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凌 ⊙ 悬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春节期间诗5首

◎汤凌




1、“他不再需要想事了”


他躺在山头,枕山面河
记得人们下山时感叹说:
”他不再需要想事了。”
青色墓碑,简短的文字,树碑
不足以立传,终将淹没草丛
父亲躺在这里半年多了
封土尚新,花圈上的字尚未褪色
我站在碑前,想着那位饥饿少年
眼巴巴地望着空碗,他总是叨念:
“奶奶总要省两口给我吃。”
想着那位青壮年手艺人,他在
田地、打铁铺、煤矿、蘑菇种植棚劳作
冬天清晨,手指冻成了红萝卜
想着那位街边卖麻辣烫和馄饨的中年人
在剌鼻煤烟里,10瓦的昏暗灯光下
从锅里一碗一碗舀出浓浓的骨头汤
想着那位精神饱满的老年人
来到省会城市,每天做饭,带孙辈
他的生命小船,随命运大潮起伏,最终
归于此处。这艘小船,颠簸,但出彩
在时代长河里琐碎得令人着迷
青石墓碑太小,写不下他的一生
青石墓碑很重很沉默,足以容纳他的一生
他繁琐的一生经历的太多事,凝结成
坚硬青石墓碑
现在的他终于“不需要再想事了”
安安静静躺在这里,枕山面河
感受风从石头上吹过的轻盈

2022.1.23. 长沙果林居



2、梦见父亲

父亲提着四指宽的五花肉推门进来
天气很暖和,阳光洒在院子水泥地
被屋檐和大门框切割成不规则的形状
他微笑着,阳光在浅灰夹克泛着白光
他把肉放在桌上,说起刚才
遇见一位很久没见的故人,故人新搬来
住在附近,他们高兴地聊了一会天
——这是老家几百公里外的城市
窗外樟树茂盛,一些花开得正艳
他放下五花肉,轻快地转身走出屋子
在干净的院子里坐着,晒太阳
我惊讶地看着他一举一动,心里充满温暖
他世界应该没有雨雪和病痛,他的日常
如同我时空的日常。不确定
是我走进他世界,或是他回归我世界?
——今天是他的生日,这样相见,伤感
笼罩我,我们成为两个世界的旅行者

2022.2.15. (正月十五) 于长沙果林居



3、焰火与磨瓦片

那么多色彩在空中炸裂,一个个
红的绿的蓝的紫的巨大彩球,点亮
黑暗夜空。夜空下,是河流、山峦
是高高低低的楼房。山势如卧虎
江如白练,城市如锋利的犬牙
在焰火光照下显露黑黢黢的剪影
每天都是新开端
每天都有一束点亮夜空的彩色焰火
生长、闪耀、消逝。再生长、闪耀、消逝
想起小时候,我们在池塘边打水漂
把黑瓦细心磨成圆片,侧身奋力扔出
高速旋转的瓦片在水面飞行,最终
飞越池塘,到达池塘另一头,捡回瓦片
重来一次,直到不慎把瓦片沉入池塘
更多时间我们在磨瓦片,奋力磨啊磨啊
谁也不服输。 但我们丢失过太多瓦片
此刻,我坐在仅容膝的果林居
在心里磨着另一片圆形瓦片,现在的我
慢了下来,认真琢磨着,不再轻易仍出去
窗外,夜空中不时炸响焰火,明明暗暗
照亮磨瓦片的缓慢时间

2022.2.2.   长沙果林居 


4、在草地上打一趟形意拳


残雪未化。阳光照在湿气凝重的草地
立定。起势。在草地打一趟形意拳
回归人的意气,理性驱使感观快乐
抵挡身躯下沉。残雪积在草丛
草地特别空旷,在草地上来回打拳
身体与残雪渐渐热烈,小园山水渐渐热烈
远处的哨声隐隐响起,一阵风吹过
树上掉下几砣悬而未决的冰渣

2022.2.9.   长沙果林居



5、梦见龙吸水


小河涨大水。没有时令。天空是灰的
狂风从山那边吹来,卷起漫天黑云
在空中形成巨大漩涡。一声长长的龙鸣
龙吸水,一道大水柱从溪流中腾空而起
我站在石桥上,浑浊的大水
携带枯枝杂草从脚下汹涌而过
流向“龙吸水”风口
被吸往高天,然后不知所踪。河堤上
人们慌不择路,呼喊“快逃”
恐惧裹协他们的理性
淹没于狂风和怒吼的雷声
我站在石桥上,看树弯草伏
看大水柱旋转着扭动着,连天接地
看天上云盘越旋越快,越来越大
风吹起衣角凉飕飕的
水溅在脸上凉飕飕的
风暴眼摇摇晃晃像一个诱惑的入口
更像是在盛怒中等待确认的情绪
我站在没有单薄的石桥上,期待某些
比解梦先生更明确的暗示,但
还有什么更值得期待呢?从梦里出来
细节清晰如画,而当时静观风景的心境
像看一场置身事外的商业大片

2022.2.10.    长沙果林居 



站在谷山眺望

整整一个小时,我们在深隧的树林里行走
光一点点变亮,透过香樟、杉树的枝桠
麻雀和乌鸦时飞时停,清晨露水
在丝茅草锋利锯齿边沿,凝结圆圆的水珠
还没来得及滴下。偶尔传来蝉的叫声:唧——
短促,强劲,像在试探时间的正确性
站在谷山眺望,瓦蓝的弧形天幕下,城市
像细节清晰的沙盘模型,铮亮的小汽车
无声向前行驶,呈现这个时代前行的
速度。十年前,还有许多稀疏的旧街道
二十年前,湘江福元桥还没架起,浏阳河
以北能看到片片豆腐块的稻田;三十年前
观沙岭是杂草丰茂的小渔塘和农家红砖瓦屋
更远以前的老照片里,黑白灰的城市
身着汗衫草鞋的人们,局促地拥挤在石板街
推着独轮鸡公车吆喝前行。如今,城市
在七月的晨曦中散发崭新的时代形制和色泽
方块格式,错落,蓝色玻璃上耸立的白色尖顶
明亮的亚灰墙壁,流线型屋顶,暗红的学校
不远处高大橙色铁手臂显示这个城市
还在以可感知的速度继续生长。如同身边的
香樟和苦棟,它们的味道只有伴生蚁虫
才了然母体规律性,辛辣或苦涩,从而生长
抗体和淘汰制度。晨曦以可见的速度前行
如同城市历史,我们站在谷山,霞光
在城市天际线升腾,进入新一天的想像和秩序

谷山石

它隐藏在土层里,一个球体的
布满坑洼和棱角的大石头,在路中央
冒出青色的尖尖的角
纤细流畅的小路藤蔓般向上缠绕
如同谷山的执念,结出突兀的
块状果实,坚硬,不屈于水土
像中年人的孤寂和疤面倔强
它绊倒我,血液从尖痛的脚趾涌出
粘连洁癖症的白袜子——
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如果够多见识,你一定见过如此
偏见和倔强的人们,以自我之名
狠狠回击世界,将尊严
牢牢钉在自已的位置上。更多人绕开它
——会有一台挖掘机,或一把大锤
来平复这孤立于路中央倔强的愤怒
再之后,是否还有人记得,谷山路上
这个球状的,布满坑洼和棱角的石头
它曾拥有过不屈于水土的坚硬信念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