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救了”

◎修远



“你没救了”!
觉得俯视着广场,就握住了旗杆。
红地毯上的皮鞋踏响了风眼,头发里散发着
脑油味。却认为和喔大维一般
——我接受的是一座砖做的城市,留下的是一座大理石的城。
而黯淡星辰的碎石路上,古老的阴谋正赶来复盘。

一条鱼在砧板上活着,捂着伤口。
乌托邦,幻想的蓝色,无力回顾大理石的雕像。
一个恋尸癖的人,摸到了肿胀的大腿。
最不值得信任的笔竖起了铁栏栅,不仅仅让肉体难看,
连死者也炸裂,眼球突然放声哭泣。

广场还是广场,天鹅湖的冰面,唱针
——震颤。醉汉裸奔,香水在一片烛光中贱卖。
碳化的疤痕以为有了新方案,都在鼓掌。
而熟知的大红门里,烟囱中飞出鲜艳假象的春天
看护一个变形的月亮,抵押给一个僵尸。

生锈的空气里,不朽只是一个虚弱的词。
盯着话筒里的声音,季节到了,就该结束,结束一千次。
同乌鸦站在同一枝丫上,结为盟友。乐器响起,
而死亡总是用乐器说暗喻。大运开始,物极必是终极。
   “你没救了”!声音喊道。声音阵痛。
声音走出骨头,蓄意制作一本猩红孤光。

2022、9、14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