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2351-2390

◎冯青春



泥沙集2351:隐秘的角落

 

高楼顶上有一个大水泥池子

池子四周围着低矮疏朗的细钢筋栅栏

一条更粗些的钢筋做成的梯子挂在外壁

突出高耸的就是这些了

低处的是一些水管。电线

以及随狂风旅行又跌落于此的

塑料袋和。其它一些不可辨认的轻薄东西

高楼顶上一片乌黑

下雨天会散发恶臭

没有人会来这里。老天爷每天眼睁睁的看着它

 

泥沙集2352:忆盐津

 

现在我才开始回忆那天去盐津

那天我失魂落魄像在浑水里

没有去认真感受。完全是下意识的摇动尾巴

现在则异常清晰

现在我记起那天应该非常好玩

只是我像一个亡国者

逃到异邦的灯红酒绿里

看到的依然是惨淡

 

泥沙集2353:极简主义

 

夜晚把一切都抹去了

白日纷繁的现在只剩一片黑

只有自己是亮的

无论多么黑。自己依然能够看见自己

依然能够在浓稠的黑中

感受到一个坚实的轮廓

 

泥沙集2354:和谐小区

 

随时。要把自己分裂成两个

以用于陪伴

一个凶恶粗鲁的用于保护

一个善良细腻的用于感受时光

一个告诫另一个

一个抚慰另一个

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

两个结为夫妻

相濡以沫。窃窃私语

走到外面。看见的人羡慕地说

———那个人好开心

他没看出你们是两个人

你们情感甚笃。已经好到如同一人

你们双双回头向他一笑

 

泥沙集2355:单身猿

 

我摸着我的猿人头骨

额头部分。我用僵直的手骨托着它

门前一只母猿牵着小猿过来

我烦躁。嗷地一声

母猿逃跑

小猿在后面蹒跚着哭喊

妈妈。妈妈

 

泥沙集2356:一只陶罐

 

曾经新出炉的

意气风发的

一只陶罐

终于被用旧了

黯淡。灰朴朴被弃于路边

我不知道出于什么

一脚把它踢下去

它在坡上翻滚几下。继尔破碎

这就是你的一生

我狠狠地说

 

泥沙集2357:大风

 

老马说你怎么进来了

吹大风了我说

把面汤上的渣滓拂掉

我骇然地看着外面

东倒西歪的树

狗毛被吹得高耸

 

泥沙集2358:蛛丝

 

蛛丝是最痛苦的

和熙中万物都很宁静

惟有蛛丝不停颤抖

仿佛正在经历飓风

 

泥沙集2359:老光棍

 

夏天虫子多

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

我躲进屋里

一些虫子已先我进入了屋里

我躺到床上。扎紧被子

它们中的一些也来到床上

半夜我醒来

有一些虫子已经爬到了身上

我坐起来捉住它们

把它们捏碎。扔到床前

 

泥沙集2360:明媚和俊美

 

山上没有人烟

居住着树。草和鸟鸣

我洗完澡穿上新衣服

头发也梳得妥妥贴贴

这时候阳光来了

阳光照着树草和鸟鸣显得明媚

照着我则是俊美

泥沙集2361:无所依

羊奶子熟了。挺翘在八月的热风中
和这里的人民一样。过份的瘦。小
但是红通通。弥漫着山野的生机和富足
老马摘了一把。我说我不吃
他一把揉进嘴里
连带着上面的蛛网和飞虫全部吃了进去
我们继续往前走
在前方远处。重重山峦无穷无尽

泥沙集2362:叫卖声

叫卖的人把摊子支在路边
开始大声叫———
凉粉。凉面。炸洋芋。红豆酸汤苞谷饭
这是她摊子上的全部东西
安静整齐的排列着。等待着
恍惚间。这些乖巧的头上似搭着一张红盖头
我在很远的地方听到
莫名产生一阵冲动

泥沙集2363:单立人

半夜。我去院边的石栏旁站着
在白天。站在这里可以看出去很远
可以看见湖和湖那边的群山
现在则什么也看不见
漆黑里浓雾翻滚
密集的雾丝扑打在脸上
我反复问自己。你为什么站在这儿
一无所得又这么冷你为什么不离开
有两次我是准备离开
但也只是心里动了动
脚步将要抬起始终没有抬起

泥沙集2364:让一位女士怀孕

一生的目标就是让一位女士怀孕
风里来雨里去。饥一顿饱一顿
就是为了。让一位女士怀孕
像艺术家们留下伟大作品一样
忙忙碌碌的只是为了让一位女士怀孕
留下几团活蹦乱跳的血肉

泥沙集2365:好心情

当我心情好的时候
再看这个地方就完全不同了
怎么看怎么顺眼
我甚至兴致勃勃地去尝试发现它
细小的几乎不存在的美
这也许是坨狗屎
但我完全不闻其臭啊
———你好你好
一整天我都乐呵呵的

 

泥沙集2366:问

 

既然写了诗

为什么还要战战兢兢。左顾右盼

诗是什么

 

泥沙集2367:葬礼

 

活着时门庭冷落

几个月也不见人上门

独自种地。坐在檐下抽烟

这一天死了。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昔日冷寂荒芜今天如同集市

凭空一般。产生了这些人

泡影一般。这些人又会遽然消散

 

泥沙集2368:中年男人冯皓

 

他写诗。给自己取了另外一个名字

经过了很长时间。到如今

认识的人只知道他叫冯青春

诗人冯青春。这成了他

实际他的本名叫冯皓

一个一事无成的中年男人

一个矮小丑陋的卑微男人

他独处时。常常是

中年男人冯皓在独处

 

泥沙集2369:独酌

 

楼下狗在空旷的地方叫

有人在整理铁皮

太阳的最后一抹返照铺在一栋楼房的墙面上

陪我喝一杯吧。这些

以及远处公路上疾行的卡车

以及更远处正在黑下去的青葱山岭

 

泥沙集2370:趋光者

 

一大块乌云裂开了

阳光从缝隙迸射出来

大部分地方依旧在阴影中

只有我这一块如圣光照临

多好的光啊。我舍不得它

走到边缘又转身回来

来回的在这明亮干净里走

直到把这光走得越来越少

终于消失了

才在阴暗中茫然了一阵

胡乱朝一个方向走去
 

泥沙集2371:大般若经

 

回来的路上我。踢到了一只易拉罐

破败尖利的声音烈火一般

点燃了我枯柴一样潦倒的生活

不要慌张。倾倒

深夜多么寂静

一个人的人多么寂静

 

泥沙集2372:活在一堆肉体中间

 

肉体

是我

最不擅长的

如今

活在其中

使我窘迫

使我如同异族

使我如明月

明明照耀

孤悬至今

 

泥沙集2373:遥望

 

经常一个人坐在阳台上

目光尽量到达最远处

目光是个神奇的东西

作为身体的一部分

从矮小的身体延伸出去

那么长。像一根很长的棍子

我觉得应该干点什么

于是扭扭脖子

很轻松地把远处搅动了几下

 

泥沙集2374:插翅难飞

 

几次要出门去

站起来又坐下

有一次终于下定决心

但也只迈出几步

又退回来一屁股坐下

我快被自己折磨疯了

到下午。毫无征兆地

猛地站起来。双臂伸展开

像翅膀那样扇动着

在屋子里转着圈跑

还是没有用

不几下就纸鸢一样的栽倒在床上

 

泥沙集2375:孤独的巨轮

 

曾经想像一个巨大车轮

碾压蚁穴一样向城市碾来

我应该躲在哪里才不会丧命

远离高楼站在空旷地方

推算良久。我觉得避无可避

晚上回去告诉妻子。她说你别瞎想

是吗。我嘀咕着

然而挥之不去。使我只能独自

眼睁睁的看着遮天蔽日的巨轮

悬崖般的黑影向我当头罩来

 

泥沙集2376:丰收

 

吃饱了我就躺着

真舒服啊。有人说应该去走路

像一个装满的口袋

应该去通过颠簸和抖动

抖实它。使它看起来没有那么满

很结实轻松的样子

我现在就很轻松啊

我装满了。结实地码在谷仓里

 

泥沙集2377:一种诞生

 

我正在沉思。突然下雨了

雨应该下了有一会儿了

我是被它的寒气袭击后背

并迅速漫延全身时才惊醒

当我从沉思中醒转抬头看见它时

它已在檐下和林梢形成淋漓

我才知道

哦。下雨了

 

泥沙集2378:漆黑的河流

 

当我躺下

所有的抱负一下子就没有了

我柔软。轻。渐渐消融

我还记得我曾是长条形的

这产生引领。使消融后的产生形状

形成一条宽阔漆黑的河流

而风偶尔敲窗的声音则形成隐约的两岸

 

泥沙集2379:有人在山上大叫

 

那个人一言不发爬到山顶

到了山顶来不及擦汗立马放声大叫

哦哦几声后就没声息了

我一直侧耳听着。几次暗暗鼓励那人再叫

但是直到天黑。山顶依旧寂静

 

泥沙集2380:野杨梅

 

看见一棵野杨梅

尚青涩

待到嫣红时

我来采撷

 

泥沙集2381:杯中残留

 

美妙甘醇已被饮尽

留下杂质一般的存在独自坐在这里

 

泥沙集2382:抽烟的人

 

吐了一口口水

吐到了金丝梅的花蕊上

金丝梅一晃

一只蝴蝶被弹开

盘旋了几圈

蝴蝶扇着翅膀骂骂咧咧地飞走了

抽烟的人也不好过

他到这么僻静的地方来抽烟

也一定有他的难处

 

泥沙集2383:今年夏天

 

在亭子一角。两片枯叶凭空乱舞

仿佛具有了灵性。爱情争吵一般

细看是一根蛛丝粘着它们

外面在吹大风。树林乱晃

坐久了我也烦躁

走过去一脚把蛛丝踹断

然后抄手空洞眺望远方

 

泥沙集2384:歌声

 

在冷天。我有办法让自己温暖

尤其穿着单衣被雨淋湿。我瑟瑟发抖回来

屋里空寂无人。厨房凌乱的碗筷散发冷意

沉默了一会儿。我开灯。让自己唱歌

于是明亮的房间里响起了快乐的歌声

明亮和快乐产生了

我又换上厚的干衣服。生着火

于是温暖产生了

接着我去收拾厨房

于是干净产生了

现在。我坐在椅子上

歌声继续。歌声由衷的从我体内发岀

 

泥沙集2385:塔山来使

 

这半年来生活在塔山上

见得最多的生灵是羊

通常转过一个山坳

映目所见全是漫山遍野的羊

温顺。低头。缓慢。千篇一律

因此只是扫一眼。我们志不在此

我们知道必有一个放羊人存在

我们想与他交淡

果然。放羊人拄着鞭子坐在边远处的阴影里

被我们逡巡一番看见
 

泥沙集2386:历险记

 

走了一条最偏僻的路

前面是什么也不知道

时刻面临困境

但是想起大路上的喧嚷和跟随

一下子又觉得这里是值得的

因为总是想起大路

所以有一半的心正在大路上被裹挟

真正的险境便是这里

撕裂。失去。怀疑。懊丧

一直在经历这些

 

泥沙集2387:不系之舟

 

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会怀念拥有的时候

总是倒霉的人就会一直追溯

甚至回想起娘胎里。总有温暖时刻

这就是不系之舟之状况

不系。就是失去了停泊处。处于茫茫沧海上

长久漂荡使其很疲惫

心里回想起一个个曾经停泊又驶离的地方

 

泥沙集2388:所有的诗人迁居到一栋楼上

 

从外面看去

是一栋淫楼

是一栋义楼

是一栋其乐融融的楼

是一栋阴沉哀怨的楼

是一栋今朝有酒今朝醉推杯换盏楼

是一栋不夜楼

是一栋不断搬离又不断迁入的楼

是一栋有小儿夜哭又有人索居寡饮的楼

是一栋众生楼

是一栋我们小区的楼

是我正在居住的这一栋。楼

 

泥沙集2389:半夜

 

半夜。凌晨三点

最忐忑和颤抖的人都已睡去。而我醒着

在寂静昏沉的平原上

我像一声清鸣

突兀地醒着

 

泥沙集2390:速写

 

喝了二两。像饮足了雨水

我垂下蔷薇一般的头

我是墙角的一株

是无数分杈上最细小一枝上的一朵

得益于粗壮根部曲折的传递。我绽放

本能的绽放。形成这花团一簇

如今雨水下来。我们醉了

嘀嘀嗒嗒。我们一副湿漉漉。盛开。低垂

将谢未谢的样子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