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等四首

◎陈煜佳



不忍


每次从高架桥下经过,我都会看到他睡在那里,
在道路的边缘,在一张草席上,盖着一条破了洞的棉被,
周围摆着他烧火的炉子,铁锅,衣服,一个生锈的
自行车轮子,它们和几块木板把他睡觉的地方
围成一张床,或者一个家。我经常担心他一个翻身
就会掉进路边的沟里,但他每次都保持着非常好的平衡,
睡得很香,头顶高速行驶的车辆对他的睡眠也构不成威胁。
但今天再次经过那里,他睡觉的地方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我四处张望,寻找,还是没有发现他的任何踪迹,只有两个
戴红袖圈的工作人员在那里走来走去,带着警惕的眼神。
这是郊区,高速公路在这里交叉,分流。这是春天,
万物复苏,连不远处几座坟墓也被扫墓人修葺得焕然一新。
我不忍这样想:生居无定所,死却能永远住进一个地方。






心理辅导


他是我心理辅导的对象,
我今晚的任务。
我已经提前做了功课,
定好跟他交流的策略。
我准备从分析他的考试成绩入手,
让他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而不是动辄把失败归咎于他人,
甚至向墙壁,或桌椅
发泄怒火,殃及身边的人。
但我还没说几句,他就打断了我。
他说这些问题,他夜深人静,
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的时候
就已经想得很明白了,
不用我再多说什么。
他说,他欠了父亲和自己太多的东西,
已经到了偿还的时候。
我为他感到欣慰,但又心有不甘。
还没开始进攻,就败下阵来。
我草草结束跟他的谈话,
心情却久久无法平复。
回到家之后,也无心侍弄从网上订购的花草,
只是随便把它们种在花盆里。
我真不该拿这些花草撒气,
但我知道,即使没有我精心的打理,
今晚种下的这些植物,也必定会活下来。







传说的诞生


自从我同桌的母亲
把自己沉到池塘底下,
我同桌
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那是小学最后的一个学期,
每天下午放学后
他都要到池塘边走一走,
看看有什么发现。

虽然他每一次都失望而归,
但我敢肯定,
他去外镇读中学时,
一定找到,并把母亲也带去了。

因为事隔半年之后,
村里人又开始吃池塘里的鱼。






从一个高音喇叭引申出来的神话


在那个高音喇叭里,歌唱的天使
正用她的歌声引诱我歌唱。

她的歌声让我相信
我就是那个被选中之人。

而当我准备开口的时候,
喉咙一阵尖刺,使我干咳起来。

就在这几秒钟的间隙,
我听见了沉默的天使。

沉默天使把歌唱天使的声音,
把我的咳嗽兑进她的沉默。

水火不容的两姐妹,
兼容在同一个声音里,

这个既引诱歌唱,又鼓励沉默的声音,
使我无法平静,难以取舍。

我远远地躲开她们两姐妹。
但我站得越是隐蔽,平静越是汹涌。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