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明月夜》等8个

◎边围



明月夜

已排演数日,只待月圆时
绽放礼花。一年也仅此
一度,需睁大眼珠才可尽收光华。

此月大唐即有,流传至今。
从未磨灭半点荣耀,
反而更引人遐思。每每驻足。

中秋在望了!从那树影之中
一下就望穿了人间,
多少悲欢,就有多少盈缺。

只盼更团圆。丝丝薄雾也不能
遮挡住满街飞萤。
月在漫步,人也随之飘展。

                    2022.9.10.






无需门卫。无框的门
自有按钮和玄机,
在无形的墙上。
人可凭想象生造出门,
也可随时让门隐匿。
也无需钥匙。自动打开
或永远锁闭,都可能。
门,不止用来出入,
也象征着热情或冷漠。
二十四小时内,若蹲守
在幻觉中的门边,
满口烟味也可免罪
(因为门可用来逃脱
或躲藏)。还需要门吗?
若太多负重已无处搬运,
或可用来避雨。毕竟,
门是灵活的,可拆卸
也可重新组装于一首诗中。
静静等待,若有若无的门
已完成一次次蜕变。
此时,是在门内
或门外?已无足轻重。
可随手再拉上一道门帘。

                  2022.9.10.




仍惑之年

没有一道选择题
有标准答案。向左,
或向右,都是空白的括号。
以一个无解的方程
去拷问人生,必然滞钝。
麻木过后,痛点犹在,
不是减少了而是变得僵硬了。
A,或B,是不同的路径,
通往未知的幸福……
能否作弊?去暗中抄袭
或暂离考场?被难题困扰的
那颗大脑也需要输氧
和休息!毕竟年华渐逝,
已无人可预卜哪一片方向
更能轻易到达彼岸。
又一站就在前方,下车
或继续乘坐,都有可能贻误。
也另有可能:成为一团光
找见出口,或照亮阴影。
迷惑,是生命中别样的厚礼,
属于每一双求索的眼睛。

                  2022.9.11.




如此钝感

嗨,错失了一次又一次醒悟的机会。
已麻痹,沦为一截木头,
连笑容都凝固了。

远离开敏感的人群,
不被他们惊悸的呼叫打扰。
从新书的第一页开始,就藏起手纹。

所有未来都无从预见,也不必揣摩。
有红酒吗?陈年酿制的,
沉迷于她的香气。

无可自拔的时刻到了——
接纳命运,而非去憎恶。
包括路边的呕吐物,仅仅属于昨夜。

又一个清晨,重新编织着一段童话。
将全部快慰而非痛楚流传下去,
世间已不需要再明辨真假。

只有面颊上还有唇印,
无法拭去,依然很红艳。
再莫须纠结于它的主人究竟是哪位。

同样可以疗愈脆弱的心,使之强大,
自此无惧任何顶撞与侵略。
深深爱上自己的温柔。

                     2022.9.16.




佛像

被供奉于某人心间。
曾在博物馆一隅寄放,
来自唐朝,并未被叩拜
——因为只剩脑袋了。
面目慈悲、敦厚,
毫无凶相。一个时代沉眠,
但其见证者依然清醒,
从不絮语。既已象征神圣,
就不同于庸碌的俗众,
自具着谦谦的风仪。
让玻璃屏风外注视的眸子
在某一刻领受到了安详,
而不再着迷于受难。
佛光开始弥漫,入每一毛孔、
每寸发丝,让狂躁的人
也能正襟,吐出一口老痰。
眼圈无意间湿润,总像
有一双大手轻轻抚过前额。

                     2022.9.18.




玉的引力

或许是磁力呢!
化惊骇为莹润,光洁
而再无裂痕。
阴暝天象下,气压超低,
整个下午都在昏睡。
白日梦中,只有泠泠脆响,
来自一串无瑕的碧玉。
上午尚在展厅,
此刻已在梦境里吐蕊,
生出簇新的光斑。
几乎一律清亮、宛若莲瓣,
透着无可近身的娇妍。
这也是一种令人头疼的
磨难,抑或高贵。
不同于凡常,
已过17:20居然仍在沉浸。
接受着时光的按摩。

             2022.9.18.




广场之夜

人们有序,并不拥沓。
夜生活里没有乱撞的蚊子。

好吧,“八点半群雕旁边见”,
扯喉高歌的老师已经就位。

广场舞?不再属于广场,
红衫女子也早都奔去了梦境。

有人在路灯下打球,羽毛球——
上下飞窜的一大群精灵。

古塔之南,空地显得更空。
热爱小跑的人有福了。

穿越回唐代,已不大可能。
还是先规矩地绕场三圈!

即便落雨,可树下躲避。
明月当空则要跳上高台仰望。

寂静或喧腾,都无关紧要。
秋风也无法拦阻一个冥思的人。

                             2022.9.18.




开阔处

出于逼仄,
亦出于对卑微的恐惧。
(或许恶兽真的太多了!)

必须夺回自己的天地。
那是家园,
那是无法重新修正的青春。
透着硝烟的气息,满目狼狈。

慢慢远离或靠近……
从废墟里,捡起尊严的残片。
由此终结那些青筋暴绽的生活。
(人生本无教练,皆是伤员。)

光头也没有特权。
不得插队!每一片高地,
都已挤满了眺望的眼睛,绝无例外。

未察觉时,已走入空漠。
是梦?是电影片段?
(不重要了。)专注其中,
纵然一遍遍去回放自己的泪颜。

不再只是巨人面前的侏儒。
因常常祈佑,
而蚊虫再不敢叮咬。

整片空白都属于自己。
可任意填充,
视障碍为无物。解放笼中的自己。

                                 2022.9.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