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 ⊙ 简单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杨树自剖学

◎简单




1
剧情里没有手术刀
只有疼

环形封闭的麻醉里
器官
早已萎缩

2
一棵树
就是数字1
它在心中长出枝杈
它在甲骨文中,把生命种入器皿

多么可笑,一切沦为符号
像生殖、性,沦为娱乐
像文明的薄纸,包不住欲望的粘液……

3
我看到,车流被黄昏
吞噬
河道被污水
灌满

高压线
闪着火花……

像归墟里注入岩浆
让死亡停摆

4
镇定是一付药
假寐
是另一付

我迎接的朝阳
已不在
满地的露水呀
是谁的泪?

5
太阳充满黑子
月亮裸着
         纯真的肉体

我剖开我自己

无影灯是多余的
止血棒是多余的
       多余的
还有,乳胶手套、钳子
和起搏器

6
转动的手指
像齿轮

我吃下机油、防锈剂
和二进制代码

芯片的记忆
如发条上紧,弹性的极限

7
悲凉
加入雪

悲凉
汩汩流过我的血管

8
旁观者
坐断黄昏和棋局

一棵树
可能不是1
是更多的1,构成的树杈

像言辞岔出的歧义
外延对内涵的背离

9
锋利把锋利割伤
我握着手术刀
继续切

切,一个动词
啜饮空虚
和血形成一个修辞的暴力

202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