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

◎量山



深藏

我在记事本里写下:
尿垫,手术刀,以及不确定的钟摆。
晨光铺满了矮楼的屋顶,街道上
几个人走过时树冠发出微颤。
我们望着游弋的云朵,在五楼
洛威尔和飞鸟像光线,
穿过玻璃落在四病室的白床单上。
墙角处的绿萝尽量把手臂伸向光亮,
而天际线那么清晰,
秋蝉并不知道,
远处的山峦正在经历着什么。
它只是让嘶哑的声音围成了绿坝;
疾病的承重墙分开了左心室和右心室。
在药房与康复中心之间,
翻修的涂层把旧墙面深藏。
我们也会想到雪夜,把手伸向蜂窝煤的炉膛;
会对煤油灯下的飞蛾抱以同情。
那时我们都没有孩子,也没有腹痛。
作为冒险者,云层的步伐迟疑,
一一翻越孤山寨的塔顶。
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走,
你们的路边开满了灯盏的花朵。

2022.8.13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