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因瓶图(四首)

◎云垂天



@存在——贵州祭图

死去的仍在死去
活着的仍在活着
可为什么啊
今日,我和他们一同去往天堂
他们走了,我仍在人间。

2022.09.18


@模糊数学图

所有的数字都在变化在一张命定薄纸上
系统仍无法确认他们
他们面孔生前还是死后

手机刷过了一遍又一遍
这脱落牙齿残破手掌弹丸一样眼珠开放
在杂草烁石通往天堂的高速路上

莲花般肠肠肚肚钢铁般黑幕
无数叶子在尖叫
在每一棵惊恐摇晃的树上

我们已被喂养得太久
在所有封闭转运中的岁月大巴上
只有死神白衣在车窗玻璃里清晰温婉

他们派来人缩在防护服里开车我们在口罩里
吐着似有似无热气

群山枝头多少睡眠
多少翅膀。永远模糊
自由民主诠释宇宙空间之美

918谁也无法在这个日子说出我们名字
只有4727他们数个人头
在无数他们没有数个的人头中晕眩落败

2022.09.20


@参加葬礼的云垂天图

他戴着口罩
不然,他们不让他进去

他背着一个麻袋口袋,他打开给他们看
不然,他们不让他进

他裹着一身黑袍
他们好像听到里面,轻微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一团黑云。在他眼睛里
闪电,蛟龙正要脱困而出

行程码健康码身份证,24小时核酸
他好像,来自另一星系

“管他的,黑衣人会看紧他的”
在每一个威权的城市,这不是问题

他在他们的监控下
从麻袋口袋里拿出一辆大巴

“天啊,它和它完全一样!”
他轻轻招手,27颗星,从天际降下

它们铭刻在车身上,就像活的一样
“我会在他走后,带回去给我儿子”

有人嘀咕。他们看着他,留下一滩水银恍惚
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就像一片白云,终于脱尽泪水
越升越高

2022.09.21


@克莱因瓶图
 
秋天,在一个空旷下午醒来
南山下茅屋,茅草黝黑

眼角残留泪痕,仿佛
刚从梦里那场忧伤持久的战争走出

一个梦的距离外
战斗在AI星球的女孩

我还是能感受到,她的手
如何从我胸腔,拔出,这颗疼痛的心脏

她的手温婉如玉,多像银河黑洞
我曾试炼过的克莱因瓶

它究竟需要灌注,多少爱恨
才能等来今日之摘取
 
如果这一切,便是银河帝国
给我此生定制程序

一朵菊花一杯残酒,这寒月漫漫
我竟无法,再次开启时空通道

2022.08.28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