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盛夏小词(组诗)

◎阳阳



◎每天的事物都像动词
 
从五楼办公室下到食堂
吃午饭,一只鸽子自高空飞下
安然在脚边停留片刻
再旁若无人漫步到桂花树下
嘴喙泥土,身子略显苗条
如一米灰色的阳光
 
依稀记起某晚的一个梦
母亲在月亮里挥手
我读不懂是告别、召唤、还是
隐喻。一种植物的柔情与坚韧
飞洒于菜地和我全身
似夏夜清宁的蝉鸣,似月光
总也剪不断的流水
 
每天的事物都像动词
我不断变换姿势:飞翔或匍匐
在人间,渐次的白发像荷花池
依朝露盛开,伴夕阳息鼓
2022、7、11
 
 ◎家园是一块草盛的菜地
 
没有一块菜地从天上掉下来
或者打荆棘丛生的人间贸然出现
就如同石头不是人类的娘胎
 
用心血平整出一块黄土
在春天布下底肥,撒下种子
或栽种秧子,浇上落根之水
这块黄土遂被称作菜地
 
一个人经营菜地并非是
为了逃避饥荒、重金属或雾霾
菜地或许是短暂的安乐之所
亦或是烦忧的埋骨之地
 
此刻我的菜地早已入夏
青草与多个品种的蔬菜
紧扎一起,各自比拼茂盛
让人想起爱情或家的样子
 
妻子说“你要抽空去除草”
并反复摆出多种娇嗔
以及学术理论证实她的正确
我既不反驳但也少有行为
 
或许与动植物相比较
我们要高级一些
但绝难排除低级的一面
共同点是:水、空气、阳光、黄土
 
草盛的菜地撑起许多的家园
蔬菜、青草、虫子、蚯蚓和我们
既然随缘共生,又有什么权力
去让一个家毁灭于一场战争呢
2022、7、12

◎ 在盛夏渴望一场大雪
 
这些天被炎热压得喘不过气来
阳光整夜整夜坐在怀里
头上长角,像沙漠中的鹿(沙漠中有鹿吗?)
将肉体顶得滋滋作响,冒烟
 
只有一场大雪是最深的渴望
盛夏的瓷碗里,梦想开仓放粮
就像一个冬天喝足北风的南方人
渴望将三月妖艳的樱花拥入怀中
 
这种错觉是时空的恩赐
阴阳交合,四季轮回
我们不应责怪乡村出走的贫瘠少年
年长后为找寻那匹
母亲失散多年的红纱巾
时常梦回空落落的村庄
2022、7、13
 
◎ 问题
 
一出门
就见莲叶举起画笔
在每一朵荷花上描摹露珠
这样的梳妆像磁铁
瞬间将我和一伙散装的蜻蜓
钉上她们七彩的裙裾
 
那么问题来了
我是该做一回莲蓬、蜻蜓
即将破空而来的某一打阳光
还是干脆邀请这些仙子
回屋去喝上一杯?
2022、7、25

 ◎每天都有几朵木槿花开
 
每天都有几朵紫红的木槿
在眼前搭一座小房子
凉风来时,盛夏的氧气
将每一处烂尾填实
绿树灰瓦,鸟叫鸡鸣
人间的生机
至少长了五个厘米
 
如果我再走入菜地,定能发觉
昨日已准备好老去的茄子
一早就换了面孔
它们的食言,在于言语间
流露出对美好生活的眷恋
 
每天都有几朵木槿花开
这大概是一种灵魂的形状
种树之人将鼻子投入花心
或许能闻到闺中
她们正酝酿的一缕缕
秀发一样的秘密
2022.7.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