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兵作品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语言模型两篇

◎尚兵




语言模型《从动物到动物学》

一:智慧重复使用可指向阳光、海滩、一群忙着交配的动物。
二:“此地不宜久留”像是得到某个大人物默许似的,以撕碎纸条的形式张贴在大街小巷。
作为对他们(从一到二)复杂关系的回应,修决定留长头发,为了公平起见在海水下一轮涨潮前留胡子。
修碰到一件棘手的事,类似于水结冰的困境,他有多种选择,同理其结局也会面目各异,就像某件重见天日的艺术品接受一场动机不一的公开辩论,他报复的方式便是四处走动,他在一处挂满标语的栅栏前停下脚步,“恐惧分布均匀”他能轻松面对,他必须保留诉苦的权利。
修的演讲才能是从数次落水数次大声呼喊的经历中获得,他一脚踢开身旁的垃圾桶他有些顺其自然了,“赞美的极端例子是土地肥沃真的能跟书面语撇清关系”。
“白眼各就各位”,先人们一直是这么坚持下来的,从地球的球形闪电到球形面积,从西红柿作为食材的十种做法到绿茶庄园比喻人心的纹丝不动,没有谁比谁更幸运或更聪明, “额头的皱纹堪比上世纪的新闻公开课”。 一位名叫“赐火”的先人他始终如一的坚持终于获得了回报:他的玩笑就是对智慧的反垄断。
为了验证先人某句玩笑的准确性,修路过一棵刺槐随手拣起一根树枝大致画出它的主干与枝叶,但与实景(刺槐遮天蔽日)相去甚远,他有些气馁就用手中的树枝高高抛起,几片叶子与树枝一同落下,与此同时在树叶形成的浓荫深处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修停在原地等待它再次响起时但一切又归于平静,仿佛冰块融化在海水里。


语言模型:《从植物到植物学》

春风向晚,植物一心向肉,想认识它就开口说话,定义它反而影响情绪。
“花无重瓣或苔如米粒”这是植物本领,有镇定安神作用。
时间可追溯至上世纪,叫卖艾草有复古倾向,看到一手提屠刀快步穿过菜市场的蒙面人它一脸茫然,殊不知迎面痴笑可选一权宜之计:沐浴抱佛脚或登塔数雁子。
广场空空,大河弯弯,凌霄中了一计,天气忽冷忽热,闲人着了魔似的河边挖沙子,“怎么啦,害羞啦?不是有中心论吗,比如花柱线型,通经利尿。”
“五福迎新年”
“昙花一现,够狠”
枕木子不为所动,骂骂咧咧,吃喝照旧。 因为辩言有急救之嫌,“花草各半”很难有什么意外发生,倒是有一首儿歌挠人痒痒:
红脸杜鹃,白脸山药
暗香来,影子杀
莫怕莫怕,露珠来漱口,老人老掉牙
植物好动,向上,阳光普照规范不了它们,首先忌讳恩泽(作为书面语的第一选择),其次免费散发宣传手册(为统一口径:绿色当道),下一步大合照当心大结局(硫酸扑向二氧化碳),植物纷纷改头换面,木兰目为躲避检查长出鹿角,蔷薇目为免除黑色污染要结晶,它们头挨头背靠背微风轻拂启发了“一字令”。
地理固执,风气东移,面目清秀者是坚定的物价平稳维护者,落英缤纷者一律口留余香,有魔力的客气话为政令畅通铺平道路,道路上胖子、瘦子满足了差异化,为了迎接好事的发生(如第二天日出)改用眼神作见面礼,默认了“麒麟”作为吉祥物的象征,如出现突发情况(货币遭遇贬值,防火产生消费)那“麒麟”于白日里多出一只脚来,以“马蹄子”的歇后语引起小范围的恐慌,其实暗示大伙儿集中注意力向前看:蒙面人揭掉面纱是一俊俏小伙子顺应了进化论,五官对称向上攀登,鱼腥草正儿八经,白睡莲不偏不倚,凤尾竹骨骼清奇长志气受市场追捧价格居高不下,小伙子自知理亏,发愤读书扩大知识面,把植物学细分至呼吸、眼神、节日、打喷嚏,他上台演讲其实在倾听,他脸上涂抹玫瑰泥其实在调查取证,终于凤尾竹与麒麟见面了像是劫后重生的兄弟它们相拥而泣。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