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短章集十首

◎余笑忠




蜘 蛛

哥萨克人说,穿上战士的重甲
总比戴奴隶的轻项圈好

蜘蛛就像穿上重甲的侠者
为我们望过风、守过夜

当你见过一条闯入蛛网的蛇
被蛛丝紧紧裹住,由挣扎而待毙
你就不会将蛛丝视为游丝
更不会视其为唾沫
和口水


2022.8.17


关于诗的回答

我见过盲人打着手电筒行走
他的灯光朝下
夜色中,那是他宣告自身的存在
以求得庇佑的信号

他的步履迟缓
他的盲杖自问自答

2022.8.14


一个梦

梦中邂逅阔别多年的姊妹
先是一位,然后是一位又一位
我请他们到家里来
先以茶待客吧,我烧好了水
但找不到杯子
急的我都醒了
好像梦中也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非得跑到梦外来求助

2022.7.31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吧。如你所愿
也是如我所愿
奇怪的是这么做的时候
我只能闭上右眼
于是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像是瞄准

2022.7.2


小脚丫和大鞋子

小小孩,不喜欢他的小鞋子
小脚丫,伸进一双大鞋子

走起路来吧嗒吧嗒
小脚丫整出了大动静

他不知道什么叫大而无当
他只知道原来大鞋子那么笨
笨得就只是一张大嘴巴

2021.10.23


野鸡蛋
 
到旧菜园挖笋的人
惊动了孵蛋的野鸡
意外的收获不费吹灰之力
他双手捧着野鸡蛋回来
十枚,全都热乎乎的
 
就这么一窝端了吗
那仓皇逃走的野鸡什么时候
才能站得稳啊

2021.3.3011-16


无 题

徒步在杂草丛生的田埂上觅路
一只脚不小心踩进水沟
每走一步,布鞋里边都滋滋作响
每走一步,鞋子都嘀嘀咕咕
这不是哀泣
这是沸腾的另一种方式

2021.10.11


干净老头
——纪念马克·斯特兰德

人年纪越大,待在盥洗室的时间就越长
人悲从中来,待在浴室的时间就越长
盥洗室即浴室。更衣兼祷告

难的是做一个干净老头
身体无异味。干净又体面
每次上医院,穿戴整整齐齐
(像去教堂,尽管教堂快要破败不堪)
因为难保
不是最后一次

2020.4.10


变形记

你不知道,从河水中捞起来的
湿漉漉的草帽
戴在惊魂未定的
少年头上
会有多么沉

多么沉。那浸透了草帽
不再滴下的水
像要在我头上
蓄意酿成一场大火。你不知道
最好

2019.8.3


也许……

深夜,起风了
有时分不清风声和雨声
开窗,伸出手去
为感知到雨滴的清凉而欢欣
没有雨的时候
仿佛期待落空
像一个盲丐
羞怯地收回自己的手
去睡吧,去“长眠在自己的命运上”
无人。无人可以呼风唤雨

2019.5.27


余笑忠 : 我为父亲写过的诗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5040&str=1281

余笑忠 : 秉烛夜(诗八首,刊发于《山西文学》2022年第6期)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5016&str=1281

余笑忠 : 诗十二首 刊发于《草堂》诗刊2021年第12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4922&str=128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