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2年7月之五)

◎伊沙



短诗(下)

《一念》

如果给我一个
写真信的机会
我一定会比过去
写得更用心



《阅卷记》

"读名著长大的孩子"
好像也是我的命名
真好啊
现在我享受着
他们长大的事实



《丹麦片》

我看过这部电影
北约丹麦部队
在伊拉克
一开场一个
年轻的士兵
便踩响了地雷
双腿飞了
命也不保
这一次我看不下去了
迅速退出
不是因为看过
而是因为俄乌战争
正在发生


《美片》

人人都有枪
先发者为英雄
后发者为死狗
在美国西部
到处都是
这样的
英雄和死狗
英雄即死狗

《战争》

打扫战场时
埋一尸与救一命同
胜造七级浮屠


《美片》

南北战争题材
好像老以南方为正
北方为反
正确的人们啊
不站出来管管



《美片》

病人好了
大夫疯了
做成真的又何妨
"不自由毋宁死"
精神病院
首席医生疯了
作为病人
呆在他曾工作的地方
被特许可以穿白大褂



《影评》

片中任何角色
都演得好
只能说明
导演好

《长安雨夜》

六至七月
在经历了卅个
40度以上的日子之后
天降大雨的夜里
有人在雨中发出
狂喜的嗥叫
仿佛摇滚歌手
冲上了嗨点


《偈子》

气在
乾坤便在



《乌克兰》

基辅独立广场上
停着几辆打废的
俄军坦克
像装置艺术展
人们上前
与之合影
打手势V
嘴里喊茄子


《美片》

1989年
FBI年轻探员
1969年入狱
已经关了20年的
嬉皮士抗议运动领袖
押解到异地去
两代人的碰撞
两段历史的对话
另类的美国史诗

《美片》

真好
山中这个灵修禅社的
最后一个老嬉皮士
因为抵御不了
微波炉的诱惑
离开了
回归城市公寓楼
当然
这只是我的看法
被极端意识形态
武装起来的
中国文青
一定持相反看法


《美片》

二战欧战末期
东普鲁士
英、美、苏
联合行动
一个美军士兵
对一个英军士兵说:
"苏联人打仗太疯了"
对方回应:
"我就没有见过
打仗不疯的苏联人"



《记忆》

十天以上
雄居全国最高温的长安
想起18年前夏天
与唐欣同游吐鲁番
别的一切都忘记了
只有双脚站在烫土里的感觉



《一道菜》

今天午饭
妻做了一道菜
是学白立的
油泼辣茄子
这道菜曾在
《新诗典》
首届厨艺诗会上
夺冠
《新诗典》
啥都能流传


《租户》

父亲留下的房子的租户
是西京医院的大夫
为他们的孩子上学而租
住定后打来电话问我们
可不可以将阳台上的藏书
再挪回书架
他们觉得这样对孩子好
让老科学家的精神
传递给孩子
我们回答
当然可以
然后我们夫妻
私下里议论:
"唉,没办法
这就是军医之家"
"人家一闻味
就知是同类"

《加拿大片》

某大学文学系课题:
《二战中投靠法西斯的文学家
与反法西斯的文学家
成就之比较》



《暗自心惊》

1999年
当千禧年
即将到来的时刻
我们想象的
新世纪新千年
是眼下的这个样子吗
我承认
我的想象力严重不够


《美片》

四十年代
美国东北角
缅因州的育婴堂里
弃婴成长为孤儿
在一起玩得很开心
可是每次
当陌生的领养者到来
他们还是会正衣冠
挤出甜美的微笑
取悦于人
力争被选中



《候鸟》

热浪滚滚
鸟儿不鸣
让你意识到
鸟儿迁徙的必要性

《诗论》

闻一多
戴着镣铐跳舞
之学说
是反动的

它转义后
变得有意思了
甚至触及到
诗的本质问题

镣铐夸张了
可你总得戴点什么呀
无限制
不成诗



《忆暑假》

回望学生时代的暑假
好像格外漫长
(寒假总是那么短)
好像经过一个暑假
人就变了
每每为自己变得不明显
而感到羞耻



《史记》

一说是自1951年来
最热的夏天
一说是122年来
最热的夏天
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
我这个长安人

学会了欣赏
阴天之美
黑白片之酷


《诗空星语》

你如果是慧星的命
那就比一瞬间的炫
你如果是恒星的命
那就看有多久的转


《伊朗片》

我活着
拜你们的制裁所赐
活得有些紧张
但是我活着
什么也不缺
这便是伊朗电影的尊严
常常拨动我这个
中国诗人的心弦



《咏》

夏夜落雨
预支来的
点点秋意


《窗帘》

也许在未来
会有一款窗帘上市
鸟鸣窗帘



《动物诗志》

狼群围捕了一头羊
没有狼王先吃的道理
大伙一起用餐
并且不会忘记哨兵
为它送去一条羊腿



《吃瓜》

一刀剖开
黄瓤西瓜
多久没吃到了
一阵惊喜
在西瓜上
人可从来不讲
种族歧视



《美片》

一个骗子
开了一门课
《掌控一切女人》
永远可以招到学生
活得有滋有味

《骗子》

在我生命中
遇到过一个
长得像骗子
谈吐像骗子
的骗子
他没有在这一行
有大成就令人可惜
当然不是三观异化
改邪归正所致
而是小骗即安
三年刑满释放后
便再也不敢行骗



《不算新闻》

蒋涛在朋友圈
发信息
中国队长进球了
一小时后我才知道
进的是自家球门



《中国结》

三年前
随儿子赴美留学的
家中最大号的拉杆箱
回家了(中间并未回来过)
上面系的中国结还在
关键是儿子告诉妻子:
"你系的中国结还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