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桑 ⊙ 皇帝的噩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雀舌(三首)

◎田桑



秋天

原野上长满了荆棘如敏感词。
落叶划过夜半的泥塘。雨
从陈旧的坑洼里爬起来,斜着身子
走进城市。风在城中梳头。
难道梳头的人只适合于怀旧

或者生锈?秋天来了,一只锈迹
斑斑的老蜘蛛把困顿于墙角的叹息
顺便梳了出来。自打逃离镜中
它还没敢扭身打量过自己——
咧开的嘴,像一只冻烂的梨。

我们早就忘了春之芬芳和夏日的
甜蜜素在味蕾上探寻与憧憬的
时光,就像一首郁闷的诗在精神病院
窗口探头探脑,被凶猛的落叶一巴掌
打落地上,零落成泥碾作尘。

           2021/9/10


黑蝴蝶

在空难现场,你又看见了它
一只黑蝴蝶

一只呆愣的黑色发卡

背弃了花园
现在又顺势背弃了天空

却没能逃过空难现场一则
新闻视频的潦草一瞥
你突然为此一愣


在刚刚被大雨冲刷过的现场泥坑中
散乱的遗物和一只泥水蒙面的黑蝴蝶


啊,一个黑色遗址                 
   
   2022/3/28



雀舌,或无所赠之诗

雀鸟无所赠,除了一小片
巧舌晾制之后附丽于味觉的
想象之美
绿莹莹的
在你的玻璃杯中

玻璃亦无所赠,除了把水搀扶起来
给它穿上一件
它不好意思拒绝的
性感玻璃内衣
为了展示那内在于
它有限物质属性的无限之境
那一片轻巧而开阔的云天
或早晨的树林——
百鸟翔集,雀舌鸣啭如簧
俨然被你亲睹、见证

而你更无所赠,除了欣喜于
茶之为物,对文化的攀附之心
以及对词与物互通款曲
暗箱操作的由衷敬意
以至于此刻
对一杯茶的品啜和审美
也似乎不值一提了——这岂不让
邀你来赏茶的朋友失望?
虽然他因此收获了一份意外的
失望之美

       2022/7/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