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世界宁静|2022年7月诗歌(108首)

◎刘傲夫



提取

驱车
30公里
来到漫水河村
从后备箱里
抱下西瓜
把它浸到
山河里
半小时后
切开
啊,有雾……

2022.07.12 ​​​


保安弟弟

这些正长
青春痘的
年轻人
他们从不敢
与我们对视
他们要么
按下遥控键
起杆
要么只盯着
手上的那个
便宜手机

2022.07.17 ​​​


饺子

清晨,我跑步锻炼
经过小城
一排排的门店
太过早了
每家门店
都还没有开门
九点以后
它们就露馅了

2022.07.17 ​​​


树上的果子

小齐问
听老妈说
你小时候
可不恐高
再高的树
你都可以爬上去
怎么现在
稍微有点高
你就脚肚子
打抖了呢
我说
除了跟年龄
有关外
小时候的
那些树尖上
都留有树主们
摘不到的
果子

2022.07.17 ​​​


自媒体

自己
救自己
的媒体

2022.07.21 ​​​


在藏茶馆

他以嘲笑的
口吻说
他的那些
有信仰的
邻居
是搞封建
是迷信
我突然
叹了一口气
这男子
太开化了
开化得
跟我们
一模一样
毫无采访的
价值

2022.07.14 ​​​


地方小调

它们没有成为
京剧的原因
就在于它们
真的是
地方小调

2022.07.11 ​​​


一次送龟引发的居民事件

自认为没把巴西龟
养好
对不起它俩
就想着将它们送给
更好的人家
就对外宣布
免费送

登门者络绎不绝
一个说龟招财
一个说女儿孤单想让龟给陪陪
一个说他家钓的鱼特多没处去想让龟把鱼给吃掉
一个说对龟说不上喜欢但特喜欢你家养龟的那盆盆也送吗

2022.7.11


垂柳

天气这么热
垂柳的枝条
还是那么密
叶子
那么浓
有时候我挺为
她们
感到不容易的

垂柳说
我们好着呢
你那同情
我们不要

2020.07.20 ​​​


窗外鸟鸣

透过鸟声
的远近
你会知道
麻雀们一下子
飞到这家
防盗窗网上
一下子飞到
那家
防盗窗网上

老妈告诉我
人缘好的人家
才有这资格

2022.07.20 ​​​


锻炼之道

在小区
保安室门口
锻炼回来的我
与锻炼回来的
苏老师
相遇了
我有点累
就坐到门口的
一条凳子上
我指着另外
一条
说苏老师
您坐
苏老师说
我只要下楼了
在外面
我是一般
不坐

2022.07.20 ​​​


扁扁的圆石

一家四口
在山河里
戏水
老妈捡到了
一块
又圆又大的
蓝石
说要带回家
压酸菜

2022.07.19 ​​​


大旱

辣椒
超辣
苦瓜
超苦

2022.07.17 ​​​


赞美

我的硕士同学
在一所高校任教
有一天他在一个群里
发了他的一个
女学生跳舞的
视频
我欣赏完之后
感叹了一句
师生恋
可以

2022.07.17 ​​​


无题

一天
突然收到
一位诗人
私信
说处级以上
按本省规定
得退群

我看了一下
那个群
还好
只退了他
一个

2022.07.17 ​​​


乡村少年

读小学时
我去乡里
的供销社
买回一本
外国小说
翻了几页
发现他们的名字
实在是太长了
看到后面
就会忘记前面
当时我就想
名字那么长
我为什么要
看你呢

现在我想
乡村少年
真的就是
乡村少年啊

2022.07.23 ​​​


那些吹牛逼的人

小时候
老家人
对会吹点牛的人
充满鄙夷
他们总用一个词
形容他们
——膨筒

我喜欢膨筒
喜欢这些
乡村里的
伟大演说家
我不喜欢
我父母那种人
他们沉默寡言
当他们开口
就是骂你

2022.07.23 ​​​


一条短信

在藏地高原
我的心被山川、河流
寺庙以及虫草
雪山、牦牛
感染得
近乎澄明

手机收到一条
短信:
尊敬的客户
您在我行办理的
个人贷款
需于2022年6月10日
17:00前还款
应还本息1,745.95元
特别提醒
您尾号7597的账户
余额不足
请及时关注
以免影响您的
个人征信

2022.07.23


仙气

一文艺电影
轻度参与过
多年后要上映
看了预告片
我私信导演
片尾致谢名单里
给个署名
我也想沾沾
这片的仙气

2022.07.22 ​​​


漫咖啡

中国影视的
晴雨表

中国影视
国内经济的
测压计

2022.07.22 


世界宁静

在高原
公路上
那些一路朝拜的
人群边

在山间
那被溪流冲击
而无限自转的
经筒旁

在大河
之上
那横跨两岸的
多彩经幡前

我产生了一种
幻觉
现代人
那拼命追赶的东西
很可疑

2022.07.22 ​​​


无题

在西藏高原
回望内地
对自己
为各种小事
而争
感觉不可思议

今天,我又为
一个名单里
我名排在后面
犯了嘀咕
生了闷气

2022.07.22房山 ​​​


女孩与飞鸟

舞蹈考级
快临近了
高老师要求
学生们在家
必须打卡

今日,打卡前
闹闹专门
跟我说
最好把客厅里
飞来飞去的
两只虎皮鹦鹉
一起给
拍进去

2022.07.21 ​​​


雪山牦牛

当地司机
告诉我
牦牛必须
生活在高海拔
三千米之下
它们就受不了
几分钟内
就会死

2022.07.21 ​​​


孩子的眼睛

上午十点
在理发店的
门口
等理发师们
集训后
营业

闹闹也往里

嘴里发出
啊,好帅……

2022.07.21 ​​​


河南村镇银行事件

吓得她
赶紧把
某宝里的
几千
分存到了
几家
国有银行

2022.07.21 ​​​


纪念日

是颗巨钉
它楔入时间
这滚动的
黑色兽体
它就永远
不可能不
留着伤

2022.07.21 ​​​


黑炭,黑炭

天气太热
太阳太大
中午出去
闹闹总是
忘记戴
遮阳帽
这个时候
我就会
跟她说
再不戴
你就变成
黑炭了哦

后来她老说我
黑炭黑炭
其实我俩
都是一晒
就黑的人
她是小黑炭
我是大黑炭

2022.07.20 ​​​


早晨奏鸣曲

透过鸟鸣的
丛林
我清晰地
听到了
铲子
触碰锅底
的声音

2022.07.20 ​​​


早上五点

就看到小区
院子里
那位得脑梗
身子右侧
偏瘫的大叔
在走路锻炼

父亲
如果你能像他一样
不坚持留老家
回到北京
由我们近身
监督锻炼
那你一定能
看到
你的第二个
即将出生的
孙女
那个时候
我们一家六口
在小区里
走进走出
该是多好

2022.07.20 


允许盗版

我告诉诗社
诗友
个人公号
发诗
不要设置
“原创”
允许别人
盗版
它有利于
你诗的
传播

2022.07.20 ​​​


虎皮鹦鹉

有时它俩
来到厨房
看我老妈
做菜
有时到闹闹的
房间
看她搭积木
有时也会飞到
我的书房
给我增加
几声鸟鸣
到了晚上
它们就会
自觉地
回到自己的
笼子里

我还是觉得
对不住它们

2022.07.19 ​​​


在将来的日子里

二宝也是女孩
那全家就只有我
一个男的
我想了想
应该减减肥
健健身了

2022.07.19 ​​​


鹅鸣

每一扇
打开的
木门
它们的
吱嘎声

2022.07.19 ​​​


答诗

平时与你
从不互动
对这样诗人
投来的诗
要不要发呢

好诗是盏
煤油灯
点亮你我的
童年

2022.07.19 ​​​


胖子

1

巨大的肥肚
让他的肚脐眼
成为一口
深深的井

2

想想我的
几位
写口语诗的
前辈
曾经或
现今
是胖子
我一下寻找到
安慰
——他们可都是
开一代
先锋

3

自由爆炸的身体
疯狂生长的诗歌
去他妈的理性
一首豹子之歌

2022.07.18 ​​​


新片推介

如果你来自农村
应该看看
贵村正在经历的
拆闲置房
是怎么拍成
电影的

如果你是城里人
你更应该看看
农村啊
那真的是
另外一个世界

2022.07.18 ​​​


夸女

年轻时
当我在电影里
看到校花
就非常
激动
多漂亮啊
美极了
现在我
已然平静
甚至
不以为然
因为我身边
就有一个
校花
我每天陪伴
她的成长

2022.07.18 ​​​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过了年
野草野花
就长出来了
我们出去
挖的
就挺过来了
有些人
窝在家里
不肯出去
有的就
饿死了

那为什么
不出去挖呢
可能
走不动
也有可能
觉得自己
不会死

2022.07.18 ​​​


我呼吁影视圈改变工作方式

说实在的
我依然
习惯不了
下午才开始
工作
熬夜到凌晨
两三点的
很多剧组
讨论剧本
就是这么
干的
大家都吸着烟
喝着茶
整个屋子
浓烟滚滚
难怪圈内人
很多
短命

2022.07.18 ​​​


门神

尿急
路边没有公厕
我赶紧跑进
旁边的
一家书店
健康宝扫码登记
女门卫瞄到了我
没打疫苗
不让我进
说上有政策
我说那政策发布
了一天
不是就收回去了吗
女门卫没再
说话
我赶紧跑到
书店的卫生间
畅快淋漓起来

2022.07.18 ​​​


堂食

多少年以后
我们回首往事
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们进一家饭店吃饭
首先要核酸三天
阴性。还要保证打过
新冠疫苗(还好
这一条被我们的
强烈抗议,最终被收回去了)
体温不能超标
必须要戴口罩
所以,你从东边过来
这顿饭吃得太不容易

2022.07.18 ​​​


天大的事

每次听我妈
谈事
总感觉有天塌下来
我真的是从小
担惊受怕过来的
不过作为
一位村里的女人
现在的老太太
每一件小事
对她来讲
还真的是
天大的事

2022.07.17 ​​​


无题

闹闹总是对
家里的
两只虎皮鹦鹉
大声
使唤
老妈想制止
我说别
在我们家
只有它俩
比闹闹小
可以让闹闹
出出气

2022.07.17 ​​​


大树底下好乘凉

如果这棵大树
也被旱得
掉光了
叶子


2022.07.17 ​​​


贾岛

前悲
虽然您留下了
传世之作
但你一生
活得太过
清苦
写诗也写得
那么
辛苦
我可以
不学您吗?

2022.07.17 ​​​


无题

需要看戏了
他们称他们
为演员

不爽了
他们喊他们
为戏子

2022.07.17 ​​​


饭桌上

当李叔问起来
说你家闹闹
性格那么急
长得像谁啊
我和小齐就说
长得像她奶奶
这个隔代遗传啊
太准了

老妈没有回应
但脸上已
忍不住地喜悦
只见她一个劲儿地
劝闹闹
多吃多吃

2022.07.17 ​​​


女孩快跑

我发现女儿
有一个新的爱好
她每次到邻居
孙奶奶家门前
就会先站一会儿
等到她的
狗狗朋友们
注意到她之后
她就会转身
迅速地跑起来
狗狗们就会
跟着她一起跑

2022.07.17 ​​​


诗的门面

写大白话
还日常琐碎
显得你
太没文化

文化是什么
学来是为了
解放你我
天性的
而非拿来
装点
形成新的
束缚

2022.07.17 ​​​


无题

你把半月榜
定位为
只重好诗
而非民间
或官方
会不会不够
纯正啊

太过纯正
是条绝路

2022.07.17 ​​​


对不起

我把他删了
又把他踢出了群
前几天出了一口
恶气
昨天内心
隐隐作痛
他不就是
转发了邻国老人
该死的那条
链接吗?
他又没有去
真正杀人
他还身有残疾

2022.07.17 ​​​


新片点评

这部百亿导演
新题材的
力求创新
之作
票房为什么
没有期待中的

最关键的在于
它主打的是
让孩子们解放
天性
不追求家长们
要求的
世俗成功

那么,掏钱买票
的是谁呢?
又在这么
鸡娃的中国

2022.07.17 ​​​


艺术之身体感

在给闹闹
是报绘画
还是舞蹈上
最终我还是
选择了
后者

2022.07.16 ​​​


致敬援建高原的人们

我在高原
旅游半月
回到内地
脑已变慢

2022.07.16 ​​​


我的博士诗友

在读硕时
我们还一起
写口语诗
后来他上了博
转而写了
“学院体”
我问他
怎么回事
他说
“学院体”
更配他的
博士身份

2022.07.16 ​​​




可以兴
可以观
可以群
可以怨
有人想把
“怨”
给去了
怎么
可能呢

2022.07.16 ​​​


无题

60岁后
她进了城
来到了
儿子家
晚上
我和小齐
下班到家
母亲总是
有意无意
会把这一天
做了哪些家务
透露给我们

2022.07.16 ​​​


买食指北岛的诗集

当然不是
为了学习
他们怎么
写诗
仅仅因为
我的中国
当代诗歌
书架上
缺了他们
就不完整

2022.07.16 ​​​


文化很性感

比如我看
中国美女
跟看
欧洲美女
产生的反应
就不太
一样
看中国的
立即有
看欧洲的
起不来

2022.07.16 ​​​




邻居叔叔
告诉我
其实这一片
原来是有
良乡城
城墙的
但后来
给拆了

我就在想
老北京那些
被拆的
城墙
现在中国大地上
正在被拆的
农村空心房


人活着
可不仅仅是
为了更方便地






2022.07.16 ​​​


平静

如索要赔偿
那些网上
侵犯我
肖像权
著作权
和名誉权的
估计都得
付我钱了
但我没有
这么去做
因为那些人
活得也不太
幸福
他们想消费
我与我的作品
就让他们
消费去吧
还有
就是他们
其实也没有
什么钱

2022.07.16 ​​​


巴山夜雨

楼上邻居
阳台空调的
排水管里的

滴在我家
阳台的
挡水板上
声音有点儿


2022.07.15 ​​​


投弹手与妻子

有时我比喻自己
是个投弹手
我的每一首诗
是一颗颗
手榴弹
我之所以屏蔽
妻子小齐
是不想让她听到
跟她丈夫有关的
外面的爆炸声

2022.07.15 ​​​


贺啦啦,《北漂诗篇》

顾名思义
入选的作者
都是从外地
来到北京的

出版社为了
将书
快速地递到
各位作者手里
就安排了一位
货拉拉司机
车载满书
在两天之内
跑遍北京城
将样书
一一送到
每一位作者
手里

2022.07.15 ​​​


在通向大诗人的路上

我不知道
当大诗人
是不是需要
专盯
大主题
但你肯定
知道
我的不少
佳作
甚至
名作
要么写人
拉尿
要么写
窗外
鸟鸣

2022.07.15 ​​​


男人需要高光时刻

在《新世纪诗典》的
一场
100多人的
云诗赛上
当主持人
伊沙
宣布我
获得了
季军
好几位
女诗人
立即
添加了
我微信

2022.07.15 ​​​


无题

他把群主
转给我
之后
退出了


我新拉入的
一位
诗人
说前群主
抄袭

2022.07.15 ​​​


辣椒,堂哥,与我

我与堂哥
的最大区别
并非什么
城市
与农村
而是
我知道吃辣椒
会控制不了
情绪
也就不再
怎么吃
而堂哥
现在
仍每天
餐餐
必辣

2022.07.15 ​​​


在街道作协

带着7岁
的女儿
参观走廊里的
文人字画时
我还专门
把墙壁上
作协领导
和理事会成员
名单里的
“刘水发”
指给她看
那一刻
我想到的
并非圈子里的
“官方与民间”
而是想让女儿
知道
她的爸爸
还是可以的

2022.07.15 ​​​


童年教育

实话告诉你
作为一位
40来岁的
曾接受过
硕士教育
私下也认同
普世价值的
诗人
我看到安倍晋三
被杀
的新闻弹窗时
第一直觉
居然也是
他妈的窃喜

2022.07.15 ​​​


鸟鸣诗

当《新世纪诗典》
将我的两首
鸟鸣诗
都推荐了之后
我一下子陷入了
绝境
不可能写得
比那两首
更好的了
对这一题材
是继续写
还是停笔
现在
我想明白了

写作不是
竞技
它是一种生活
是一种
自由呼吸

2022.07.14 ​​​


梦想变奏曲

作为乡村少年
我曾经的梦想是
去上海
去北京
而当这一梦想
实现了后
新的梦想
必须建立
那么是去巴黎
去纽约吗
No,No…
那太low了
我新的梦想是
用我的文字
进入你的灵魂

2022.07.14 ​​​


南京“庸诗榜”

这个多年前
搞了一届
就流产了的

用心奇恶
他们想灭了
口语诗

2022.07.14 ​​​


不拉小群

我对自己
比较满意的是
不拉小群
我也对诗社里
的朋友们说
我一个个
把你们培养
你们个别
私下里还拉
小群
闯江湖不是
这么闯的

2022.07.14 ​​​


绝句

不用摘抄
大师们的
名句了
写吧
你现在写出的
就是后人
将要摘抄的
大师名句

2022.07.14 ​​​


破修辞

急剧变化的
社会
躁动不安的
人心
世界已安不下
一张
静桌了
你还在用修辞
以朦胧



上街头去
将诗写到
墙壁

2022.07.14 ​​​


两姐妹

再过八十来天
我家的
二妞
就要出生了
我说闹闹
妹妹跟你长得
一模一样
好不好
闹闹说
不好
我问为什么
她说
你们会认不出

2022.07.14 ​​​


拂去浮华

车子在318国道上
往藏区
更深处奔跑
沿途陆陆续续
出现了
一些青年
或中老年
男女
他们戴着手套
裹着护膝
一步一拜
往千里之外的
圣殿里去
那个时候
我关了手机
默默回望
我心里想
人有信仰
是多么好

2022.07.14 ​​​


我的护腰

将行李搬到
车后备箱时
一不小心
把腰给扭着了
于是这次
西藏之行
我全程是
缠着护腰的

到了西藏
不敢做稍微
大点的动作
一路都
小心翼翼
朋友们对我
也百般照顾

半个月后
回到内地
我还缠着
那个护腰
医生朋友
看不下去了
一把把我
那护腰
给扔了
说,早好了

2022.07.14


亿万富翁

当朋友拉着闹闹
说,孩子
来,认这个伯伯
做干爸爸
我一时居然
不知怎么应对
这事儿发生得
太突然了
完全出乎我的
预料
我“这……这……”
尴尬地,干笑着
我既没有说
不好,也没说


最后幸好,闹闹说
不要,不要
然后跑出了餐厅
院子里玩去了
我才如释
重负
笑着说“这孩子
这孩子……”
忽然又感到有点
可惜

2022.07.14


理发师

一开始她和老公
是在八宿县
后来又来了几位
内地理发师
生意就被
瓜分了
夫妻俩
就带着孩子
往藏区高原走
在那海拔
4000米的
某个县
开了几月
实在是适应不了
那里的高反
一家三口
就又回到
八宿县
与其他几家
正面火拼

2022.07.13


一切为了诗

因我推荐诗
九弟的《报告会》
他与我争论
最后冷不丁
还删除了我
原因是
他说诗中那情况
不会发生
我说会

罢了罢了
他一个不写诗的
虽好友多年
不友了
也不足惜

2022.07.13 ​​​


无题

在这个高考录取的
档口
知道不该
给孩子
和家长们
泼凉水
但又忍不住
说几句
我所在的这座
超级都市
每年留城的
户口指标
都在降低
每个区都领有
减少人口的
任务

2022.07.13 ​​​


无题

老友终于
研究生毕业
我相信
北漂过十几年的他
应该懂得
找什么工作
但我还是
忍不住给他留言:
进体制内
别错过这一次
应届生的机会

2022.07.13 ​​​


有关诗歌奖

《新世纪诗典》
有李白诗歌奖
磨铁读诗会
有磨铁诗歌奖
谷熟来禽诗歌节
有谷熟来禽诗歌奖
《蝴蝶》有
庄生诗歌奖
《九原诗刊》
有元好问诗歌奖
《口语诗周刊》
有口语诗奖
那我们傲夫诗社
要不要也办一个
什么诗歌奖

不了
大家好好写
用杰作去摘取
这些诗歌奖

2022.07.13 ​​​


尊重

每次去按摩
她都会在家
先洗个澡
有的按摩师
眼明心亮
有的则是
盲人
无论去哪家
她都会提前
把自己洗干净

2022.07.13 ​​​


上学路上

“长大后
你还会像现在这样
挽着我的手吗”
“会的”
“那我就放心了”

2022.07.13 ​​​


无题

我热心
纯公益
教他们怎么
引导孩子
写诗

但他们问
认识杂志编辑吗
有渠道帮孩子
发表诗吗

2022.07.13 ​​​


软蛋

点开朋友圈
就会碰到
他的诗
但我不会
去读
当年南京
一伙人
搞过“庸诗榜”
他的诗
上榜了
朋友们为他
仗义执言
他却不吭声
是个真正的
软蛋
软蛋的诗
不读

2022.07.13 ​​​


烂尾时代

燕郊的房子
现在跌到了
历史最低价
有人在群里问
现在是不是
已经可以抄底

作为那里的
一套小开间的
业主
我现在居然
很感谢开发商
感谢他们没有
让那楼烂尾

2022.07.13 ​​​


寸土必争

搬到良乡
定居后
老妈很快发挥了
她的外交优势
与本地人
王阿姨
成为了好邻居
过年过节
老妈会安排我
送点酒啊牛奶
什么的
阿姨也会送她家
养的土鸡
生的土蛋
给我们

外来与本地的
区别
暴露在邻居们
搬去回迁房之后
老妈占了
一小块地
种上了玉米
都长得老高了
却在一个雨夜
看到王阿姨
恶狠狠地
用柴刀
砍它们
她一边砍
一边喊
这地从小
就是我们的
你凭什么抢!

2022.07.13


菜园里的冬瓜

藤条刚一小截儿
就结了一个
藤就不再怎么长了
冬瓜也不见大
母亲看着它
说,你自己都还这么小
怎么就那么急吼吼呢
养个孩子多不容易

母亲蹲下身子
像接生婆一样
把那小冬瓜
给轻轻摘了下来

2022.07.12 ​​​


好家属

自从妻子
对我的诗
评头论足
说哪些该写
哪些不该写
之后
再发诗
我就把她给
屏蔽了
一个非常持家的
三观那么正的
女人
被她盯着
你还写个屁啊

2022.07.12 ​​​


过节

当她说
外国人的节
中国人不过
这是学校老师
告诉她的
我没有反驳

等她稍大点后
我会再告诉她
孩子,无论外国节
还是中国节
只要你觉得快乐
咱们都可以过

2022.07.12 ​​​


不准

不准带雨伞
因为雨伞
有尖

铅笔削好了
再带到学校
不准带铅笔刀
因为怕孩子
将手指伸进
卷笔洞里玩

除了上厕所
课间好好待在
教室里
不准去其他班
不准去操场
因为怕引起
广场性事件

2022.07.12 ​​​


我歌颂他们曾经的先锋

出版的书被禁后
再选的诗
都是纯诗了

写的诗被举报后
大面积地出现
岁月静好了

2022.7.12 ​​​


温馨提示

如果我半夜
发诗
你可以朋友圈
点赞
评论
但请不要
私信我
与我谈诗
因为发完
我还想睡

2022.7.12 ​​​


论发表体

要发表
就得你好我好大家好
或写写植物
岁月啊什么的
这饭不是一般人
能吃的
我佩服那些
发表量大的
他们装有遮景器
把现实的绝大部分
给挡起来
不听
不看

2022.7.12 ​​​


重读《中国当代文学史》

能出文学史的
自然是
大学教授了
教授那自然
更宠爱“学院体”了
(尽管他可能也
看不懂这体
——这体本来就是
诗坛骗术之一
——但并不妨碍他
把自己的徒子徒孙
写进去)
90年代的伊沙
太强大了
让教授不得不把他
写进去
但教授也是
不太情愿的
他匆匆带过
只提了一下他的名

2022.7.12


论废话体

现实强奸着
每个人
你一边被强奸
一边还说着废话
废话着
其实也没什么
关键你还开直播

我的废话
比你们喊疼的
更高级

2022.7.12 ​​​


我家养了两只巴西龟

收养龟的人
微信语音说
到我家楼下了
那一刻
我的心
居然猛烈地
痛疼起来
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四年了
其实它们已然
融入了
我的生命
一下要割裂
还真疼

我赶紧回信说
对不起,我家女儿
又想留着了

那一刻
我发誓
以后一定要更好地
养它们

2022.7.11 ​​​


归来诗人

年轻时写了些
发表后
动静还闹得挺大的
但还是赚钱重要啊
就下海了

五十多了
觉得写诗有它
永恒的价值了
就赶紧再写了
可再写其实已跟不上
时代和队伍了

现在的编辑
也不怎么认了
你就变成
话唠了
逮着个谁就说自己
当年那个威风了
省刊都不上
国刊那整版整版的

2022.7.11 ​​​


游戏人间

人间的糟心事太多了
根本理不过来
所以呢,对这些事
我们不能火冒三丈
那样会把自己
很快烧死的
我们应以游戏的态度
转发啊,骂几句呀
有必要时
也可以打几个电话
但一定要沉得住气
因为,这是一场马拉松
我们要以游戏的态度
跟这个世界好好玩

2022.7.11 ​​​


元宇宙

一个伪概念
近年炒得火热
有人为它开公司
有人为它写论文
为它出书
并因此赚了些钱
一影视圈人士
也想拉我参与
说能赚一点是一点吧
管它是啥呢
我说
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

2022.07.11 ​​​


谈名作

世间有名作者少矣
有的诗人空有声名
因无名作谈名作

有名作者少谈名作之事
因它是伤人的事情

2022.7.11 ​​​


一次野游

孩子核酸4天
被舞蹈班
禁止去上课
好吧
那就全家去
野游吧
开车来到山里
的漫水河村
赤脚进到
村旁的
大石河里
孩子兴奋得
将全身
扑到水里
我们抬头
还看到了
货火车
轰隆隆
开过山谷
一只白鹭
在河间
觅食

2022.7.11 ​​​


寄语

疫情三年
连最“正”的媒体
都不敢再喊
“我们这个
伟大的时代”
你作为一个
90后诗写者
还这么喊
你这不是
睁眼说瞎话嘛

2022.07.11 ​​​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