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陶瓷201-210

◎心地荒凉



201

黑兰州。像猪逼的感觉。

我还是适合坐在空调房里。坐等德国三大系奥迪奔驰宝马上门送钱。

城管打了一个河南女人,结果赔了十八万。哈哈。——大树

现在河南老乡还能吃饱饭团结起来对抗强敌。过去只能东一个西一个地躺在那被活活饿死。说明社会还是进步了。

死者,最有耐心。他在死地,等我们每一个人,朝他,一一奔赴。一一成为,新的死者。

我自认我在诗歌领域,比盛兴关注的点要丰富。但是他的情有独钟,也令人敬畏。我害怕。百读不厌。我爱读。寻欢说就语言来说,我更喜欢你的。我说他的诗歌语言之所以略显毛糙,是因为他在着急写下一首。因为,他需要写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简直是无边无际。

如果说何小竹是模特一般的迷人。那么盛兴。就是野妇一般的刺激。这二位我都喜欢。

悟空说。为什么女人的屁股比男人的好看。丁丁说因为她们有两个屁股。山海天说。为什么女人的屁股看起来挺大,但是她们穿的内裤却很窄小?为什么?悟空说,对呀,这也是问题。丁丁说。内裤设计的问题。视觉差的问题。男人的屁股看起来小,其实普遍比女人的大。我说不是大不大的问题。一块肥肉再大也没有视觉冲击力。主要是造型取胜。大点小点都好。在屁股方面。我最有发言权,谁有我研究的透?看这个屁股。画的多棒。丁一说都是屁股专家。悟空说伟大的屁股引领我们上升。卧槽,金句。梧桐灯说好屁股都是别人的。悟空说性感的悬崖。要人命的地方,我愿意舍命一跳。女人真是奇妙呀。浅雪说。世界是女人的。我说设计是女人的屁股的。

诗人不要把自己搞成戏子。火什么爆。搞笑。写诗本身还是很有趣的。诗之外的一切活动都挺无趣的。就像交配本身还是很有趣的。最无趣的就是谈情说爱,和,怨天尤人。

这个星球上的逼我都想尻。但。只能望逼兴叹。
 

202

抄袭和超越是两码事。抄袭往往是照葫芦画瓢,和东施效颦。超越就是在原作的基础上进行再创作。从而达到另一个层次的高潮。

这文章没啥亮点。味同嚼蜡。而且自带一股浅薄傲慢之风。读来讨嫌。我只知道文中写到的大部分诗人都比他有名,都比他写的好,也都比他的人生动有趣。写文章一定要朴实有趣。阴阳怪气成何体统。余刃说阴人也。跟着人家混了半辈子,现在跑出来说,我跟他们谁都不熟。

的确,一人一风格。要包容。

寻欢太好了。好到让别人觉得他装逼。他傻。

沿途这一帮人。能通过诗。聚集在此。也算奇迹。我很珍惜。

若干年后。再看此刻。就会变成一个天大的笑话。犹如大跃进,和,浮夸风。

我们的历史。就是由一个笑话接一个笑话组成的。

在两大政治集团斗争中死掉的。都是青年男女。为啥?因为革命需要炮灰。

共产主义只是他们想要世代奴役人民侵吞人民私有财产的一个高贵的借口。东方没有文明。文明在西方。什么体制优越。看看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和生活状态就知道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们太烂了,太烂了。自以为是。荒诞至极。
 

203

青春就一匹夫也。难成大器。写诗。于他。已是最高成就。他说他正在进行一个发财计划。在我听来。无非就是痴人说梦。妈的,这时代到底逼疯了多少人。

横折钩说。对于发财,我没啥经验。因为我是穷光蛋一个。这事要找荒凉。我现在欠一屁股烂账。坐等翻身。一年不行,再来一年。趁年轻多梭哈。

大树说。沿途算是废了。一群男人一包烟,一说屁股乐半天。我给德旷发了一个雄安招保安的信息,管吃住,一个月4500元。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而且他就要来了。如果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就留他先住在我这里。当保安怎么了,人家管党生不是一直都在当保安么?你想去KTV当牛郎,你有人荒凉的本事吗?

大树说唉,我的一生确实毁啦。时至今日,无限感慨啊。老了。悟空说你这一辈子也是绝大多数人的一辈子。都这个鸟样。古往今来,莫不如是。生而为人,蝇营狗苟,最终一败涂地。付之一把大火。大树说是非成败转头空。不过现在我的生活状态挺幸福的。养了一条好狗。悟空说男男女女转头空。

我说大树写得臭。大树不服。声称自己好歹也是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我说你宇宙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也没卵用。臭就是臭。中文系能培养出教员,能培养出奴才。能培养出诗人么。大树说我一不疫苗,二不核酸。你行吗。宁肯拘留都不去。我说这一点,我给你点赞。你是茅坑里的石头。而且是最大最硬的那块。没办法。我要在党的手下谋生。大树说你的做派决定了你的思想意识与高度。你知道我是咋要求我儿子找对象的吗。不要找打疫苗的。因为八成已被打成脑残。我也在啊。我还在体制内呢。咋滴。就是不去。因为,荒唐,不合逻辑,简直就是对我智商的侮辱。我说所以你必定一败涂地。不过做自己,已经很牛逼了。这点我认可。你写的诗很棒。我不懂诗。对不起。悟空说。大树是个愣货。我说这是大树的硬伤。先天性人格障碍。没办法。自美是人性。国家特色也是自美。本质上跟大树一样。寻欢说每个国家。每个人。都有其局限性。大树这诗,确实不咋地。个见。大树说咱们不是一路。我说我看你是短路。大树说还打火花呢。寻欢说这样看来,写的差的不会觉得自己写得差。我们周围这样的所谓诗人太多了。会否有更高维度的诗人,看我们写的,也像个笑话?但是冯青春说不会。诗虽然广阔。但还是有其基本元素的。

好荷。像个绽放的屄。莲蓬是阴蒂。

大树真是个奇葩。一边骂体制。一遍炫耀自己受过体制教育。一遍黑共,一遍惧怕被公安部通缉。这也是没谁了。他用他的矛,在戳他的盾。

大树认为。写得好不好。市场说了算。他说就像你开饭店,好不好吃,顾客说了算。我说这是一个概念么。瞎鸡巴乱套。猪都知道什么菜好吃。猪懂诗?大树说我这叫类比,你懂不懂。我说类比可以。但不能拿两个毫不相干的概念去类比。没有可比性。诗是高级的东西。文盲会吃。但文盲不懂诗。你所谓的文学市场,就是瞎掰。牛逼的艺术永远都是领先于时代的。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很多天才艺术家生前默默无闻,死后多年其作品才终得面世的原因。大树说。思维混乱,逻辑混乱,智商太低。鉴定完毕。我说就你这认知度就不要攻击别人智商了。我看你是先天性智障。后天读再多书,受再多教育,都没用的。你明明是个半成品。非要把自己说成成品,精品。也是没谁了。横折钩说。谈文凭高低,有屁用。我还说你没我鸡巴大呢。你认还是不认?写诗就写诗,扯什么别的。还智商?开启上帝之眼,全是傻逼。问题是人只有屁眼,没有天眼。我说半成品退出了沿途。你对他的反感是对的。用文凭高低论写作和认知的高下。不是脑子进过水。就是脑袋被驴踢过。横折钩说不对路,走了就走了吧。只能说是每个人的那根弦儿都不一样罢了。道不同,就没法聊。我肯定不会跟这种人一起喝酒。我都怕自己会动手。我说你不一定打得过他。据说他有刀。谁动他,他就捅谁。横折钩说那挺厉害的。我不敢捅人,我怕捅死了。砍人可以。捅人没经验。容易出事儿。我说容易产生宫外孕,大出血。横折钩说和喜欢的诗人聊聊天或者看他和别人聊天。就挺好。非要硬抬杠就没意思了。我说大树不合群,天生牛逼难自弃,树敌无数。横折钩说接触后,感觉这人不错,那就是个幸事。刻意树敌和为了底线树敌是两回事。其实说白了,都是闲得蛋疼。那么多钱要赚,那么多姑娘等撩,和一个大老爷们抬什么杠,认什么死理。我说就当练习语感。横折钩说有时候我会觉得写字的人要出名得机缘巧合,不一定是有实力就能出名。我说出名一点问题都没有。问题是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出名。一点都不想。因为我没东西拿给这个世界。出名就会成为笑话。横折钩说估计你这种得等到死了后才能彻底扬名。我说也不一定。或许过些年我就突然想出个名玩玩。我感觉。我说了算。现在还不想。现在我热爱寂寞。和,被人遗忘。横折钩说我不信。太膨胀了这人。我说哈哈哈哈,抱歉弟弟,让你不爽了。横折钩说没有。我对你的容忍度要比对其他人高的多的多。比如大树。我可能会毫不犹豫就怼。但是你我会想一下,我合不合适怼。寻欢说哎,说什么呢,早点休息哈。我艾特横折钩。谁怼我,说明谁是个傻逼。也包括你。

有些人来到这世上。天生就是为了来展示自己的牛逼的。比如我。不写就不写了。写。就是杰作。等着瞧。艹。

紫丁说。大树的思维就是杠精思维,他不和别人杠就交流不下去。
 

204

中国特色多发生在近百年。

横折钩在谈航天,核工业。以及作协等。最近三十年。如何如何。我跟他讲。跟人无关。体制问题。在集权国家。各行各业都要听从中央的号召。任何自主和创新。都有可能被否定,消灭。在某种意义上。搞文学的自由度要大很多。大不了出不来嘛。有见识有才华,谁也挡不住你写。不过想在大势面前混口饭吃。妥协和口是心非和溜须拍马和忍辱负重都是少不了的。任何来自个体的强硬都随时有可能被掰弯,碾碎。没办法,没办法。横折钩说。高见!受教。

千百惠。走过咖啡屋。抖音神奇。什么鬼都能刷到。

累。看到美女两腿发抖。害怕。唉。

看到了你,就像看到了谣言。朋哥。

太崇拜一个人就会失去自我。太崇拜自己又会成为大树那种茅坑里的石头。所有要清醒。做自己也要把握好分寸。

想尻谁尻谁。美国总统也做不到。但是。可以借助意淫实现。可穿越回去尻埃及艳后。武则天。或。江青。

陶瓷系列就是躺倒的沿途系列。不分行的沿途系列。哈哈哈哈。娱乐第一。

哈哈哈哈。这些文字。太他妈好玩了。有时半夜。整理。我都会忍不住哈哈大笑。

山海天说。有种说法,嘴大屄大,不知道对不对?我说那是扯淡,五官和生殖器不是一路。有鼻炎的人呼吸不好,才是科学的。
 

205

我往群里发了一个大屁股外国美女跳舞的视频。悟空说这个也很费男人。特别是黄种男人。人种不匹配。吃不消。以前有一同事,是从新疆来的。我听他讲,七十年代有不少维汉通婚的。结果呢,都不长久。主要原因是汉族男人体力不成,应付不了。我说我也不行。我就是看看。然后再望洋兴叹一番。仅此。仅此。

梧桐灯说。陶瓷系列写的太好了。我全部已复制下来,保存手机里了。读了以后,感觉脑子都变灵光了。我说谢谢鼓励,我继续写。

顶级富豪的情商和智商一般也都是顶级的。比如盖茨,巴菲特,马斯克。比如马云,刘强东,花舌绣舔。其中花舌绣舔还没有成为顶级富豪。但他坚信自己是未来的顶级富豪。因他深知。他早就具备了跟那些顶级富豪一样的情商和智商了。甚至很有可能。他所具备的情商和智商的顶级程度。还会在那些顶级富豪们之上。

马莉姐姐的最忠实的粉丝是朱子庆哥哥。真乃神仙眷侣也。深深祝福。

写作使人奋进。想写的冲动犹如毒瘾和性欲。写作的感觉就像吸毒和交配。不过。还没吸过毒。交配倒是经常交配。

上梁不正下梁歪,千金散去还复来。好诗。

男人的一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想日的太多。日到的太少。就像挣钱一样。想挣的太多,挣到的太少。逼发霉,钱放烂。都到不了我们手上。真是悲哀。死了算了。——何小竹。

值了。我也喜欢中妇。羡慕。顾行长的鸡巴一定很厉害。下牢后是不是就只能尻墙了。朋哥说。顾行长以前搞的大多是银行金领少妇中妇。现在牢里只能搞空气了。

威尔·杜兰特。文明的故事。这套我想读。可又没勇气读。1500万字的巨大容量。使我望而却步。牛逼的人物为何如此之多。由衷赞叹。

好诗。圣经一般。真的好。冯青春说谢兄弟鼓励。“圣经一般。”这发现进入到了诗作者未料之境。他创造了,但是他不知道他创造了。读者的重要性在此一览无余。
 

206

在短枪发布的众多美女中。悟空挑选了一个。进行黑白处理。评价道。这个厉害。绞肉机。短枪回复道:散弹。

悟空评价道:群里绝不能少了短枪这样的好人。每天都给我们带来视觉盛宴。美中不足不是活的,要是活的就好了。104人的群,估计得有100人露头。

悟空说看脖子就能看出来,这个女人已经阅人无数了。我说像大哥这样的评论家不可少。跟短枪发的图片一起。相得益彰。

我艾特梧桐灯。你怎么不发图了。不要只顾着自己撸,独撸撸不如众撸撸。

我赞美悟空的摄影道。卧槽,居然把一只苍蝇拍那么美。绝!悟空道:小苍莹子。小白道:小苍莹子。并跟了一个中年平头男端着水杯狂笑的表情。

撸前岛国。撸后三国。悟空说转头空。这就是男人的悲哀。

我感觉我能撸一辈子。撸到八十岁应该没问题。12岁开始撸,已经撸了28年了。中间有几年被专家吓唬过。曾试图戒撸。但。撑不到一周。必重蹈覆辙。白天看到一个擦肩而过的。晚上回去忘不掉。撸一管子。就当是尻过她了。悟空说不撸不诗,你必须撸呀,不撸无诗,你撸管就如同李白喝酒一样,都可以诗兴大发。寻欢说专家要求不撸不撸,你偏要撸。我说专家都死了,憋死的。悟空说人生苦短,能撸则撸。撸吧!胡撸王!我说巴菲特说了,不要把自己的性生活积攒到老年再过,这很愚蠢!我说由此可见,更不要将自己的飞机留到老年再打,这更愚蠢!悟空说金句。我要是早点听到你说这话就好了,我浪费了我的青春。

百姓遭殃。跟谁有关?还不是跟那帮只顾自己享乐,只会搞内讧,不顾百姓死活的王八犊子有关。

当年他们如果能把小日本圈起来。进行这样的管理就棒棒哒了。

百姓永远是当权者斗争的牺牲品。
 

207

伟大的父母会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去保护孩子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也会教会他们如何用同样的方式去保护下一代。

俞敏洪我很喜欢。真实,坦荡。很有知识分子的血性。

越是真实的东西越被禁。中国喜欢假大空的东西。

张弛的诗写得不赖。

这里就是培养白痴和精神病的超级集中营……

你说你让我们怎么跟岛国竞争,怎么竞争。唉。

海清很棒。可谓是女中王宝强。

生活本身的精彩是电影永远都无法超越的。

短枪在沿途发了很多很多很多美女。以及很多很多很多。美女的屁股。梧桐灯问。这样的屁股亲一口是啥味儿?短枪回答:亲一口满嘴臭味。梧桐灯说哦,原来如此。

丁丁读诗读到口吐白沫,喝鸡汤喝到咕噜咕噜震天响。有个成语叫雅俗共赏。就是用来形容紫丁的。因为在沿途。我看只有他才能做到雅俗共赏。
 

208

我问悟空饭否。猴哥。悟空说饭罢。小区封了。不知得几天。今天第三天了。我说卧槽,像猴哥这么牛逼的人物也出不去了么。需要开庭怎么办。悟空说还开个鸡儿。我说哈哈哈哈,地震都得给我原地待命,更何况是开庭。唉,大势所趋,没办法。悟空说多发图,小视频。然后我发了一个小视频。视频里。有几十个穿比基尼的妙龄外国小姐姐。聚集在一个游泳池周边。自拍的自拍。跳舞的跳舞。畅饮的畅饮。悟空立刻龙颜大悦。说:封在这样的地方怪好。我说看上哪个后。你可以按暂停键。舔舔屏。或观摩一番。悟空说卧槽。我说唉。看看这些尤物。都是有钱人养的。我辈屌丝每天也就只有眼馋的份儿了。悟空说别叹气。你诗写得骚。会有一大波凤凰飞来的。我说是么。梧桐树越老,越枝繁叶茂么。那就祈祷能多飞来一些凤凰吧。卧得下。短枪说。隔屏舔,太凉。悟空说在屏幕上滴上菜汁,这样舔才有味道。我说淘宝有卖淫水的,你赶紧下单吧。

在牛街礼拜寺门口。看到一穿粉红色连衣裙的姑娘。站在一辆共享单车跟前。划拉着手机。想必是想要扫码开锁。使用那辆单车。其实这平淡的一幕。看起来也没什么。如果不是我很不经意地往下又看了一眼她的小腿的话。心说妈呀。这黑乎乎的腿毛涨势也太好了吧。感觉风一吹都能给自个儿降温了。真是羡慕。

午夜。一个代驾小哥骑在他的电动车上。风驰电掣。从我跟前跑过。他背上背着一个背包。背包上有个显示屏。上写:请扫码领取。但没说明领取啥。也许上一句说明了,我没能看到。随即又出现一个硕大的二维码。眼看着那个二维码也跟随着他瞬间变小。消失。你他妈跑这么快,让老子怎么扫。

闺女上网课。猿辅导。突然拖着哭腔对吴胖说,做错了你说,做对了你也说,你是怎么回事。吴胖说你要端正你的学习态度。

我对吴胖的了解是。只要那股子戾气升起来。她就会立刻陷入那种为批判而批判的泥沼不能自拔。每当这时。我就会立刻闭嘴,离家出走。

二十年前刚到北京时。总觉得那些衣着光鲜的人是有钱人。二十年后。才发现。那些衣着朴素,提着破布袋的大爷大妈,才是真正的有钱人。他们就像一个个口小肚大的超级储钱罐——只进不出!死后统统留给孩子!

侯问初说。我们体育老师喜欢踹人。吴胖问踹过你么。初宝说。他只踹男生。我说男生也不能踹呀,那他离挨打没多远了。初宝说。挨打?谁能打得过他呀。他一米八多,小臂比我的大腿还粗。我说哇,那么强壮。那是没人能打得过他。侯问初说,不过全班男生的爸爸一起打他,就能把他打成粉末。我说嗯,看来只能这样对付他了。

第1个视频。电梯门打开。电梯里站着一个男子。随后。又进去了5个男子。这五个男子。每人掏出一个头套。就是那种歹徒戴的。只露两只眼睛的头套。各自套在头上。其中一个戴头套的。又掏出一个头套。递给那个没戴头套的。没戴头套的接过头套,犹豫了一下,也给自己戴上了。电梯门打开。那五个人走了出去。只剩下那个人戴着头套,孤零零地站在电梯里。突然用惊恐的眼神望向电梯里的摄像头。第2个视频。电梯门打开。电梯里站着一个女的。又是那五个男的。走了进去。其中有一个男的。开始分薯片给众人吃。也给了那个女的一把。那个女的想了一下就开始吃。那五个男的。突然就不吃了。一齐将眼睛看向那个女的。那个女的的嘴巴一下也不动了。只见她慢慢将薯片递向那个发他薯片的人。下面配了一行字:还,还给你……这两个视频故事我没看过。我是通过刚读小学四年级两天的侯问初向我讲述后,凭记忆写下来的。她讲得只会比我写的更精彩。她边讲边笑。我也跟着她笑完了全程。她说他们班本学期突然增加了一门心理学课程。她一再表示。她很喜欢这门课程。她说有的同学问心理学老师心理学是不是算卦的。老师说不是。心理学是研究心理的。又有同学问。那老师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吗。老师说心理学也不是研究对方在想什么,而是研究和发现一些现象。老师说完就放了这两个视频给他们看。侯问初说许多同学在看这两个视频时。都快笑喷了。我说是很有趣。就连我都忍不住笑。

昨晚在半梦半醒中突然想到了我的钱包。一下惊醒了。赶紧爬起来。点开手机手电筒,到处找我的钱包。把家里找遍。都没能找到我的钱包。把吴胖给吵醒了。她说神经病。我说你看到我的钱包了吗。她说我没看见,神经病。我说出大事了,钱包不见了。她说你去看看我的包里有没有。她有一大堆包。我取了一个用手电筒照着问。是这个吗。她说神经病,你不知道我白天背的哪个包吗。于是我把她所有的包都翻了一遍。都没能找到我的钱包。她说有可能在车里。我问今天我下车时手里拿钱包了吗?她说神经病,谁还记得你手里拿了什么。我拿起钥匙。鞋都没换就出门了。走出小区后。我朝着另一个小区走去。吴胖刚花了五百元每月在那个小区里租到了一个私家占用的车位。车位靠近地下室的窗户。很窄。只能倒进去。左边俩车轮还只能站在马路牙子下面。前天陪吴胖来送资料。见到了车位的主人。一北京老头。他对我说,小区里车位很紧张,争车位,打架。都是很常见的事。我对吴胖说。这个车位我用没问题。你用的话。就得慢慢适应。最后我安慰她说。车有保险。蹭了也没事。大不了再修呗。吴胖说这个车位是有点不理想。实际上那里根本就不是一个车位。只不过那块空地正好属于他家而已。也不知道是不是属于他家。反正他说。出现任何纠纷,他来处理。我们还跟他签了两年租赁合同。小区里静悄悄的。一路上只遇到了一对中年狗男女。躲在角落里互啃。走到我车跟前。打开车门。车顶灯亮起。一眼就看到了我的钱包。静静地躺在仪表盘的下面。一颗忐忑之心。也一下平静下来。妈的我都快急哭了。钱包里没钱。只有身份证和银行卡。以及一个U盘。但钱包本身也值两千。最重要的东西是那个U盘。里面装有中国照相馆每年为侯问初拍下的所有生日纪念照。的底片。没有备份。人到中年。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每天都活得心惊胆颤的。很没有安全感。唉。

唉,相看两厌。还是算了吧。
 

209

米饭都卖完了。没米饭了吗。美义问冬波。坐在那里玩手机的冬波脖子一伸说。有的是!我管这种牛逼烘烘的回答。叫担当与责任。我很欣赏。

刚一哥们上厕所出来遇到我。说你家挺牛逼呀。说完冲我竖了一个大拇指。大拇指放下后。又说。你家真的牛逼,疫情关了多少呀,你家生意还是这么好。说完他再次向我竖起了右手的大拇指。我说全靠兄弟们捧场,谢谢赞美。

杏子问明天即将成为小学生的小石头。是去鑫乐汇广场那里吃面,还是在店里吃花菜。小石头想了一下说。在店里吃花菜吧,在店里吃省钱。小石头啊小石头,你有没有想过,省你妈的钱,却不省我的钱?

看完了隐入尘烟。跟老四一样。我在家里也是排行老四。往深了看。每一个人。都无限凄凉。好像谁也并不比谁高贵多少。

兔子都比你吃得多。羊羔都没你温柔。

刚在路边看到一个骑电动车的悍妇。她骑在电动车上,两腿支撑在地上。回头狂骂,“去你妈啦个逼的,傻啦吧唧的……”一辆车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本想看看她在骂谁。走过那辆车后。却发现空无一人。难道她在骂空气吗?还是在骂我?但头和嘴的方向又不是冲我。

美义说我昨天花了一千多。我问都干吗了。美义说做了个眉毛六百。买了一套贵妇膏四百八。我说为自己的美貌投资。花一千多又算得了什么呢。她说我心疼。我说因为你不是贵妇。虽然你买了贵妇膏。真正的贵妇花多少都不会心疼。只会心疼自己的青春流逝得太快。万一被男人抛弃。也就做不成贵妇了。美义说我也想做贵妇,可是哪个有钱的男人肯要我呢。侯哥你要不要。我说不要,因为我没钱。

人找到我。电话打给我。我现在都不着急。嗯?喂?我轻轻吐出两个字。等待来人或来电表明他们的意图。然后再给出我明确的答复。嗯!或直接挂掉电话。有必要的话我还会进行拉黑处理。我要把我骚气十足的语言,都花在我的陶瓷里。

我撸管的速度,取决于视频里的小姑娘自插的速度。她插得越快水越多,我撸得越快,射得越多。关掉视频后。我擦干净精液。穿上衣服。人模狗样地出现在人潮汹涌的街上。哦,这些人类。每一个。都是从鸡巴里射出来的。真是奇妙。

刚有一老者。端着一个铁饭碗。颤颤巍巍地推我的店门。我赶紧跑过去迎接。我说你等一下。然后我跑去吧台。拿了两块钱给他。他接过钱,说了句谢谢。就转身往外走去。美义问我干吗的。我说要饭的呗。美义望着窗外突然说我靠,他还有车,开着车出来要饭啊,比我还强,我都还没车呢。我也望向窗外。发现路边停着一辆带车棚的三轮车。那个老者正颤巍巍地往驾驶座上坐。我还发现车上还铺着被褥。我说美义你赶紧出去看看,车上是不是还躺着他的老伴。美义跑出去看了一眼。又走回来说,看不太清了,已经跑很远了。小石忍不住嘿嘿笑起来。我说你笑什么。小石说侯哥被骗了,嘿嘿嘿嘿。我说没有,老头出来要饭,还开着一辆三轮车,说明成本要比那些步行乞讨的高。要学会适当地去照顾别人的生意。自己的生意才能越做越好。
 

210

集资创业。成功了就是老总。失败了就是诈骗犯。还是自个儿花自个儿的钱,干点小买卖。心里踏实。

中等个头。瘦。黑。但脸型很有棱角。笑起来有几分痞气。几乎每次去马桥店吃饭。都会带上一个姑娘。这一次带的。与上一次。永远不会是同一个姑娘。甚至有时会同时带去两个完全不同的姑娘。那些姑娘。要么是洗脚妹。要么是歌厅的三陪小姐。没有一个是正经姑娘。他很舍得为那些姑娘们点招牌菜。感觉他热爱他带过去的每一个姑娘。他与姑娘们。或坐这桌。或坐那桌。推杯换盏。转眼就会把姑娘灌晕。在灌晕姑娘之后。他也猛喝几口。将自己灌晕。结账后。就抱着那些姑娘们。消失于马桥的夜色深处。

催菜哥又来了。我得通知厨房先做他们的菜。美义对我说。的确。这个小平头。每个人看到他。都会觉得怕。因为他太喜欢催菜了。如同催命。有时服务员刚一下单。他就会开始催。快快快。快点上菜。坐楼下时。每过不到一分钟。就会跑到厨房门口催菜。坐楼上时。就会拿着他的筷子。跑到楼下催菜。我们的菜快点呀。他说。赶紧啦。当然了。他们吃得也快。菜上齐后。他们一下就都吃完了。几乎每一次都是由他来结账。然后最后一个流程。就是帮他开具发票。岩峰市政。是他公司的名称。这四个字已经刻在我心里了。催菜哥除了喜欢催菜之外。其他都很好。

这老哥每次都会带着媳妇儿一起来吃饭。他会先点一瓶江小白。小瓶装的。喝完之后。还会按照惯例,再要一瓶勇闯天涯。几口酒下肚后。他的嗓门就会变大。有时会突然跟坐在他对面的媳妇儿吵起来。说我这么牛逼一人物,喝点酒还要你管么。服务员。再给我来一瓶勇闯天涯。我今天必须得喝够两瓶啤酒。喝不够我就不回家。他冲他媳妇儿大声嚷嚷着。

美义每次看到那对老夫妻。都会自言自语说。完了。我们家的抽纸又要遭殃了。当那对老夫妻进店后。店里就会升起一股隐隐约约的脚臭味。因为那个阿姨很爱脱鞋。鞋子脱掉后。还喜欢将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他们俩喜欢吃鑫乐汇店里的双色鱼头王。双色鱼头王上面有两种辣椒。一种是红色的剁椒。一种是黄色的酱椒。其中酱椒比剁椒还要辣。只见这两个夫妻。边吃鱼头。边你一张我一张地抽着纸盒里的抽纸。几乎每一次。不是男的。就是女的。都会冲服务员狂喊。服务员。没纸了,赶紧再拿一包纸过来。当他们起身离开。你就会发现。桌子上和地上。差不多已被他们用过的抽纸给铺满了。我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风格。每对夫妻有每对夫妻的风格。真是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眼镜男不要代金券。他扯着太监嗓冲我嚷嚷。我不要这玩意儿。每次你就给我打个折就行。然后他又说,打多少都行,我就是不想要券。我说好嘞,老哥。必须满足你的要求。所以每次看到这个眼镜男。我都安排收银员不要赠送代金券给他。直接给他打个九五折即可。他是个要面子。而不要代金券的人。那么。就给他面子即可。

两口子每次来。都会开着那辆破宝马七系轿车。他们还喜欢将那辆破车直接停在正对着店门口的那个车位上。男女都爱装逼。真是什么人找什么人。逼装到一块去了。他们俩坐在餐桌前。指指点点。像是一对来自中南海的微服私访的高官。我从未搭理过他俩。而是安排服务员前去为这俩装逼犯点菜。但是值得欣赏的是。他们不要代金券。也不要求打折。每次来都是原价付款。吃完饭。就会一前一后。趾高气扬地走出店门。钻进他们的那辆破车里。驾车扬长而去。

在北环路店。有个给老板开车的司机。也很爱装逼。叫刘杰。说话哼哼唧唧,跟个娘们似的。每次都会打座机。点几个小炒。消费极低。然后扯着他的太监嗓说赶紧做呀,我这就来取。过了一会儿。就会看到他开着他老板的宝马车。到了店门口。他将车横放在门口。进屋扯着太监嗓问,我点的菜做好了吗,多少钱?没办法。他装逼。但是他没骂人。你也不能揍他。

同样是个司机。这个叫卢山的哥们。就很本真。开着他老板的奔驰车前来店里打包菜品。跟我站在店门口聊了一会。说起社会上那些爱装逼又没啥本事的人。卢山挺着他的将军肚对我说。妈逼的有些人装逼被雷劈。有些人却是他不装逼就会被雷劈。

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外国人。看模样应该是来自欧美国家。每次到燕郊鑫乐汇店去就餐。他都是独自一人。个子很高。很瘦。留着帅气十足的连鬓胡。进店后他会径直走向那张小桌子。然后在桌前坐下来。不管是谁。将菜单递给他。或将热水放在他面前。他都会用非常炽热的目光望着你。用中文连声说谢谢。他好像只固定点两个菜。辣椒炒肉和灭火器。灭火器是我店的一道特色凉粉。甜口。吃起来特别解辣。这真是一个既友善又很会搭配饮食的外国帅哥。但我已许久不见此人。不知道此刻的他在哪里。是否有那么一刻。还会想起我家的辣椒炒肉和灭火器。
2022.9.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