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深夜的诗》等8个

◎边围



深夜的诗

没有诗行但诗意满满。
你已抵达了
诗的王国。虽然没有韵脚。

黑夜里睁大的眼睛
也有光芒吗?一切愈加透明了。

是诗在亲吻世界。
是的,你张开七彩的翅翼前
就早早与诗热恋了。

没有开始,更无须结束
——每一场梦都有各自的使命。

血液里,流淌着诗。
子时还未入眠的你再不是云
而是风。拂着诗的腰。

             2022.7.27.




夜之吻

漆黑中,擦出了火花。
沉默,其时是最丰富的语言,
整座房间都因此旋晕。

激情,突然从门后
闯了进来。来不及躲闪的
那丛眼神,有零星银光。

四瓣互相寻找的唇
交缠在一起,密不可分。
兰花已悄然绽放,熟透了。

涎液的味道有丝丝的苦、
淡淡的咸。彼此在吸吮着,
一切妄念刹时静止。

筝音也不见了。心跳
加速过后反而轻柔下来。
喘息,出卖了两只侧卧的猫。

                        2022.7.27.




外卖员

有人网购了一箱的时间。
红色的、绿色的、
还有镀金的……

驮在摩托车上,
匆匆游荡了半座城市。
买主呢?四处在躲着迷藏。

半天工夫就可以磨炼一个人。
让性子变得着急起来,
像一团飘曳的火。

穿梭于每条小巷,
送货直至送到腿软。
吹着口哨,渐渐淌出了汗。

那个渴求时间的人还未找见。
或许再也找不见了——
早已躺回生活的脐窝。

             2022.7.29.




茶室

茶会散了。夜间
可否饮茶呢?
清淡至极也仍有幽香,
萦回于茶盏四围。
空静时,有醇柔之白茶
正好润喉。
言语是多余的,
稍稍动情,满唇都是月光。
来自远乡的茶叶
是缘契的起点——
播撒下无数情种的媒介。
又有多少热火
在心头的清漪间,
幻化作一汪汪甘泉呢?
夜色已深,梦也有了茶味。

                     2022.8.1.




下一个路口

明明还是在原地
静候。绿灯亮了,
也无人通行。
每一位行者在中途都学会了
驻足。一动不动。

路口,永远敞开着——
不会去压抑自己,
更不愿意折磨他人。
以冲锋的豪情,未必能突破
最后的壁垒。小心辅警!

更重要的是辨明方向。
南北,或西东,
各有迥异的风景。
莫要一直等到穿越斑马线时
糊涂起来。忘记了终点。

                   2022.8.1.




汗渍

无法在热浪中保持平静。
满街愤怒的火
无人可扑灭。
汗水已成瀑也不能止住烘烤。

衣衫湿透……
身畔的女人更因激动
而娇喘绵绵。
迈着狐步,除了跳舞还是在跳舞。

已无法再去擦拭了。
前胸、后背
甚至腋窝都被浓浓汗味浸透。
一片片正欲疯狂弥蔓。

肉眼即清晰可见——
盐粒一闪一闪
像结晶着的情意。
高烧未退的夏夜有了缤纷的印迹。

                                  2022.8.1.




活络油

来自湿热南方的礼物
使人暂别了疼痛。
摩擦于肌表
而能向内浸渗——
薄荷脑、冬青油等等主药中
有奇异的魔力。
筋舒了,血也活了……
呼吸更见自如了。
足足为灵魂刮痧了半日
而瘀结渐次消散了。
坚持使用,让满腹笑声
也不再坚硬。而自然透出惬意。

                            2022.8.4.




莲湖公园

中伏,足以令一个不会游泳的人
自甘变作湖心的一束荷。
——这个愿望实现了。

中午,越酷热难当越需要一座亭子。
静坐片刻就能自觉地高洁起来。
周边再无任何围栅。

中央,被簇拥在一大片粉色间的
那一抹鲜红真是晶亮极了。
一颗心正在大口吸氧。

中途,环游公园时从此无惧迷路了。
沉醉于花香的八月先静一静!
用相机记录下那派傲娇。

                    2022.8.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