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知己

◎一树



桦林

散装的雪。
散装的居士。
打开遁世的栅栏
瞥见层层疲惫的思想
在脱皮。
枯坐,雕云——
那一撮撮葱绿的乱发
是七闲,或八懒
尚未及拆卸的,眷恋牌天线。

2022-1-19


茘枝

肉体眼看就要溢岀灵魂之外。
爱卿与爱妃,雌雄同体。
听,三百六十五尊多汁的小佛正喃喃:
为美而生,向美而死。
晴空下,某书生舌根忽生津——
释怀皆好日,宽衣必逢春。

2022-1-19




她说:​余闲,大于余钱。
慕春兰夏荷
迟迟不肯岀阁,只管岀租嫁衣。
幸哉!在人间结拜
这样一位草本知己——
叶子养眼,根部养胃
念她的名字时,养心。

2022-1-19


花瓶里的春天

春天,在无根区实现初步自治。
见不见佛,花儿都一样欢欣。
枝上的​公主刚刚治愈
挑食、近视、穿小鞋的顽疾
氤氲着,穿越瓶颈后的豁然之美。

2022-1-22


萝卜诗

缨是童年,皮是少年,肉是青年
盘中餐,是中老年。

旧社会的萝卜有一丁点儿苦
新社会的萝卜有一丁点儿甜。

一个萝卜一个坑,体制内
坑与萝卜两不知,体制外。

幸福,是一杯萝卜汁儿
不幸,是一具萝卜干儿。

一朝长缨在手
缚住萝卜属现实主义,缚住苍龙属理想主义。

白雪若大幕徐徐落下——
本萝卜纯属虚构,不妨对坑入座。

2022-1-31


早春的玉兰

仿佛过来人
她的笑凝固在昨夜
春风也无奈。
晚照——
寡欢者指认
一位清秀的聋哑女子
满怀,年久失修的钟与鼓。

2022-2-7


紫藤

喔,板了许久的面孔终于
松驰下来。
有人站在芬芳的舷梯上挥手
一嘟噜,又一嘟噜。
那时,我刚刚结束怀旧
我们偶遇在四月新搭建的道场
你赠我,好看的泡影
我赠你,甜蜜的肿胀。
温软的风里我们就这样
相互抚慰着,相互消磨着,直到
再次老去。

2022-4-15


樱桃

樱桃赤身裸体
周遭密密麻麻的叶子
和树下密密麻麻的道德与法
刚好对称。
樱桃从小到大
一直被偷窥,被抚摸,被脸红……
像极了,一场包办婚姻。
可她有不错的晚景——
越忧伤,越幽黯,越甜蜜。
直到香消玉殒,她才
主动起来——
主动生根,主动发芽,主动开花,主动结果。
仿佛,她被动的一生本是虚拟。
回到生前,有一刹那需要补述:
弥留之际她温热的核
被一个闲淡之人砸开成为墓志

2022-5-12


棟花

扎着淡紫色粗布头巾
棟花居士,距爱情友情三米之遥
在小巷拐角,在瓦松一旁
用斜风细雨浸泡过的
一缕体香,安贫,抱素,直至终老。

2022-6-25


永见荷花

莲藕,埋在前尘。
枝叶,长在今生。
花蕾,开在来世。

淤泥里,你攀着一架青梯。
细雨中,你擎着一把绿伞。
月光下,你蒙着一方红盖头。

喔,九孔蓬居里,小荷回眸
左眼是满塘因果,右眼是一盅陈酿!

2022-6-31


曲曲菜

尝尽流俗之甘
之后落草
沿一条凉凉的曲线去救
另一个热锅上的自己。
因拒绝被生擒,而履被生吃。
罢了,不妨就此戒掉残生
只在青涩的锯齿上
写下青涩的遗言

2022-7-27


马齿苋

故乡最野的妹妹——
有十九个昵称。
有十九封情书。
有十九种口气。

七夕夜,五行中
她允诺一生只与我发生
三种关系——
相互红烧。相互清蒸。相互凉拌。

2022-8-4


无花果

和树坑,眼眶,棺椁
对称:她
守着甜蜜的肿块,直至
诞下整个裸春。
夜露里挑灯看剑
开膛,破肚
为花花世界捧岀
一个最低级别的胚胎。

2022-8-15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