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宽厚如盲人的笑容(杂诗七首)

◎余笑忠



忠告(之二)


不要坐在
椅背挂着别人衣服的
座椅上
你会沾染别人的气息

令人惴惴不安的
有时,是那样一把空椅子
搭着某人的衣服

那衣服,或许拥有
一个人的全部重量当他不能
把它带走

那衣服或许很轻
一个人抛下它云游四方
因而你沾上的是一堆灰
而椅子随之塌陷

2020.4.252022.6.20


忠告(之三)


红牌不够用了
一场球赛变成了群殴

不要把野蛮奉为取胜之道
不要把强盗奉为英雄
一个庞然大物,也不过是现行的

不是鲥鱼入网就不再挣扎
并无坚守、妥协,你只需要
一如既往

像年迈的母亲所为
她慢慢地弯腰,将倒在地上的扫帚
重新摆正
那动作,因迟缓而持重
因持重,而如同默示

2022.4.15


坟冢上的油菜花


在大片的花田之外
山脚的一座坟冢上
也有几棵油菜开花了

不知葬身地下的是什么人
也许,这花,正合其心意
比前来祭祀的亲人,它们
已先到一步

那墓地不是花田的一部分
那几棵野生的油菜
只是离群的例外

但油菜花会成为蜂蜜的一部分
尽管少到
可以忽略不计

在大把大把的岁月中
谁,一定会大过
一粒油菜籽呢

大片大片的花田之外
坟冢上瘦小的油菜花
宽厚如盲人的笑容

2022.6.22 改自旧作


无名小山


坡地上遍布杂草、荆棘,灌木和乔木
靠近山顶,没有了杂草,但并非
不毛之地,那里有荆棘,有堪称茂密的
灌木、矮松
因而杂草更像是对土质的检验:山顶上
红壤占了上风

2022.7.25


难以言喻之轻


开窗,开门
好让微风进来
室内盆栽的绿树
叶子随风而动

像谁家的小女儿
出门前瞥一眼镜子
悄悄整理衣服

2022.5.17


一个梦

梦中邂逅阔别多年的姊妹
先是一位,然后是一位又一位
我请他们到家里来
先以茶待客吧,我烧好了水
但找不到杯子
急的我都醒了
好像梦中也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非得跑到梦外来求助

2022.7.31


早 春

起先是两只
后来是三只
并立于南墙下的一根圆木
一只黄母鸡将头埋在另一只的翅膀下
我好奇,这是要交颈而眠么?

那只厚道的黑母鸡
将头伸进自己的羽毛中,快速啄着什么
黄母鸡接力似的,也在自己的羽毛中啄着
第三只也是
它们由站立而半蹲
眯起眼睛,似有大畅快

令它们不适的,是越冬时生出的绒毛
类似于人,青春期的奇痒难忍
只不过它们每年都在经历
它们快活又安详,令我不敢造次
翻动书页的动作变得小心翼翼

当它们不约而同地离开了那儿
那圆木变得更黑了
像承载了什么秘密。我记得
我挥手赶走了正要蹲在那儿的
一只猫

2022.7.15,改自旧作


余笑忠 : 秉烛夜(诗八首,刊发于《山西文学》2022年第6期)
https://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art&id=85016&str=128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