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天》等7首

◎雨人



《宇宙之树》


我远望雪松上
略显淡白的松果
像一棵宇宙之树
一层层
围绕树干的轴心
分布着星辰
你能看到一些
另外的隐藏在树叶背后
如黑暗的宇宙背景。
(卡佛在小说中“谈论爱情时我们谈论什么”我们只看到暴力和虐待;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中论述我们只表达说的清的,对说不清只能保持沉默;就像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把诗人驱出边境;康德在“判断力批评”中,用时空构筑科学的范畴,对天上的星辰和心中的信仰保持敬畏。在电影<一个女人的身份证明>中,现代都市生活中的人分不清情人与妻子、短暂的肉欲与爱情的守望,说出“我爱你”显得如此无力与做作,反而说我喜欢你来的真实。我想爱情应该像宇宙,一颗星与另一颗星距离不能太近,否则相撞在一起毁灭,也不能太远,那样会渐渐失去吸引力,彼此越来越远,各自消失在黑暗的宇宙。不管怎样,它们都是独立的星球。)


《生和死你都说了不算》


你想像在森林、大海、群山
小鸟环绕在你身边
大自然的生活在文明社会已不可复得
你是一只政治动物
一只经济动物
总之不是自然动物。
一个行为艺术家
把他从出生到14岁父母拍的每一天照片
和之后每天给自己拍的头像
共计30多年的影像布满了三面大墙。
远看只是三个正方形的拼图
走近你会看到每一天的自己都在变化。
古希腊哲学家说,你不可能两次趟过同一条河。
我在想这么多年写过的诗,画过的画
现在我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写、那样画了。
是时间摧毁了一些东西,也改变了一些东西。
朱新建说:活着没什么可留念,死了也没什么后悔。
古代的画家要经过几十年的艰苦训练,才能创作作品;
现在十几岁的小女孩只需要
提起放在脚下的几桶染料
往画布上泼
用手、身体去擦
不用画笔就完成了一幅抽象画。


《黑影》


一个蜘蛛
吊着线
从玻璃表面
爬上去
窗户外面是蓝天
蜘蛛的黑影
与太阳
重叠在一起。
二十多年
过去了
我还在这个房间
发生了一些事情
又好像没有改变。
(大雾中,在老城区我突然遇到一只长颈鹿,它是多么高啊!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我的幻觉吗?只有我和它相对,其它都隐藏在雾气里。我想是一夜间发生了战争,动物们从动物园里逃出来了,非洲离这儿很远,它无处可逃,最好的归宿是重新回到动物园。)


《在一个人人可以当艺术家的世界》


一个好的雕塑家
可以应用现代文明产生的一切工业废料:
比如,报废的自行车架子、汽车的轮胎和方向盘、各种商品使用后丢弃的残余物及大自然里淘汰的枯枝败叶或残败的花朵、空壳的果实
这些都可以作为材料
处理看到超越现实后时间
带来的幻灭及另一个世界的开启。
它就像电影一样
给我们无聊的生活
带来无限的可能及对愤怒、痛苦、孤独、无望的慰藉。
如看一场悲剧
舞台上发生的惨烈、悲壮及黑色的幽默满足了你的愿望
但生活中你毫发无损
这也说明为什么你沉迷于王者荣耀的游戏
虚幻的电子世界与现实世界平行
有不同的交通规则
你可以不受惩罚。


《轻浮的石头》


阳台的花盆上
摆着一块多孔的火山石
是我外出旅行时带回来的
我曾放在鱼缸里
它竟然浮起来
我想写诗也应该这样
看似重实则轻
一如我们的人生看似完整
里面早已漏洞百出。


《独立特行的鸭子》


我住的小区
大部分养的宠物是狗
唯独楼下的
她养了一只鸭子
每天晚上
你都能看见鸭子跟在后面
一摇一摆
有几份水浒传里高衙内的风范。
我们周围池塘、湖滨、水库统统没有,连小水沟都不见影子
白天就放在楼下一个笼子里
时不时发出“嘎嘎嘎”而不是“加加加”的声音
像唐老鸭富有戏剧性的嘲笑。


《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天》


电影<椒麻堂会>里扮演小丑的父亲,被一帮小鬼带往地狱的路上,遇到了开麻将馆的好友,几个人坐下来打了一通麻将。在四川成都,人们喜欢吃火锅,看川剧变脸,你可以把什么都放到火锅里涮,满足你的各种需求。而在西方,一上来哈姆雷特就问:是生存还是毁灭。夜晚在城楼上遇到父亲的亡灵,告诉他被现在的君王和母后谋杀的过程,他怀疑是恶鬼设下的诡计;为此,他让流浪剧团按照这个故事在庆祝母后生日的宴会上演出,以验证事实真假。我们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明白蝙蝠超声波的世界。他们都是戏剧中精神变态的人物,在现实中偶尔我们也会发呆,处于白日梦状态。一个著名的医学教授,举办一场类似灵媒的聚会,他给修女打一针,解除对上帝显灵的怀疑导致双手出汗;他给患妇科病的妇女打一针,让她完好如初;他给失眠的人打一针,回到家就能安然入睡,其实他给他们打的只是生理盐水。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