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上旬诗作

◎闻九排



预判

邻居周婶
快80的人
一向身体硬朗
最近突然状况频出
先是腿疼走不了路
接着又颈椎犯病
邻居万老太
跟母亲聊起她
“老婆娘年轻时
做活做得太狠
现在年纪大了
各种毛病
都找来了
她两条腿
现在已经
开始盘了
走起路来
一歪一歪的
不信走着瞧
她日后还会
瘫痪的”

2022/08/01

伦敦双层巴士

几年前
妻子陪小姨子
带夏令营孩子去英国时
买了一辆迷你玩具车
伦敦双层巴士
今儿将其
拿给外孙玩
谁知
小家伙对车
竟然痴迷到这种地步
走哪儿都舍不得松手
还抱着它睡了一夜
早上起来
一见到我
就举起它
“大公(外公)
车!”

2022/08/01

误判

午休起来
看了一眼窗外
发现是个阴天
决定不打伞
骑自行车
回父母家
没走多远
云层飘走
艳阳高照
一刻钟后
到父母家
衣服早已
汗湿透了

都是窗玻璃
没擦给害的

2022/08/01

休种

看母亲将屋后
小菜园里的
一小块儿
黄瓜秧拔了
担心母亲受累
赶紧出面阻止
“这段时间
正值三伏天儿
种啥都不好伺候
您老千万别下种”
“没准备下种
打算天凉后
种点儿白菜
这会儿种
最好的结果
也是与螺蛳(蜗牛)
对半分
搞不好
它还得大头呢”

2022/08/01

好问题

今儿上午
我没回父母家
膀粗腰圆的侄儿
抱父亲下床吃饭
没想到一不留神
把右上臂韧带
给拉伤了
侄儿问我
“为什么
你体重比我轻
胳膊没我粗
每天抱爷爷
反倒看着
轻轻松松的”

2022/08/01

一条菜瓜

母亲拿出
一条菜瓜
将瓜梢这头
切给我一圈儿后
又切下一圈儿
并分切成小块儿
让我喂给父亲吃
接着又切下一圈儿
给了小妹
剩下最后
靠近瓜蒂的
那一点点儿
归了她自己

2022/08/01

锅把手

前段时间
家里锅把手断掉后
想着这口锅不错
没舍得扔掉
找了一截木棒儿
给它配了个把手
妻子说
用起来是好用
就是看着不舒服
跟一个各方面条件
都不错的女人
男人死了后
又找了个
做苦力的男人样

2022/08/01

汪伦

妻子要我
多陪陪外孙
我说没时间
要写诗呢
她哈哈一笑
就你这水平
趁早别写了
写了也是白写
留不下啥名气的
还不如好好带外孙
哪天他成大诗人了
把你写入他的诗里
让你出个名儿
就像李白写的
那个汪伦样

2022/08/01

洗澡

天快黑时
外孙跟着妻子和女儿
上外面玩了回来
不愿意洗澡
女儿说
洗了澡
就可到外公床上
跟他一起玩去
小家伙一听
立马兴奋起来
自个儿忙不迭地
又是脱衣服
又是脱鞋子
嘴里还
哼哼唧唧的
催促大人快点儿
生怕时间被耽搁了

2022/08/01

酒杯

晚饭照例要
喝一瓶啤酒
把专属酒杯
拿到卫生间
冲洗了一下
回到饭桌前
侄儿提醒我
酒杯没洗干净
杯底疑似有脏物
仔细看了看
居然是两块霉斑
侄儿说看样子
这东西长出来
应该有几天了
也就是说
我这两天
一直在用这只
没洗干净的酒杯
唉,早几年
我还在笑话
父亲这样子呢
没想到这么快
就轮到我了啊

2022/08/01

面包

在超市买了
一袋儿面包
给父母过早
母亲叮嘱我
“面包太贵了
以后再莫买
我每天早上
买一块钱馒头
就够我和你爸
两个人吃的”

2022/08/02


奖杯

给外孙喂饭
小家伙不专心吃
指着电视柜上方
一只黑孔雀雕塑
一遍遍叫着
“鸟,鸟,鸟”
意思要我喂饭
给那只孔雀吃
我告诉他
“那是一只石头鸟
是外公读大学时
写小说得的
二等奖奖杯
你妈小时
拿它玩时
将其摔破了
外公用糯米饭
将其粘好了”
妻子不屑道
“啥破奖啊
上面又没
写一个字
谁能证明
这是只奖杯”

2022/08/02


休工

当腻子工的小妹夫
下午没上班
问他放假了吗
他说
干我们这行的
哪儿有假放呀
是我们自己
休工了
刚才吃完午饭
工头赶过来
招呼大家上工
没一个人动身
最后
一个年长工友
跟工头说
今天气温太高
还是保命要紧
哪怕认定我们
上午白干
不给工钱
也得休工
工头这才同意
大家回家休息

2022/08/02


南瓜换米

1970年代
家里粮食不够吃
只得用菜充粮食
记得有一年
吃南瓜吃得
见了都要呕吐
刚好母亲那边
一个远房亲戚
住在丘陵地区
家里缺菜吃
主动提出用大米
跟我们家换南瓜
第一次
20斤大米
换走一担南瓜
后来母亲送了
一担南瓜过去
那家人说没米
暂时赊欠着
没想这一赊
就是几十年

2022/08/02


失败的试验

小时候
有年家里
南瓜大丰收
一时吃不完
我想出个鬼点子
打算制作南瓜干
切了几个大南瓜
晒了满满一簸箕
南瓜片儿
没想招来了
成群结队的绿头苍蝇
想尽各种办法驱赶不走
嫌苍蝇叮过的南瓜太脏
最后只得
将这些南瓜片儿
全部给猪吃了

2022/08/02


化解

父亲又从床上
掉下来了
母亲一个劲儿自责
说她帮父亲翻身后
没把他安放好
其实要自责的是我
没全心扑在父亲身上
如果能够24小时陪护
就不会让母亲受累
为化解母亲心结
我开玩笑说
“爸爸的孽
还没遭满
一时半会儿
还死不了的”
母亲听后
这才释怀了

2022/08/02


再犯

中午喂外孙
小家伙不太爱吃苋菜和秋葵
点着要吃南瓜红薯毛豆
每次喂他吃南瓜红薯毛豆时
都跟他提出
先吃点儿苋菜和秋葵
迫于我的坚持
他也只能认了
其实
这个错误举动
就在几天前
已被女儿批评过
真没办法
类似这样的东西
早已深入我的骨髓

2022/08/02




马路边行道树
长高了
将广告牌遮住
差不多有一年吧
今儿上午
一辆吊车
几个工人
让广告牌
快速长出一大截儿
高过了行道树
大约两米左右

2022/08/02


打架

祖父去世早
父亲一生老老实实的
我们家在生产队
或多或少
都是吃亏的人家
那年
我15岁
生产队分稻草
我在旁边看着呢
差我家12斤
掌秤的保管大人
让他女儿去旁边
随便拉一捆烂草
扔到我们家草堆上
瞬间点燃了我心中
复仇的火种
将他女儿打了一顿
还把他骂了一顿
并警告他
再也别想欺负我们家
从此,别说他了
整个生产队
都没人
敢欺负我们家

2022/08/02


冰镇香瓜

晚上吃下
半条冰镇香瓜
没想
一个小时之内
竟拉了两泡尿
服老的同时
忽然想到
咱也经常
利用一个素材
写出两首诗啊

2022/08/02


混鸡蛋

在父母家
准备晚饭
鸡蛋打破后
发现黄颜色
微微暗红
我问母亲
“是土鸡蛋吗”
“不是
这鸡蛋卖18
一板便宜3块钱”
听着不对劲儿
打算扔掉
“是不敢多买
我只买了10个
跟好鸡蛋混下
还是可以吃的”
母亲边说
边拿出一个
她说的好鸡蛋
敲破后
蛋黄颜色
果然正常多了
俩鸡蛋搅合后
母亲笑着说
“你看,这不
跟平常一样吗”

2022/08/03


莴笋叶儿

母亲跟我聊着
父亲过往的
一些事儿
小妹插嘴说
家里种菜那会儿
有年父亲去买菜
将嫩莴笋叶儿
当作油麦菜
卖给别人
多买了几块钱
父亲用这些钱
买回6个油饼
给祖母和她
还有侄女
一人两个

2022/08/03


暖水瓶

一个男人
拿着一只暖水瓶
到弟弟杂货店来
说不保温
弟弟忙着
接待其他顾客
没及时接待那人
在店里帮忙的小妹
看着那人取出内胆
往马路边走去
估计他要摔掉
转了转身
装作没看见
实则一直用
眼睛余光看着
见那人将内胆
高高举起
使劲儿砸下去后
小妹大声喊道
“你砸它干什么
不保温
可以帮你换呀
你现在把它砸了
那就只能
重新买一个”

2022/08/03


门口白果树

进入伏天后
门口两棵白果树
一直蔫不拉几的
这段时间
母亲隔天给它们
各浇上一桶水
心说
这等于它们
享受到
老天的特殊照顾
隔天要承接
一场中雨啊

2022/08/03


核酸检测

市里发通知
要求近5天内
进入公共场所的市民
主动配合做核酸检测
小妹夫打算
明儿一大早
就去排队
以为他不上工
要去干啥事儿
他说没啥事儿
每天买菜
要进超市
万一不做
不让进呢
小妹笑了
这么多人
天天买菜
你见谁做过呀
超市总不会傻到
把顾客
都堵在外面吧

2022/08/03


路遇

下午1点多
骑车回父母家
走到肖家台时
遇到一个
自族的长者
沿着马路边
走走停停
在花坛里寻找什么
有时捡起一块纸板
又放回去
有时捡起
一个塑料袋儿
将其整理好后
塞进灌木丛里
看了会儿
不禁恍然大悟
哦,他很可能
跟父亲一样
得上了
老年痴呆症

2022/08/03


买枣子

小妹夫早上
上超市买菜
顺带买回
一斤多枣子
小妹看价格
10块钱/斤
气得骂起来
“你个苕货
当着那么多人面儿
买这么贵的枣子吃
这不是成心要把我
和女儿的低保
给拱掉吗
想吃的话
暂时憋段时间
等价格降下来
再买不行吗”

2022/08/03


枣树

父母小区
一户人家门前
栽种了
一棵枣树
枣子将树枝
都快压断了
母亲说
现在孩子少
加上吃的东西多
所以没人采摘
小妹说
那棵树上的枣子
肯定不好吃
哦,这是一道多选题
母亲和小妹的答案
都对

2022/08/03


记忆力

今天整理上月诗作
发现自个儿在
《芝麻粒儿(887)》中写道
“我是不是成了
葛朗台呀
从抽屉里
找出一串儿衣服扣
让外孙止住了哭”
这个典故
不是出自果戈里的
《死魂灵》吗
唉,距离花甲之年
还差那么几年呢
咱记忆力
咋衰退成
这样儿了呀

2022/08/03


纽扣电池

将外孙玩具车里
3粒纽扣电池换下
给小家伙玩了会儿
收回来时
少了一粒
心想
他该不会把那粒电池
吞进肚子了吧
转而一想
应该不会
至今还没见过他
把不能吃的东西
放进嘴里
不像我小时候
都好几岁了
还经常把扣子和
硬币之类的东西
搁嘴里含着
像现在人
嚼口香糖样
记得6岁那年
五一节
一家人到照相馆拍照时
我把两个贰分钱硬币
一起吞进了肚子里

2022/08/03


混鸡蛋

在父母家
准备晚饭
鸡蛋打破后
发现黄颜色
微微暗红
我问母亲
“是土鸡蛋吗”
“不是
这鸡蛋卖18
一板便宜3块钱”
听着不对劲儿
打算扔掉
“是不敢多买
我只买了10个
跟好鸡蛋混下
还是可以吃的”
母亲边说
边拿出一个
她说的好鸡蛋
敲破后
蛋黄颜色
果然正常多了
俩鸡蛋搅合后
母亲笑着说
“你看,这不
跟平常一样吗”

2022/08/03


莴笋叶儿

母亲跟我聊着
父亲过往的
一些事儿
小妹插嘴说
家里种菜那会儿
有年父亲去买菜
将嫩莴笋叶儿
当作油麦菜
卖给别人
多买了几块钱
父亲用这些钱
买回6个油饼
给祖母和她
还有侄女
一人两个

2022/08/03


暖水瓶

一个男人
拿着一只暖水瓶
到弟弟杂货店来
说不保温
弟弟忙着
接待其他顾客
没及时接待那人
在店里帮忙的小妹
看着那人取出内胆
往马路边走去
估计他要摔掉
转了转身
装作没看见
实则一直用
眼睛余光看着
见那人将内胆
高高举起
使劲儿砸下去后
小妹大声喊道
“你砸它干什么
不保温
可以帮你换呀
你现在把它砸了
那就只能
重新买一个”

2022/08/03


门口白果树

进入伏天后
门口两棵白果树
一直蔫不拉几的
这段时间
母亲隔天给它们
各浇上一桶水
心说
这等于它们
享受到
老天的特殊照顾
隔天要承接
一场中雨啊

2022/08/03


核酸检测

市里发通知
要求近5天内
进入公共场所的市民
主动配合做核酸检测
小妹夫打算
明儿一大早
就去排队
以为他不上工
要去干啥事儿
他说没啥事儿
每天买菜
要进超市
万一不做
不让进呢
小妹笑了
这么多人
天天买菜
你见谁做过呀
超市总不会傻到
把顾客
都堵在外面吧

2022/08/03


路遇

下午1点多
骑车回父母家
走到肖家台时
遇到一个
自族的长者
沿着马路边
走走停停
在花坛里寻找什么
有时捡起一块纸板
又放回去
有时捡起
一个塑料袋儿
将其整理好后
塞进灌木丛里
看了会儿
不禁恍然大悟
哦,他很可能
跟父亲一样
得上了
老年痴呆症

2022/08/03


买枣子

小妹夫早上
上超市买菜
顺带买回
一斤多枣子
小妹看价格
10块钱/斤
气得骂起来
“你个苕货
当着那么多人面儿
买这么贵的枣子吃
这不是成心要把我
和女儿的低保
给拱掉吗
想吃的话
暂时憋段时间
等价格降下来
再买不行吗”

2022/08/03


枣树

父母小区
一户人家门前
栽种了
一棵枣树
枣子将树枝
都快压断了
母亲说
现在孩子少
加上吃的东西多
所以没人采摘
小妹说
那棵树上的枣子
肯定不好吃
哦,这是一道多选题
母亲和小妹的答案
都对

2022/08/03


记忆力

今天整理上月诗作
发现自个儿在
《芝麻粒儿(887)》中写道
“我是不是成了
葛朗台呀
从抽屉里
找出一串儿衣服扣
让外孙止住了哭”
这个典故
不是出自果戈里的
《死魂灵》吗
唉,距离花甲之年
还差那么几年呢
咱记忆力
咋衰退成
这样儿了呀

2022/08/03


纽扣电池

将外孙玩具车里
3粒纽扣电池换下
给小家伙玩了会儿
收回来时
少了一粒
心想
他该不会把那粒电池
吞进肚子了吧
转而一想
应该不会
至今还没见过他
把不能吃的东西
放进嘴里
不像我小时候
都好几岁了
还经常把扣子和
硬币之类的东西
搁嘴里含着
像现在人
嚼口香糖样
记得6岁那年
五一节
一家人到照相馆拍照时
我把两个贰分钱硬币
一起吞进了肚子里

2022/08/03


羊奶

大妹给母亲
买来6盒羊奶
小妹说
“长这么大
还从没喝过羊奶呢
不知道好不好喝”
大妹说
“你自个儿去买呀”
“我才多大个年纪
现在就开始喝补品呀”

2022/08/04

废旧回收

干这行的
清一色老哥哥
今儿意外遇到
一个中年女人
骑着一辆
两轮电动车
车头挂着个
小小电喇叭
一路吆喝着

她只回收
旧手机
旧电脑
和长头发
也许
刚干这一行
业务还没做开

2022/08/04

啤酒

父母家这边
啤酒完了
还不等我回来
母亲已买回一件
并已冰镇好一瓶
供我晚餐时喝

2022/08/04

人小鬼大

小外孙
1岁8个月
喜爱粘着大人
让大人陪着他玩
如果大人看手机
就把手机夺下
搁到一边儿
大人想瞅空
干点其他事儿
他就喊着要撒尿
要大人送他上厕所
一旦抱上或拉上了
他就不愿松开
妻子又恼又喜
“这孩子
人小鬼大”

2022/08/04

警惕

喂外孙吃饭
小家伙点着
要吃毛豆
一个劲儿喊着
“毛!毛!毛!”
偏巧今儿妻子
没买毛豆
只好将豇豆
用铁勺戳断
喂给他吃
“这是豇豆
是毛豆的表哥
也很好吃的”
女儿说
“有你这么个外公
他以后这张嘴
谁说得过啊
只怕以后
都没老师
敢教他了”

2022/08/04

网络留言

看到一篇
湖北高校综述的文章
见对长江大学的介绍
并不很准确
便留言说
“长江大学
还是有实力的
稍稍努力一下
或许可挤进前10”
一个网友回复道
“竟然说这种话
长大毕业的吧”
本想回复他
我合工大毕业的
想想
还是作罢了

2022/08/04

胸罩

一阵大风
将一只胸罩
吹到家门口
母亲将其捡起
挂在门口晾衣架上
一直没人前来认领
见其成色蛮新的
母亲欲将其
送给小妹
气得小妹
把母亲大吼了一顿
“这东西您老人家
要它做什么
连做抹布
都不可以的
胸罩
凶兆
您老不懂吗”

2022/08/04

祥云

下午回父母家
出门刚走了
百十来米
一朵祥云
不期而至
飘浮在头顶上
跟我自行车同速
一路向北
护送我到家
免除了
暴晒之苦

2022/08/04

工作成就

跟女儿聊天
她问我
参加工作33年
有啥工作成就
我说容我想想
想好再告诉她
现在想好了
但不想跟她说了
实在说不出口啊
因为每一个成就
都他妈在忽悠人
还不如没有成就
所幸的是
在分管行政审批
工作的那几年里
帮忙一些
企业和个人
规避了不少
法律风险
做了点儿人事

2022/08/04

七夕的鸦鹊

小时候
听祖母讲
每年一到
七夕这天
人间的鸦鹊
便都飞到天顶上
给牛郎和织女
搭桥去了
所以这一天
我们地上的人
都听不到
鸦鹊叫

2022/08/04


思想工作

女儿回父母家来
母亲逮着机会
给她做思想工作
要她再生个孩子
“一个孩子日后
在这世上生活
太孤单了
以后有个事儿
连个商量的人
都没有”
不知这话
打动女儿没有
反正我听了后
动心了

2022/08/05

学车

侄儿上午学车回来
说下午天太热
不去了
母亲问
“其他人去不去”
“大多数人不去”
“为什么有人还要去呢
难道他们不怕热吗”
“不是
应该是他们练的项目
上午还没学会”

2022/08/05

理想

女儿问我小时
有没有过理想
不禁想起
初中毕业
那年暑期
在家看书
突然开悟似的
自以为掌握了
写作文的套路
然后
激动地跟祖母说
“我以后
要靠写书赚钱
给您老人家花”

2022/08/05

心声

妻子跟女儿
谈起她一个
年轻女同事
生了两个小孩
两边老人
都不帮忙带孩子
她要一边上班
一边带孩子
很辛苦
她老公不让她上班
让她就在家里
专心带孩子
她说她喜欢教书
不教书
心里面就发慌
我跟她不一样
如果有人
叫我不教书
我会高兴死了
女儿问她
最喜欢干啥
妻子说
当个售票员什么的
只需坐那儿
收钱找钱

2022/08/05

废品回收箱

傍晚
从父母家出来
看到邻居万老太
将一包垃圾
塞进了
废品回收箱里
见我看了她一眼
她冲我笑着解释道
“听说这个箱子
是私人老板
安放这儿的
他把我们平时
送过来的衣服
打包卖到国外
赚了不少钱
你说这事儿
气不气人呀”

2022/08/05

肉钱

父亲房间
日光灯不亮
换了根灯管
也不行
母亲说
“叫小黄来”
小妹说
“小黄来要收费”
“他跟你二哥关系
那么好
我们几家的电线
都交给他安装的
这点小活儿
他还收费呀”
“怎么着他也要
收个3、50块”
后来
侄儿从弟弟店里
拿回灯座灯管
我自个儿动手换好了
母亲说
“你搞好了
等于为你爸赚了
半个月的肉钱”

2022/08/05

好心办坏事

妻子买回的
绿皮香瓜
松软香甜
想着母亲
牙口不好
胃口也不好
平常不敢吃瓜
这个品种的香瓜
适合母亲吃
硬撺掇她
吃了一块儿
10分钟不到
母亲就叫胃不舒服
赶紧喝了一包午时茶
才说胃里
平和下来了

2022/08/05

高温天气

最近连续高温
父亲房间空调
一直开在24°C
每天只有早晚两次换气
加起来大约半小时
换成电扇吹着
母亲说
“这段时间
可不能有啥闪失
万一老东西
扛不住
两腿一伸走了
这么热的天儿
不好办事儿”

2022/08/05

带孩子

在时代广场
儿童娱乐区
几个4、5岁的孩子
抱着铁管往上爬
都没爬多高
还不到1岁9个月的
小外孙见了之后
也学着小哥哥们
抱着铁管往上爬
那些孩子家长
起初一个个
看笑话似的谈论着
没想
外孙竟然能
爬到近2米高
见女儿只顾拍照
并不上前护着外孙
转而议论女儿
太不懂事
不会带孩子

2022/08/05

傍晚

把父亲安顿睡下
打算陪着母亲
再坐会儿
母亲缺一个劲儿
催我早点儿回去
坚持坐了10来分钟
被蚊子叮了3个疙瘩
母亲不失时机说道
“看见没有
连蚊虫都向着我
希望你早点儿回去
你要再不走
它们还会
继续咬你”

2022/08/05


母亲种丝瓜

母亲在屋后
栽种了几棵丝瓜苗
从3楼窗户那儿
放下几根绳子
丝瓜藤顺着绳子
一层层往上爬着
如今
已将后墙上的
几个窗户
全都遮盖住了
母亲说
这样屋里凉快
而且结的丝瓜
也不怕摘不够
站在屋里
手一伸
就可以摘到

2022/08/06

养南瓜

小菜园的南瓜藤
爬到水泥地上
没法儿扎根
长出的南瓜仔
相继打蔫儿死掉
母亲看着怪心疼的
上别处挖了些泥土
堆在水泥地上
让瓜藤扎下根
然后天天给它浇水
再后来长出的南瓜仔
不仅都活下来了
而且越长越大
母亲笑着说
种瓜也得
跟抚孩子样
随时处处
花些心思

2022/08/06

外孙的未来

母亲看外孙
爬铁管
能爬两米来高
一番啧啧过后
笑着说道
“这孩子
以后长大了
要么去当武打演员
要么去当武警”
小妹说
“还是当武打演员好
赚的钱多”

2022/08/06

核酸检测

社区组织
核酸检测
邻居当中
年纪大的
都不愿意去
社区副主任
大声嚷嚷道
“又不要你们
掏一分钱
国家免费
给你们做
还有啥
不情不愿的”

2022/08/06

卖冰棍

连着几天
路过大转盘
都能看见一辆
白色小车
停在马路边
车顶架着个电喇叭
一遍遍吆喝着
“厂家直销奶牛冰棍
欢迎前来品尝购买”
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发现车后备箱
和后座上
分别搁着
一床棉絮
哦,冰棍裹在
棉絮里面呢

2022/08/06

路遇

上午回父母家
走到时代广场附近
眼前一亮
只见女同事J
打着把太阳伞
迎面走来
刚要打招呼
发现认错人了
我操
这么熟的人
也能认错啊
转而一想
也难怪
虽说一栋楼进出
但最近几年里
真正见面机会
并不多
关系早已疏远
不如从前了

2022/08/06

大西瓜

一大早
岳父打电话来
说昨儿家里来客
带来两个大西瓜
一个快20斤
他和岳母俩
杀开吃不了
让我去拿回来吃
我说这么大西瓜
杀开也吃不完
他说那咋办啊
妻子插话道
您老拿到
旁边公园里
杀开后
送给人吃呗

2022/08/06

编外教师

妻子从教30多年
教过太多学生
1998年那届
因为两个班
学生加起来
多达180余人
教学量太大
3年中
我一直在旁边助力
帮忙阅卷和改作业
以致毕业20多年后
学生请客
妻子手机落家里
班主任电话打给我
忍不住想知道是谁
“你不认识的
金正超”
“哦,当时的班长
成绩全年级第一”
“伙计,听上去
咋像你教过他啊”

2022/08/06

师父

20多年前
妻子教学繁忙
经常一大堆试卷
带回家熬夜
想到自个儿英语
还有点儿底子
试着帮她阅卷
没想
后来越干越起劲儿
每次考完之后
把两个班的学生成绩
全部手抄在备课本上
一轮轮做分析
普遍撒网之下
也重点关注
总成绩好的
英语成绩好的
其他科成绩好
英语成绩差的
经常在试卷上
附上一首打油诗
鼓励和鞭策学生
那一届
妻子教的两个班
英语高考平均成绩
全校冠亚军

2022/08/06

猫打架

家属院里
两只猫
狭路相逢
彼此呲牙咧嘴
发出嚎叫声
却并不交手
仿佛
两个打架的人
在用话斗狠

2022/08/06


立秋,秋未到

今儿午休
本打算开空调
妻子说
“都立秋了
何况今天风大
开着门窗睡
舒服得很
再不行
可把电扇打开”
遵照妻子吩咐
睡下了
没想
20分钟不到
被热醒了
窗外吹来的自然风
电扇吹出的人造风
都是火风

2022/08/07


矫情

妻子学生
给她送来
4灌野生蜂蜜
她让我带2瓶
给母亲喝
打开包装
看了看
感觉还不错
正要拿走
妻子问道
“妈妈她
喝蜂蜜吗”
听着不是味儿
我又把蜂蜜
原封不动
放回去了

2022/08/07


打断父亲午休

午休起来
父亲还在
酣睡之中
到了抱他起来
吃水果的时间
母亲拦住我
“再让他多睡会儿”
约10来分钟样子
我违抗母令
把父亲抱下床来
小妹在旁边助威道
“他这个情况
跟婴儿
没啥区别
睡的时间
多的是
想啥时睡
就啥时睡”

2022/08/07


骑马

活了50多岁
有且仅有过
一次骑马
还不用自掏腰包
那是2012年10月
在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单位组织的一次出游中
两个女同事
想要骑马
所有男同事
都想歇下来打麻将
把护花使者的职责
让给我了

2022/08/07


秋老虎

秋老虎
正处于
发情期
惹不起
躲得起
下午回父母家
从空调房出来
打着一把雨伞
选树荫下走
骑车15分钟
仍旧是
满身大汗

2022/08/07


雨伞

下午一点多
回父母家
在十字路口
等信号灯时
旁边一个骑电动车
穿着防晒衫的大姐
冲我笑了
“要打伞
就打把太阳伞唦
咋打了把雨伞呢
这么大的太阳
打雨伞
有个屁用啊”

2022/08/07


打弯洞

母亲跟大妹
打听外甥女
谈朋友情况
几次碰壁之后
逮着女儿回来的机会
跟女儿打听
“你们两个
小时候关系最好
她肯定跟你说过
她谈朋友没有”
女儿诚实
跟母亲说了
“正在谈
但还没定下来
如果定了的话
国庆节
会带回来
见你们的”
母亲听了
笑得合不拢嘴
“我就是打听下
又不是逼她”

2022/08/07


铁姑娘

40多年前的
大集体时期
每到双抢季节
生产队就会在
全队姑娘们中
挑选出20个
身体素质好
劳动能力强的
组成一支
铁姑娘战斗队
让她们
起带头示范作用
这些姑娘们
也不负众望
每次都能
提前完成收割
或插秧任务
获得生产队奖励
每人除多休3天假
还能得到一条
印着
铁姑娘战斗队纪念
8个红色字样的
白毛巾

2022/08/07


立秋

跟母亲聊着天气
说到立秋的话题
又说起40多年前
大集体时期
这个时候
刚好忙完双抢
插完晚稻秧
生产队按惯例
要放三天假
母亲终于可以歇下来
给一家人做点儿好吃的
其实
也就是把平常菜
换个花样儿
比如
油炸南瓜花
油炸苋菜叶儿
油炸豇豆
中午再做一盆凉粉
睡了午觉起来
每人吃一碗

2022/08/07


撒谎的男人

在父母小区
摸排疫情
发现一个从海南
回来的中年男人
让他跟社区报备
他说不知道怎么报告
我把情况告诉社区后
工作人员联系他
他撒谎说
他人不在本地
已经到武汉了
我说怎么可能呢
前后不过10分钟
他坐火箭过去的吗
并把他在家的照片
发给了工作人员

2022/08/07


6个谢谢

骑着自行车
快到圆通寺路口
看见马路对面
一个骑电动车的女人
带着两个孩子
停在路边
疑似在跟人打听路
拐上圆通寺路不久
女人骑着电动车
从身边超过
又停在一户人家门口
打算下车
我边走边问她
“有啥事儿吗”
“给孩子打针”
“打疫苗吗”
“就是打普通针”
“找社区医疗室吧
就在前面100米
靠路右侧”
女人对我
连说2个谢谢
后来赶上我后
又说了2个谢谢
到医疗室又是2个

2022/08/08

下坡

下午一点钟
回父母家
走到人民医院北边
一段长长的下坡路上
路上没有行人
只有一个大姐
骑着一辆破自行车
两条腿叉开
替代刹车
蛇形往下溜着
骑到平路时
刚好赶上她
我说
“你中学物理
学得不错啊”
她哈哈大笑道
“我一个农村老婆婆
哪儿学过什么物理呀
就是凭经验
这样子下坡
能够溜得慢点儿”

2022/08/08

厨技

我的厨技
来自祖母
看似是这样
但仔细一想
觉得还是来自
不曾谋面的祖父
虽说他死得很早
没把厨艺
传给父亲
再由父亲传给我
他可把厨艺
传给了祖母
再通过祖母
传给了我
祖母生前
无数次在我面前
夸奖祖父厨艺
这就是证据

2022/08/08

冰镇菜瓜

妻子买的菜瓜
不咋的
大家都不喜欢吃
我将其去皮
切成小块儿
加入白醋和砂糖
再加入一点点水
刚好将其淹没
放入冰箱冷冻室
半小时后
一盆冰镇菜瓜出笼
妻子看我吃得津津有味
“啥味道”
“说不出口
吃了就知道”

2022/08/08

南洋风

立秋转天
一阵阵南风
吹进来屋里来
虽然凉快了许多
但还是不及开空调
来得舒服
不禁想起
小时候
祖母习惯
把夏天的南风
称作南洋风
每次刮起时
她就不高兴
“这么大的南洋风
把田里的豇豆茄子
都给扇死了”

2022/08/08

千万富翁

尽管对物质生活
并不太在意
但有时候也难免
被妻子裹挟一下
伤感一阵儿后
开始自我安慰

咱家这套房子
150多平米
搁在北京
不说三环
就是五环旁边
也他妈要值个
千八百万吧

2022/08/08

女儿的经历

20多年前
女儿拿着
我用胶带
给她粘成一摞的
一角钱硬币
去小卖部
买冰棍吃
店主给她冰棍后
又找给她一个
5角的硬币
她正在回忆
刚才到底是
给了5个一角
还是10个一角
同学一把
将她拉走了
回来跟我确认
是5个一角后
发现口袋里的
那个5角硬币
早已不翼而飞
女儿说这事儿
让她明白了
不是你的
就一定不是你的
一刻也不要犹豫

2022/08/08

生活细节

这是女儿帮助我
回忆起来的
以前经常收到
一角钱的硬币
时间长了
家里聚了不少
每次拿去用时
我都会提前
用胶带
将它们粘成
5个一摞的
或10个一摞的
方便携带和使用

2022/08/08

一角钱

女儿说
她读小学一年级时
有次我送她上学
在校门口
看地上躺着
一角钱
我不好意思捡
让她去捡起来了
“但我能够感受到
你觉得这么做
是不对的
所以从那以后
我再没捡过
地上的钱
和其他东西”

2022/08/08

天经地义

在父母家
正趴在笔记本电脑上写诗
小妹走过来看了一眼
突然问我
天经地义
怎么解释
脑子里
稍稍过了一下
发现并不能给她
一个很确切的回答
便把她支走了
写完诗
悄悄儿上网
查了一下
等着她下次
再问

2022/08/08


午餐冷饮

天太热
不想下楼买酒
午餐时候
自个儿用凉白开
加入白砂糖

调了一杯冷饮
放入冰箱里
冻了一刻钟
拿出来边吃边喝
替代冰镇啤酒
吃得还不错

2022/08/09

老婴儿

下午回父母家
帮父亲
吃了一个梨子
喝下一杯茶后
在旁边打开电脑
上网读诗
父亲一直叫着
也不知道他哪儿不舒服
明知道说了父亲听不懂
还是一遍遍问他咋了
一遍遍安慰他不闹
看他坐够一个小时
抱他上床睡下
这才发现
父亲拉便便了
帮他处理完后
父亲再也不哼唧了
很快入睡打起鼾来
母亲叹气说
唉,你爸啊
跟个婴儿样
要拉不会说
只知道跟人吵闹

2022/08/09

纳凉

父亲房间大
开着一台柜机
我在里面上网
小妹两口
侄儿和母亲
都进来纳凉
发现父亲拉便便时
小妹两口和侄儿
立马起身走了
只有母亲留下来
帮我清理
其实
即便他们不走
我也会把他们
统统赶走

2022/08/09

儿子

前段时间侄儿说
弟媳咽喉不舒服
问我怎么办
我说母亲身体不舒服
都是我自个儿上网
边学边诊断
他也可这么做
何况他正在读
医学检验技术专业
今儿他又跟我说起
弟媳病情
问他上网查了没有
他说查不到
想起母亲
极不典型的症状
我都查到了
便甩给他一句
“你得想想
为啥同样作为儿子
我能帮我妈看病
你却不能
给你妈看病”

2022/08/09

秀才学医

弟媳咽喉不舒服
上医院检查
片子显示
咽喉部有黄色小滤泡
问医生啥情况
医生说没啥
问吃点什么药
说不需吃药
弟媳病急乱投医
自个儿吃消炎药
甘草合剂
输液什么的
几个月下来
也没多大改观
今儿帮她
上网查了查
嗨,不就是
慢性咽喉炎吗

2022/08/09

挪车

后院一个年轻女人
带着两个孩子
从楼上下来
打算骑电动车出门
发现自个儿电动车
被另外两辆电动车
围堵在墙边儿
看她没怎么费力
就把两辆电动车
轻松挪走了
心说
还是壮实好啊
如果换成妻子
都不知道
要费多大劲儿
花多长时间
才能把自个儿电动车
从里面推出来呢

2022/08/09

银行电信

银行相继发来
两条手机短信
提示有两笔钱入账
第一笔钱入账后
金额多出几千块
第二笔钱入账后
余额不但没增加
反倒少了几千块
妻子建议我
到单位和银行去
面对面咨询一下
看是不是搞错了
或者遇到电信诈骗
临出门时
登录手机银行
查看了一下
这才弄明白
原来是两条电信
收到的时间顺序
出错了

2022/08/09

穿蓝色T恤的男人

后院门口
一个身穿
蓝色T恤的男人
骑着一辆电动车
进到院里
在西单元
停了下来
前面踏板上
堆满了东西
只见他抬腿
潇洒地
从后面撂过
下车后拿出手机
开始给人打电话
咦,没想会传出
优美动听的女声
仔细瞅了一眼
他胸部
我操
原来是个
假小子

2022/08/09

保护

小外孙学说话
都半年多了
一直把外婆
叫成婆外
把外公
叫成大公
试图更正过
发现一点儿
都不管用
转而一想
叫成这样
有什么关系呢
称呼跟名字一样
不就是一个符号吗
他这么叫我们
也是一种创新啊
好吧
那就让我们保护好
他的这份创新能力

2022/08/09

致敬

新浪微博上
有人转发我的诗
看不见
有人点赞我的诗
也看不见
想感谢一下
如此神秘的读者
都不可能
好吧
那就让我写下这首诗
向好心人致敬

2022/08/09


一包饼干

20多年前
母亲那边
一个表叔来家里
找父亲办事儿
带来一包饼干
作为上门礼
父亲留他吃饭
见家里菜不够喝酒
让小妹赶紧去菜市场
补些菜回来
小妹说
“这包饼干
都过期了
凭啥还留他吃饭呀”
父亲说
“他带来的是心意
礼物好坏
都不重要”

2022/08/10


好日子

将父亲抱下床
安坐在椅子上
给他喂饭时
父亲一直
闭着眼睛
母亲说
以前大集体时期
生产队里头
有几个翘脑壳
连队长也不敢管
那些人整天念叨的好日子
就是坐着吃睡着想
冇得吃的找队长

2022/08/10


曾几何时

父亲一生
并不馋酒
可在我们小时候
只要喝酒回来
几乎次次喝大
有一次
赶上下雨
回到家后
整个儿变成
一个泥人了
帮父亲洗澡时
他突然不省人事
吓得母亲和我们
一个个哇哇大哭
后来长大了
才明白过来
那会儿
我们家孩子多
属缺粮户
父亲总想着
与生产大队干部
搞好关系
可私下里
多弄点儿粮食
让我们吃上饱饭

2022/08/10


回娘家

女儿从长沙回来
住了快俩月
今儿跟我说
“在家太舒服了
妈妈能让我身体
得到休息
你呢
能让我心理
得到放松
真想一直住下去
等孩子长到上学
再回长沙去”

2022/08/10


外孙作息

小外孙
还不到两岁
正常睡眠时间
在14小时左右
可他每天夜里
最多睡10小时
最近越来越短
8小时都困难
大早醒来
就想爬起来去玩
本来没打算约束他
后来一想
不如趁机
让他开始学习
接受社会规则
于是给他制定
作息时间表
晚上9点半睡觉
第二天不早于6点半起床
即便醒来也要躺在床上
妻子说你这样带孩子
太没人情味儿
跟在行政单位里
管人一样

2022/08/10


化尴尬为娱乐

一大家子
坐在一起
有说有笑
侄儿屁股底下
突然一阵响声
小妹说
“你真有能耐啊
连放个屁
都能放出调调儿
跟别人吹口哨似的”
侄儿笑了
“响屁不臭
惹气人怄”
大家不约而同
哈哈笑了起来

2022/08/10


带外孙睡觉

这两天
外孙跟着我
和妻子睡
夜里一声哼唧
两个人往往会
同时醒来安抚
女儿知道后
提出还是跟她睡
“跟你们一起的话
闹得两个人
都睡不好
这个成本太大了”
我和妻子都说
没事儿
其实吧
我心里头
还是有点儿担心的
就怕时间长了
影响到我写诗

2022/08/10


我写诗

不会为某刊物去写
不会为某选本去写
不会为某公众号去写
不会为社交需要去写
不会为某主义去写
不会为某流派去写
不会为混圈子去写
不会为讨好某人去写
不会为某种利益去写
我只会为我自个儿
活得开心而写

2022/08/10


跟女儿商量带外孙的事儿

女婿一心
扑在公益支教上
女儿近乎一个人
带外孙
还要做些线上工作
实在太辛苦了
今儿跟女儿商量
能不能国庆节过后
她跟女婿回去
把外孙留给我们带
“请你相信
我有能力
把他带好
即便带不出
一个2.0版的你
带成1.1版的你
肯定没问题”
女儿笑了
“有我摆在眼前
当然相信你
有这个能力”

2022/08/10


小粉蝶

打开客厅窗户
一只小粉蝶
飞了进来
目光追着它
落到沙发上
抱着小外孙
到跟前细细观察
小粉蝶再次飞起
向玄关那儿飞去
眼神儿不好
跟丢了
过了会儿
带着外孙
到那儿查看
唉,我们到晚了一步
小粉蝶不小心
碰到玄关角落的
一张迷你蜘蛛网
被一只小蜘蛛
给杀死了

2022/08/10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