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白河笔记(组诗)

◎一地雪






静目

夕阳用她巨大的孤独覆盖白河。
水鸟安栖于一片金色的微波。
没有一只飞起
她们享受着浪花破碎的静谧。
 
2021/09/12


白河
 
一位盲者路过
桥上所有的灯柱,点亮。
火苗快乐地跳动
桥下,粼粼微波荡漾霓虹。
光的魅影
将汽笛,微风,耳语,
喧嚣的黑暗埋葬。
万物进入管窥,
时间浓缩为一滴汪洋
 
2021/05/25


铁打的波纹

这铁打的波纹铸成*
铁打的雾,茫茫钢板横亘河床

那昨夜梦中与我纠缠的
迟迟不肯褪去黎明的晦暗

如这坚实的雾砌起的暗墙
与我捉迷藏。囚我于柔软

难道要靠神
解脱内心的捆绑?

而捆绑如乱麻,如磐石
如箭矢封喉。车过白河

被大雾包裹的天地浑然一体
前景恰似这交通广播的陶醉

公交车报站名的起伏
和着一车人的嘈杂滚动。滚成

一万吨沉默的铁,压弯我的
诗行。黑魆魆的空

2022/01/06
*铁打的波纹见欧阳江河《老青岛》。


车过白河
 
车过白河。我正抱着手机
读诗,冥冥中像有人召唤
冷不丁扭头:
河坝上,一只白鸟
蓦地振翅高飞。它划起
一条烟花般的弧线在穹苍
那么优美,凌厉
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划过我心房

虽然相距甚远
我的双眸还是听到它极光一闪,
扑棱棱煽动的双翅将白河搅起波浪。
河水苍茫,寒冷打湿了我的
眼睑。那一刻,我忘记了诗,
忘记了已发生和正发生的一切。
世间再无焦虑和忧伤
 
2021/02/01


冬日过仲景桥
 
清晨。仲景桥浓雾连天
桥北岸隐约可见
楼群参差、塔吊耸立
似一幅鬼斧神工的童话。
 
几个垂钓者
倚栏而立,像不小心溅上画卷的
泥点。临近时见鱼竿
伸向一片无迹。空茫,虚幻。
我怀疑他们不是在钓鱼
而是渴望着什么
能冲破迷雾飞上桥来。

或许,他们听到工匠在河面
愉快地凿动空气
雾海中发出滋滋响
让他们痴迷。
甚或,他们想钓出长烟一空
慈悲浮现,唤来大风撕下万物
伪装,和苦难?

公交车像一匹赤马
抑息隐身荒诞的大桥。
在这样的时刻
谁赋予我时光的神秘和冥想,
让我的孤寂忽然
生动,泪水盈盈

2019-12-09
2022/09/12修改



河水突然宽厚

河水突然宽厚。
微波荡漾在辽阔的水面
夕阳已落山
光亮却迟迟不肯褪去。
劳碌一天的人们
倦鸟归巢。公交车上
众人无视对面的乘客
低头,聚焦手机。
这些无面者已经喜欢上
白色,蓝色,黑色
和花哨的口罩,它们
仿佛盾,抵挡外来之惧
和,对这个世界的无奈
(又似故意将面目藏匿
让内心装作妥帖)
但总有一个不安的灵魂
跟随枯竭的双眸
在白河上流浪。
直到清晨,天河相连
白河桥化作一柄利剑
渡她游弋一座城的鱼腹。
在此,她和人们一样
几乎忘记旭日和夕阳

2022/01/13


夕阳落下后

夕阳落下后,河床
像一块巨大的钢板
与灰色天幕聚首。
骤然间,仿若一口沉硕的
铁锅,将白河桥压得
密不透风。桥上
所有的车辆低低哀鸣
缓缓度过漫长的逼窄

一天结束。困乏的肢体
无计支撑空洞的头颅

2022/05/07
2022/09/15修改


拦水坝

车过白河
昨天干涸的水坝
今日碧浪滔滔。
这变脸的河床
令人喟叹。仿佛
上游有一只手
捏着河水的命脉。

有时
我讨厌这人定胜天
破坏了自然景色。
而有时,又不得不为
人类的伟大匠心
而庆幸,自豪。
人类以他自己的方式
与自然和解——

2022/01/27


现在

现在。
一河波纹将我琐碎的日常带走
消失在白河的永存。
不,没有什么能永存
我是说,这个星球也会终老。
而在它终老之前
历史被政治日渐掏空。
城市与村庄成为虚设。
人们的记忆也终被时光清洗一空。
光被万物的影子覆盖。

而我余生唯一的摆渡者:
你葱郁的小手剥开
我密藏的苦楝,晶莹的双瞳
懵懂地凝视着——
我灰烬之心
被白河一点一点吹动

2022/03/0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