣纸上
安放下一家妻儿老小
2022、9、6
 
 ◎我不懂如何解释秋分
 
在白露与霜降之间
究竟是秋天的加法亦或减法
秋分令我难以释怀
有人在田里割稻
弯腰做一道数学题
看不见脸上的喜色
百年难遇的日子枯干无味,每一颗稻子
依然伟岸,努力维持衣着的光鲜
我看得出它们的不屈与满腹经纶
屋前的银杏,一夜间翻出几片黄叶
估计一番不大的秋风
就能将其掀落于地
 
我不懂如何解释秋分
天空的嘴角一大早
似乎挂着一缕清凉之水
只是下落何方实难预测
女人对镜的梳妆,窥见发际银白初现
恰是一本绵薄的天书
蜘蛛在桂花树里快乐穿行
来回拉着蛛丝从左到右,从右到左
马车装载最为尖锐的咒语,一路随风
我坐在一小堆黄叶上
扒拉些刻骨铭心的玉米粒
过滤无处不在的伤痛,顺便看秋风
轻松席卷了世间的画笔
2022、9、23
 
◎ 小雪
 
在这个秋天我突然想写写小雪
更确切的说是在秋分时节,想写写
小雪。秋分当然离冬天
还差三个时令,或更远
 
小雪有浓密的羽毛
但不会飞舞,不穿六角白裙
不会如少女依偎在玫瑰花丛那般可人
小雪更喜欢漫步陆地,左右摇摆
偶尔会走入草丛或树下,闻闻草香或别的气息
但最后还是回归身前或身后
一起去看太阳初升和夕阳西下
 
小雪每次见我时
都会行多种羽毛似的礼节
在早晚固定的时段
小雪喜欢呼唤亲人
去做那些有规律的事情
比如下河游泳,出门遛弯等等
这些细节是长期领悟而成的习性
就像我把抽烟和喝酒
居于读书与写作同等的位阶
 
小雪是一只十岁的金毛
我在秋分时节写它
是期待大雪不要过早飘临
这个同呼吸共命运的人世间
2022、9、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