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 ⊙ 海因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来一次像样的死亡吧

◎海因



来一次像样的死亡吧
   (武汉组诗)
         

磨山即景

关于磨山
曾经有很多故事在民间流传
其中的一则是与龙有关的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
一条不再忍受的巨龙
突然从东湖跃出
浪涛掠天、飞沙走石
磨山上合抱的树木都被拦腰折断了

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警示
一条龙飞离了龙的故乡
背乡离井是何意
大家都默认在各自心中
你不问,我不说
以至于很多年后的今天
我们坐在岸边
一爿很有古意的茶社里
听当地人秘密转述
尽管都明白讲述人的目的和用意
可还是表现出漠不关心的姿态
喝茶、嗑瓜子、顾左右言他

但是眼睛还是被磨山吸引过去了
心想:那些断树的念力
迟早会形成合力的
渴望着就在当下
能有更多的龙跃出水面
不是远走他乡
而是立足这东湖翻江倒海
造出一个新的景象来
让所有人都机会掏出手机
拍照纪念,欢呼雀跃
        2022.08.12

来一次像样的死亡吧

酷暑将尽
不知名的花草
在长江沿岸纷纷倒毙
人世间的凌乱
占据了高高的堤岸以上
所以更低层次的死
就显得可有可无
甚至没能表达出一丝丝的
忧伤态

这世界早已习惯死亡了
所以,当纷乱的脚步过后
当践踏成了高尚的恶习
会不会有眼光投向
一朵小黄花
作为被践踏者的一员
看着它倒伏在泥土里的平静状
我甚至没勇气要求它
在命悬一线时强势崛起、革新革命
只盼望它能够悄悄地昂起头
来一次像样的死亡
不为别的
只是把自尊留下来
沉闷的面上突然有鱼
跃出水面
留下漂亮剪影
仅此而已
2022.08.12

垂钓

学习垂钓者
把今生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到水世界
用一根丝线的飘逸表达理想
用枯坐解决生存难题
至此
长江的宽、蓝天的遥远、楼宇的密集
以及垂钓者身体的弱小和污秽
已不再是规定情境
无意义、不渲染、不暗示
仅仅是垂钓者的厌世选择
他与他的身体、与这个世界
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所以必须向往另一个世界
必须找到存活下去的一些理据
否则身体就不可能再移动和
有所作为了:
会像江边的枯树和顽石
慢慢的被时光消弭

        2022.08.12

陌生人肖像

在武汉
洪山宾馆一楼的茶吧内
有一张脸被阳光给刻画了
那是一道灿烂且耀眼的夕阳
从对面楼宇的玻璃外窗上折射下来
阳光点燃了一个忧伤的人
忧伤偕同他的柔弱长发
飘飘荡荡向暗淡的室内
辐射过去

在场的人们都接收到了
场面一时定住
没有人走动、没有人喧哗
一两个窃窃私语的人从外面走进来
她们也被定住了
于是,大家看外面的太阳
看太阳中浓浓的忧伤
看窗外更远处的马路上
武汉人机警哀怨的面孔
渐渐有一种东西在各自的体内
复活了复活后又身陷进
大片的虚无中
与屋外面的辉煌
一模一样
     2022.08.13

让一朵乌云说话

让一朵白云变成乌云
让乌云絮絮叨叨说三道四
让在下界行走的人
都能够听到乌云的言语
让人群心绪不宁、狂躁易怒
渐渐暴露出他们的反骨

这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
为了一顿被设计的吃喝
我们从武昌驾车来到江夏
路途上一朵白云像宠物一样
尾随着我们
它忽左忽右、卖相卓然
抚慰着今生的投机和轻浮
但与我们的内心无关

在我们的内心中
只想有一朵与生活匹配的乌云
笼罩我们
不喜欢被朗照、被点破、被揭穿
乌云压顶的生活与现实
不断加重的黑暗
自然而然地融汇到一起
掩盖那必须掩盖的
这样我们经年的羞耻
就不会成为亮点被眼光所锁定
也不会因为无端的突兀
而外化
        2022.08.14

设计

我把太阳放在树杈上
用干枯的树枝从它心脏穿过
或者把它悬置在两个高楼的夹缝中
让它因异化而改变形体
这就是我的太阳了
现在它从窗外慢慢爬进来
幻化出我煎锅里新鲜的蛋黄儿
周围的蛋白世界
依然是我们无法解密的宇宙
宽广、神秘、浩瀚
同时又小可怜

我看着滋滋啦啦油烟渐起的蛋黄
想像着浩渺天
终于收缩到眼前来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一切都在设计中
大而无外,小而无内
我看着蛋黄世界里我那
奔忙穿梭的身体
不敢想象
还有一个我
像神一样存在着
高高在上
呼风唤雨
          2022.08.15

江边散步

从水岸国际到长江二桥
也就是五六千步的距离
每天早晨我都会
赶在太阳出来之前来到这里
一个人在江边
学沿岸林立那些高楼那些
不知名的花草树
把影像投射到江水里
然后再静静地看影像
在浪花里扭曲、拉长
慢慢就有了自由生长的
快乐

我喜欢把自己放置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面过来的人和物都有了无情的本质
不牵挂、不粘连、不误读、不歪曲
真真实实的互动在同一画面里
“你是谁”、“他是谁”、“为什么”等问题
都会像江风一样从发际掠过
无论轻重缓急、无论迂回激进
都不与思想产生任何关联
人和风、和物、和周遭世界
和平相处、各守本位
我散步、它摧花
以及浪花激越漩涡深沉
游走江心货轮
发出压抑哀怨的嘶鸣
都在初生的晨光里
共度时光、共享辉煌
辉煌外面
是无尽的渺小和
寻常
      2022.08.16

虫鸣

虫鸣三千里,江天只一人
那是另一个世界
与我们的世界也许同框
但不同质
我们在更低矮的世界里
痛苦、绝望、隐忍、麻木
仅仅是想听到一声干干净净的虫鸣
或者是能够像虫子那样
放肆的大声鸣叫起来
不能
我们的世界陷得太深了
世间所有,白驹过隙
希望、失望、美好、挫败
尘埃迷乱
无助仰望

所以昨夜妻子听到的蛐蛐的叫声
是我们共同的妄想
多少年来
我们总是习惯地来到阳台上
眼睛掠过所有实
向空无凝神聆听
市声浪涌处
是挥之不去
忧伤
       2022.08.17

坚持呐喊

每天早晨
都会有呐喊声传扬过来
那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站在“晴川阁”船首的龙喙处
拼命呐喊

我的敬仰从第一天就开始了
此后的每个早晨
我都会站在晨雾渐散的江边
听老人嘶鸣
看江水东去
盼艳阳高照

会有新的一天到来吗
在这与呐喊有关的悲情早晨
我实在没有多大的心力予以确证
但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