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 ⊙ 心灵的尺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世界在一心一意降雪——小海四十年诗选分享会在先锋书店成功举办

◎小海



世界在一心一意降雪——小海四十年诗选分享会在先锋书店成功举办

2022-09-25 21:39:24来源:交汇点

“诗人是一个独特的群体,是那些喜欢做白日梦的人。这是自我搏斗、自我重构的白日梦,却推动着诗人和生活一起前行。”这是诗人小海在一次采访中吐露的心声。当十四五岁还是一个乡村少年的时候,小海就已经因诗歌写作而崭露头角。而后,少年天才、“他们”流派的开创者之一、田园诗人、“中国的弗罗斯特”等标签伴随他跨过了少年、青年、中年时期。如今,小海身体力行,已参与当代汉语诗歌塑造40年。在这40年且仍在持续的诗歌创作生涯里,小海把写作成果结集成“四十年诗选”《世界在一心一意降雪》呈现在读者面前。

9月24日晚,小海携最新诗集《世界在一心一意降雪》来到先锋书店南京五台山总店,与作家叶兆言,诗人、作家韩东,批评家何平,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李黎,诗人、图书策划人马铃薯兄弟,诗人海马畅谈诗歌创作的艺术。在对谈中,一个剥离掉外界赋予的标签后真实而丰富的诗人小海的形象展现在大家面前。本次活动由评论家何同彬主持,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先锋书店主办。

《世界在一心一意降雪》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新近推出,是小海40年诗歌创作集萃,按创作年代编选,选取其从事诗歌创作以来各个时间段的作品,分为“狗在街上跑”(1980年—1989年),“村庄、田园、北凌河”(1990年—1999年),“罗网与帝国”(2000年—2009年),“影子与幻觉”(2010年—2021年)四辑,共160余首。其中,《必须弯腰拔草到午后》与《北凌河》、诗剧《大秦帝国》、长诗《影子之歌》等代表作品均收录书中。这本诗集,是对小海40年诗歌创作成果的一次集中呈现,展示了诗人不同时期的创作魅力,具有很高的文学性和研究价值。

活动现场,小海从回顾自己由乡村田园书写到创作历史诗剧《大秦帝国》、长诗《影子之歌》等,再到重新回到抒情短诗写作、关注生活的有感而发的角度,分享了编选四十年诗选的思路。他表示,无论是从时间的经度还是从空间的纬度上,《世界在一心一意降雪》收录的都是其各个时期在当时的创作风格上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这些作品展示了他不同阶段在创作上作出的探索方向及努力。

本书出版方代表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李黎,从出版的维度讲述了该社在诗歌出版领域的精耕细作,尤其自《多多四十年诗选》推出后,陆续推出《未来的记忆》(王家新四十年诗选)、《祝福少女们》(杨黎四十年诗选)、《世界在一心一意降雪》(小海四十年诗选)等诗集,开拓并持续参与着“四十年诗选”这样一种诗歌出版潮流。同时,李黎表示在同一个时空上度过同样的40年,不同的诗人呈现出了不同的写作风貌。《世界在一心一意降雪》的分辑,清晰地传达出小海的创作面貌:上世纪80年代,他于创作中流露本真情感,创造了具有超越性的高度;上世纪90年代,那“时间与空间上无法回到的”过去与故乡,让他在写作中集中爆发出乡土、恋旧情感;2000年,以长诗、诗剧的形式,他放置了诗人的写作天分;2010年以后,遵从才华与内心,他又回归到对日常的写作中。

活动中,年长小海几岁的叶兆言谈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办刊与社团活动的经历,称小海虽然是“他们”诗派的一员,但他的诗表现出了自己与这个群体中其他诗人的不一样,“独立”与“个性”恰恰是一个诗人非常重要的品质。另一方面,叶兆言强调,诗的本意是给诗歌写作者带来超脱于“人生得意与否”的快乐和满足,而在小海四十年诗选中这些美好的特质有迹可循。

小海曾在多个场合称,韩东是自己亦师亦友的兄长。活动现场,韩东回忆起与小海的初识。韩东谈到,小海虽然年龄小于自己,但写作的起点更早,是一个早慧的天才,在写诗之初就已达到了近乎完美的程度。但小海又不满足于自己天生的才能,不满足于即兴的、有感而发的诗歌创作程式,所以在40年的写作过程中,小海转向一种或许不讨巧但确实具有责任感的写作,写长诗、写诗剧,作为一个自觉的写作者,敢于破坏自己能够接近的、最初的、完美的才情,这种贯穿始终的意志力是值得肯定的。

小海四十年诗选《世界在一心一意降雪》,收入了一首题为《李堡小镇》的诗歌。小海来自李堡小镇,批评家何平也同样来自李堡小镇。何平表示,以2000年作为节点,在那之前,小海的创作基本关于北凌河流域,在那些有关村庄与田园的诗歌中,小海展示出的走的路、接触的人、生命的气息等,与自己几乎没有间离,因此自己对小海的诗歌非常有共情。而相较大多数写作者,小海写作的少年期持续了更久,直到2000年之后,他写《大秦帝国》。这部诗剧不那么容易懂,但依然呈现了它的意义。

诗人,同时也是小海四十年诗选策划编辑的马铃薯兄弟强调,在小海的早慧和上天赋予他的“神童”气质之外,大家尤其应该看到小海从未中断、没有止息的完整的40年创作历程,看到他那难能可贵的对诗歌写作的坚守与忠诚。这样一个长达40年的创作时期,我们不能将其割裂开来看。小海的诗剧及长诗写作与他早期的抒情短诗相比,是一种写作上的深化,也是一种有难度的写作。《大秦帝国》的某些章节,他写得非常有力量感、有历史的穿透力,其背后蕴含着小海对历史的见识与思考,以及对语言和结构的驾驭能力。他认为,小海的长诗和诗剧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活动临近尾声时,小海的同学、朋友,同为诗人的海马,也分享了自己从少年时起与小海在生活上、写作上的共同经历与交往细节,给现场读者呈现了一个不为大众熟知的,从懵懂、年少、轻狂到不断成熟、越发睿智的诗人小海的形象。

如主持嘉宾、评论家何同彬所言,40年创作历程中,小海尽可能地去拓展着诗歌语言和诗歌形式的可能性,而40年对一个诗人来说,中间必然充满了艰辛的探索。这份执着与等待,是小海四十年诗选《世界在一心一意降雪》的应有之义。

编辑:丁叮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