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

◎修远



万象城铆在动荡的水泥地上。
玻璃门的脚跟来回摆动,触摸人和棉帘子模糊的影子。
孩子们在创造自己的语言,滑板的花朵,飞出了鸽子。
太阳能路灯仰起脸,收集热烈的食物在日落西山后
一起安静地划出交叉的区域,团在一起。
雏鸟贴地低飞,滑行,啾啾。

人造光线下,地板的镜面承受大脚印的
力量。素花裙子被铁钩子叼着,嘈杂中淹没了自己的影子;
黄金,璞玉,被改造,被赋予白纸光变异的灵魂。

老人们大鹅般奔向负一,扒拉出所需的菜品水果
然后在一楼休息区把青菜再捋上一遍,碎菜叶子随手扔在地上。
直饮机的刻度急剧减少,纸杯子堆积在废物桶和台面上。
他们大声议论着时事,前后悖论甚至呛向对方。
重心还是哪里东西便宜又好。话题的岔口必然拐到儿女和孙辈们,
有一丁点的豁口就会口水泛滥。

保洁不停地捡拾着地面上的丢弃物,没有抱怨!
把地板擦的更亮。老总告诉他们:
——我们要快乐地工作!哦,一滴水融入水中。
鱼,就是,不停地摆动尾翼,吞吐泡泡,承担水下的压力。
它快乐的元素呢?一个高宣的声音从水坝上卸下吗!

愤怒与骄傲,两面同框。
愤怒的超音速。
骄傲的亚音速。
屠戮的超声,一波一波地来过又走了,余音的地平线留在身后。
而野草的篱笆微微发绿,他胸前一块小牌子。
肩膀拉开的黎明还算幸运,在无意识中进入
知天命的年岁,还能淘一碗饭食。

2022、8、10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