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白鲟祭》5首

◎张选虹




《白鲟祭》

在《诗经》和《山海经》里冲浪的鲔
你可以拆骨般拆解为鱼和有

今天官方新闻判决鲔灭绝
匙吻鲟、象鱼、剑鱼、琴鱼齐齐断尘

现在你只能把鲟拆分为鱼和寻
白已无对称的黑,如今它只活在邮票上

不怕天网,只恐惧人类的视网膜
人心如巨坝,无法在那里产卵,洄游

长江唯一不败的剑客,因为满头梅花斑形的
感觉神经,比恐龙多活了一亿年

尽力了!笑傲时间的王,水象水虎
只在大江的千里弦线上显形,但永不再生

我从未看见过它拒绝鳞甲的如妖裸体
更没打捞起它尾鳍上吞吸天空的漩涡

从今往后,没有它穿越激水尖顶的游戏
落日和月亮将更加孤独黯然

2022.7.22


《韦伯深空照》

韦伯看到的天宇深度极限
将人类的视网膜延伸到46亿光年远
终于那里有了最遥远的泪痕
哈勃望尘莫及的深空心跳
紧靠飞鱼星座南部的SMACS 0723星系团
被韦伯的黄金反射镜面从黑洞提取到
地球,血脉偾张的照片里
光人,光米,光鱼、光蝌蚪、光昆虫
凝成雾状星云稀粥式的彩色涡漩
其间跳闪的每一颗星粒都像我一样无名
那深空并不是我们的天空
氢、氧和氖蓄成无限期远行的超声波
新闻上说,这是宇宙的婴儿星系
但它并不是宇宙的起源,仅仅
是大爆炸末梢,被韦伯围猎于方形边界
新照片如此古老
仅截取到星云131亿年前的模样
深空有数不清的红外线日夜抵达我
像历史的星芒不停在肉身折断

2022.7.13


《题凡高自画像》

反光前额由一片有色天空拼成
唯有两只绿眼仿真繁星
往后耕耘的头发可成就一万种秋天
再也听不见被烈酒犁过的咳嗽
上下唇如两岸夹一悬河,暗礁不存
恒定的光阴让人沮丧
他否定我们的时间,用肉身
置换一个封闭又敞开的无声宇宙
不屑于停留在我们的空间
呼吸?呼吸和心跳从未停止过
你只能看到他的上半身,双手亦不见
他绝不正视世界,有一百万种光速
在画里图腾,均在冻僵的左耳形成涡轮
而右耳提前拒绝了红尘
橙红胡须已修炼为粗硬的原血
从中你可任意拆解天命与灵魂的结构
他落笔就知道:所有的自画像
都将活成百变幽灵。他以
着火的颜料对一生的丑、穷和抑郁
进行复仇,与他对视
我们都是他的隐喻和象征

2022.6.30


《轮子概论》

农业中一直穿越着哀鸣的独轮
蜘蛛悬空的轮子昼夜捕食
虚构的轮子包括历史与诗的轮子
天空的轮子有太阳、月亮和地平线
能握在手中的轮子是玉、硬币和权力
最原始的轮子即旋风、飞石与滚木
光与时间的轮子无法掌控
世间轮子数量最多最绝命的是朝露
祖先首先捉住了火,然后发明了轮子
青铜的轮子深埋地下已五千年
真理与谬误的轮子总是并驾齐驱
人心的轮子走得最热最远
爱的轮子极具弹性,恨的轮子生冰
飞机的轮子一再借用永动机
拒绝勾兑的钟表的齿轮最冷血
大海反复制造的涡轮充满哲学与陷阱
宇宙中一个个星球的巨轮永不停歇
我们仅活在地球这轮子的蓝色漂移中

2022.6.15


《矿泉水戏解》

站直或倒立于大理石桌面
瓶中亮水生出无限皱褶与幻影

从最黑暗的地下岩层中被动面世
又被塑料瓶囚禁于透明

不能反对被八方贱卖的命
又难以抗拒和地表水同流合污

你并不是一无所有,充盈
矿物质、微生物以及氧和光

渗进牙齿与周身骨骼
更多的锂和溴漫步中枢神经系统

矿泉不是狂泉,更不是狂犬
秉持地心的大寂静,酸碱平衡

你无处不在,像海里游走的盐鳞
融于我全身的彩色细胞

每个泉水饱满的细胞好似瞳孔
榫卯相合,住着我和他我

紧贴脸腮,我吸收着地肌的寂冷
无缝天空往响水源源汇集

2022.7.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