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一点进步没有(50首)

◎芦哲峰



从淘汰的诗里,又扒拉回来50首,存个档。

 
  


无微不治
 
 
明星的狗
坐飞机托运
死了
明星也得
上微博
才能维|权
 
2022.6.26
 

 

 

 

 

进步
 
 
不能说一点进步没有
真的不能这么说
当年上门是□家
如今上门只是贴个□条
 
2022.4.18
 
 
 
 

道经地摩
 
 
昨夜
梦到的
一个词
在梦里
它是
一本书
 
2022.3.3
 
 
 
 
 
猫奴象的恐惧
 
 
大象跟我说
昨天沈阳又发现一例
从绥中回来的
小区就在他单位后边
单位已经通知放假了
咱们的聚会
还得再往后推推
我说那你注意点
大象说
我倒不怕被感染
就怕万一感染了
他们要害我家猫
 
2022.2.10
 
 
 
 
 
耳鸣
 
 
小时候
奶奶家
灶台旁的
一只蛐蛐儿
爬进了
我的耳朵
三十年后
它开始
昼夜不停地
鸣唱
 
2022.1.9
 
 
 
 
 
只可共患难
 
 
她最落魄时
也是我最困难的时候
我给她转了500元钱
 
后来她发达了
我也过得还不错
她把我拉黑了
 
2022.1.5
 
 
 
 
 
有些病只有年轻时才会得
 
 
看到绿鱼
在朋友圈说
起针眼了
我才想起来
已经好多年
没起过针眼
但我年轻时
可是经常会起的
 
2021.9.17
 
 
 
 
 
大象说得对
 
 
风儿说
以后做梦
就找我解
大象说
你找他
他会比你
更快的
把你的梦
写成诗
 
2021.9.15
 
 
 
 
 
百名诗人写百家姓
 
 
绝大多数
都是
姓什么
就写什么
只有个别例外
比如xi姓
就是一个
姓刘的诗人
写的
 
2021.7.16
 
 
 
 
 
打过了
 
 
马非新诗集
《那个人》出版
我在转发时说
读马非
如打吗啡
马非问我
你打过吗
我一时语塞
他又说
没关系
这下就算打过了
 
2021.7.11
 
 
 
 
 
不想好,就想恶心
 
 
朱剑在选新一期
口语诗周刊时
发朋友圈说
读到某诗人一首诗
恶心坏了
等到这期
口语诗周刊出来后
我立马就读了
15首诗
每首都好
但我心里
一直惦记着那首
把朱剑恶心坏了的诗
 
2021.6.28
 
 
 
 
 
榴莲味儿的JB
 
 
女友刚吃完榴莲
就来口我
被我一把推开了
“我可不想把JB
弄上一股榴莲味儿”
 
2021.5.22
 
 
 
 
 
一个人的虫二
 
 
在飞机发明之前
打飞机叫
打秋虫
 
2021.2.2
 
 
 
 
 
有色
 
 
蔡仙说
初中的生活
是橙色的
印象中
只有夏天
我问她
高中是啥色的
灰色
她说
 
2021.1.25
 
 
 
 
 

 
 
中原诗歌节
是个“节”吗
邢东问李锋
李锋没吭声
 
2020.12.25
 
 
 
 
 
抽烟的诗人
 
羡慕那些
爱抽烟的诗人
随时都能把
抽烟这件事
拿出来
写一写
 
2020.12.16
 
 
 
 
 
肯定还有人和我一样
 
 
若干年前
通过何小竹的诗
知道了刘华忠这个人
如今
又通过何小竹的公众号
读到了刘华忠的诗
 
2020.6.7
 
 
 
 
 
逆行者
 
 
“你好师傅
我要去武汉驰援
想看看塔罗牌
是否能平安顺利”
 
翻了翻她的朋友圈
看到她有一个
四岁左右的女儿
 
这是一个当医生的妈妈
在非常时期选择逆行
祝福她平安归来
 
2020.2.4
 
 
 
 
 
烟鬼
 
 
她抽烟凶到什么程度
这么说吧
在她房里
待上一会
连内裤上
都是烟味
 
2019.11.8
 
 

 

 

 

早上擦玻璃
 
 
玻璃哭了
满脸泪痕
越擦越脏
我也跟着
难过起来
 
2019.5.6

 

 

 
 
 
雨中的潜水员
 
 
他白日潜水
她夜里拔牙
日夜颠倒的爱情
潜在水里
失在眠中
 
2013.9.26
 
 
 
 
 
我们都为比尔着盛装
 
 
他80岁了
脸上挂着孩子般的笑容
 
他常年在街头拍照
换了29辆自行车
 
他给杂志社照片
却拒绝接受支票
 
他说:我不收你们的钱
就不用按你们的要求做
 
他吃也简单,住也随便
一辈子没爱过谁
 
他叫比尔
他把一生献给了美
 
2012.2.17
 
 
 
 
 
不道德的繁荣
 
 
橄榄去皮
塞进菜蕾
浸泡进橄榄油
塞进鹌鹑肚子里
用葡萄叶卷起鹌鹑
塞进鸡肚子里
再把鸡塞进鹅肚子里
用培根包好鹅
最后塞进火鸡肚子里
拿石灰粉填满空隙
放进锅里
放入辣椒、盐及各种香料
中火炖24小时
 
最后要吃的
只是那枚橄榄
 
2012.2.6
 
 
 
 
 
夏天
 
 
我喜欢夏天
女孩儿们花枝招展
在公车上
在商店里
她们每一抬手
每一扶栏
腋窝里的阴影
都令我深深的着迷
 
2009
 
 
 
 
 
小令
 
 
乳房柔软
天空蔚蓝
苹果树下
和你遇见
 
2008
 
 
 
 
 
时间下的蛋
 
 
我们从小就吃蛋
吃鸡蛋
吃鸭蛋
吃鹅蛋
吃鹌鹑蛋
 
我们煮蛋吃
蒸蛋吃
煎蛋吃
炒蛋吃
荷包蛋吃
 
我们越吃越扯蛋
越吃越装蛋
越吃越懒蛋
越吃越完蛋
越吃越操蛋
 
我们排着队
变成混蛋
变成笨蛋
变成坏蛋
变成王八蛋
 
我们多么希望
世界
就此
滚蛋
滚他妈的蛋
 
2007
 
 
 
 
 
在台
 
 
在手术台割阑尾
在烽火台戏诸侯
 
在三尺讲台误人子弟
在路边站台等待戈多
 
在月台候车,接站,卧轨
在阳台晾衣服,看风景,跳楼
 
2007
 
 
 
 
 
细节
 
 
他虚无、颓废也荒凉
幻想在沙漠中行走
只在一个人时,哼唱
 
他爱看动物世界
拒绝新闻联播
不喜欢把脸留在纸上
 
他穿过时的中山装
喜欢长发,夜里裸睡
双手交叉左手在右手之上
 
他吃葡萄从饱满开始
在冬天无所用心
时常咳嗽,偶尔叹息
 
他写诗,做爱,阅读
打开女人像打开礼品盒子
 
2007
 
 
 
 
 
咳嗽
 
 
城市的空气有毒
阻挠我爱上冬天
 
我奔走在冬日的城市
旧疾被迫复发   旧情不能复燃
 
一个人躲进人群孤独地咳
咳出痰   咳出血   咳出冷眼
 
我用不间断的咳嗽对抗染毒的城市
喧嚣淹没我的发炎
 
2006
 
 
 
 
 
委屈
 
 
夜色美好
我不发一言
 
夜色下世界美好
我坚持着不发一言
 
2005
 
 
 
 
 
白色的雨
 
 
夜很深,雨很大
一地白色的尸体有着花朵的艳丽
和匕首的光芒
 
我们抱在黑暗里
默默流泪,各怀心事
这一夜多么漫长,而一生短暂
 
天亮了,我们搀着彼此
像两个蹒跚的病人,像老人
走过这条小巷,互道晚安
 
2004
 
 
 
 
 
角落
 
 
别人的快乐都是相似的
我的伤心属于我自己
 
幸福的是茶杯,是桌椅
是灯光,是歌声
 
我和我细小的影子
坐在角落里
 
2004
 
 
 
 
 
江湖
 
 
人说江湖里鱼龙混杂
我看见的却都是鱼虾
据说龙早已升天而去
不再与尔等泥沙俱下
 
2004
 
 
 
 
 
岛屿
 
 
从广西师范后门
西行五百米左右
向北拐进一条小巷
往里走二十步停下
打开南面的门进去
躲过一楼的房东
躲过二楼偷窥的眼睛
和三楼窃听的耳朵
就是此行的终点
在这里我是四楼的房客
这幢细长的怪物
共六层二十四个房间
里面住着形形色色
可疑的家伙
它的官方名字叫
衡阳路北一小巷182号
是我在此栖息的岛屿
 
2003
 
 
 
 
 
相对论
 
 
眼前是一秒钟的漫长
身后是一生的短暂
 
身后是一座城市的拥挤
眼前是一个房间的空旷
 
2003.6
 
 
 
 
 
雨滴在你的脸上
 
 
我今夜晴朗无云
万里外下起小雨
 
一轮凉丝丝的孤独
满天流水的眼睛
 
我祈求一条街道
通向彼岸的幽深
 
雨遥远地下着
雨滴在你的脸上
 
2003.4.29
 
 
 

 

 

日子
 
 
一个阴暗的早晨 
墓地像歌声林立 
古老的墓碑上刻满
今天的谎言
一大把灰尘淹没上午 
比一根烟还短暂
阳光落满中午 
在一只酒杯中啜饮河流
皱纹迅速爬满下午 
鞋子承受更多的泥土
和践踏
傍晚的夕阳 
只看了一眼
一个人围着蜡烛饮水食盐
想想从早到晚  模糊一片
不知不觉 
璀璨的群星如亿万颗钉子 
钉在世界漆黑的脸上
午夜的乌鸦
将一天的果实吞没
吐出梦的果核 
长成黎明  与黑夜尽情交媾 
生出一颗血淋淋的太阳 
将阴暗的早晨照耀
 
2003.3.30

 

 


 
下雨了
 
 
能湿的都湿了
干燥的是
一把把伞下
行走的梦
 
2003.3.20
 
 
 
 
 
盲诗人
 
 
我坐在荒原
诵读诗篇
手中握满火焰
 
风从远方
吹来野花的芳香
和阵痛
 
风从故乡
带走黄金的酒杯
和嘴唇
 
我坐在荒原
将怀中的琴弦
抱成灰烬
 
2003.3.16
 
 
 
 
 
风铃
 
 
挂在风的脖子上
 
2003
 
 
 
 
 
小夜曲
 
 
她在远方
夜色笼罩
 
月光下
我的马匹
 
幸福的马匹
逐渐远去
 
如水的今夜
我的叹息
 
她在远方
在烟之外
夜色笼罩
 
2003
 
 
 
 
 
等待
 
 
我坐在向晚的路口
身后是漫漫长夜
 
有一种风很抒情地吹
有一种脚步像夜色一样美!
 
2003
 
 
 
 
 
咳嗽
 
 
在第一场雪降临之后
在最后一场雪降临之前
它像我的影子
死死的贴着我
 
让我不能完整地读完一首诗
 
2003
 
 
 
 
 
起风
 
 
我走过这所房子
刮起漆黑的大风
 
我走过这所房子
四周一片寂静
 
2002.5.2
 
 
 
 
 
幸福
  
 
我和你
坐在夕阳的怀里
你说看呐
夕阳多美丽
这时候
风吹起你的头发
风吹起你的手
 
2002.5.2
 
 
 
 
 
两个影子
 
 
两个影子
走在月光下
一个搂着另一个
 
两个影子
在灯光下
紧紧地抱着
嘴对着嘴
 
两个影子
在阳光下
离的远远的
好像不认识
 
2002.4.27
 
 
 
 
 

 
 
一只手
伸出水面
一只手
没有握成拳
也没有弯曲
而是五指摊开
就那么一动不动的
伸出水面
这只手静静的
不说话
指向天空
也许有风
从手指缝间穿过
也许有脚
从旁边走过
 
2002.4.8
 
 
 
 
 
另一些
 
 
一滴水和水亲吻
一阵风走在风中
一张纸被纸抱着
一个人转眼失踪
 
另一滴水口渴而死
另一阵风尘埃落定
另一张纸叠成火焰
另一个人留下叫喊
 
2002.3.9
  

 

 

 

 

远方
 
 
一个夜晚神秘地流淌
一盏灯漆黑的忧伤
在远方一位孤独的诗人
把手伸入火焰
 
夜深了在灯火的内心
一场灰烬忧郁地降临
一场倾诉雪一样展开
窗外的天空多么寂静
 
孤单的夜晚他要独自面对
打开疼痛不语的房门
望望远方
望望月光洒下冰凉
 
没有什么比遥远更加锋利
没有什么比锋利更加接近
 
2002
 
 
 
 
 
一天
 
 
黎明像一双温柔的手
掀起夜晚的被子
 
小镇像早晨
像一声鸟叫
 
阳光含蓄地走进街道
像新婚的日子
 
婚后的河流  汩汩地流
像土地的泪水
 
下午起风了
北风像哮喘空荡荡的吹
 
傍晚像恋爱
想着心上人
 
幸福像睡着了
轻飘飘的没有重量
 
2002.1.15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