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棵槐树 ⊙ 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爬3:枯水期(9)

◎槐树




                                                (加拿大西北部冰川局部俯视图)
 


在香港

把一张A4纸对折
再对折,给即将到来的
飞机,或者鸟
一片白色的天空
在现实中,它被召唤
并再次在水泥地的粗糙面上
接近于无,山影
在下午三点的阵雨中
被拦在警戒线之外
滞留期在票箱底下
露出二维码的狰狞之脸
最好的事是告诉她
一切顺利,如果能假设
我准备假设一万次

2022-9-1


望珠海

好吧,至少我可以说
它表示我的立场,像雨水
交织,没有更简单的
自然得像脱口而出
只要没有分散的注意力
就看一看飞机
穿越巨大的弧形屋顶
黄色和特殊材料
抵御着持续的天气
我来过两次,这一次
和她的距离更远
跑马地的人行隧道
难民营没有羞耻
没人过问,看不见马
也看不见飞机
涂满光鲜的油漆
像从不把海水当回事的
鲸鱼,鼻子插入
长长的棉签,发出
呼喳喳的轰鸣声

2022-9-1


相隔一小时

警察的公务面包车停在
另一个车道上,是暂时的
刚下了一场雨
另一场雨,也并不远
冰凉的风吹过来
麻雀越过警戒线
一个即将证实的结果,还有
很多人悬在半空
像结果一样,机械的精确性
就是它的自信,我们说
文化是一场骗局
统治阶级类型化的嘴脸
次第登上舞台,它适合
看对面的山,露出了
全部的轮廓,山下的人
都有他们的名字,并且
大多是三个字

2022-9-1


很多条路

写点什么呢
当然写的都是字
它就跑得更快
超越入口和出口
和二维码的脸
花和灯有相似性
我们谈到死去的人
所以靠得很近
异域的灯长期地亮着
投射在雪地上的光
有小鸟陪伴
我只要一转身
门就关上了
松球在桌上开了
路也自动地拐弯
在高尔夫绿茵草坪上
仰望夜空,而不是
人跟着车子打转
手抓着铁就会有很浓的
亚胺硫磷的味道

2022-9-1


在江门,或者时空混淆

夜幕下,玻璃反射出
地平线下的微光
形势与任务,在纵深之中
越来越间离(陌生吗)
像两个心怀鬼胎的
人的一次谈话,透不过气
你感觉有形的手
摸到了你的哪里了,胳肢窝
绝对是诙谐的答案
但是倒退的石头,只能
握在手中,带着
一道银色的光圈
加几块糖,在深海中
光滑的脊背交替地使用
两个半元音,突然想起的
还是上帝和天使

2022-9-2


坚硬的记忆

更像是另一种花卉
把最长的一枝,伸到
墙外,其他的
都在暗自窃笑,一个佛字
混沌而笔划有序
鳞次栉比的琉璃屋顶
聚合在一座青色的
小山四周,在茂密的
夜色深处,飞碟
偶尔升起,和后人类一样
它们随时可能从地球上
离开,天空显示的
是一种距离感,茫然若失
而你还在吃一份早餐
烤箱的面包变成了
黑碳,小松鼠跃过
护栏之外,挂在摇晃的
树枝上,在虚空中
为什么他依旧惊魂未定

2022-9-3


猪肝红行动的结束语

看啊,我要差遣我的使者
在你面前为你
预备道路,从谢斐道239
步行到湾仔站
乘坐港岛线,2分钟到
金钟站,转荃湾线
5分钟后到佐敦
步行6分钟,在广东道505
乘车经过35分钟
到港珠澳大桥的出入境口岸
一场大雨把整个城市
冲刷了无数遍
你并未用这条预备的线路
仿佛此路不通
它是用大数据给你
准备的,而素未相识的人
用汽油纯度一般的职业性
和你谈起,病毒的顽固性
粘附在鼻腔和喉咙的
分泌物里,就好像
所有的预言都无法
令人喜悦,包括政治正确

2022-9-3


事实与虚构

在一条封闭的管道上
白衣人没有表情
把接触过的,用封扎带
拉紧,弯曲的不能变直
缺少的无法补足
为什么还抱着期望
该收场了,假设的事实
它变成了一个瓶子
阴谋倒是显得光明正大
接着它变成了一只鹰
在高空飞翔猛然
俯冲下来,这是例外吗
现在它变成一张白纸
纯净无辜到处走动
一切日光之下所做的事
都是捕风捉影,且述说不尽

2022-9-4


枯水期

一块石头有无数的摆法
偶尔转动它,钢结构的挂衣杆
在惊异之间发出
钢琴般的颤音,一支火箭
屹立在电子烟的冲电柱上
一声吼叫,隔离
无足挂齿,如果长久一点
就会知道在日光之下
吃喝的意义,以及
快乐将渗透一个人的
全部,不能准确地告诉你,
我的位置,有时在我的
一首诗里,或者从圣经的
杀伐中逃出来,一切都
无可能,冬天从春天
开始,缓缓地进入
而矢车菊和大黄,还有
紫云英,在你的脚步声中
悄悄地从草场上消褪

2022-9-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