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重生》等8个

◎边围



重生
——兼致7月的新我


之于酷烈的人世
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惟此,可赎罪,
以忏悔之身重新醒过来,
更加坚毅地矗立
(而非就此佯醉)。
以雨滴,不断地洗刷
体内残存的每一丝怯弱。
“兄弟,真的没时间了,
无以返程!”半生
已倏忽逝去,谁也拦不住
那些指缝间遗落的流华。
既然获救,于花丛间,
一遭又是一遭,
香气就是最大的恩人了——
要做个贪心的采花大盗。
晚饭过后,边遛弯,
边享受自己走调的歌声,
暗自还要继续窃笑……
向前,再不许气馁。

          2022.7.19.




火炉城市

注定是一场炼狱,
人间着了火,不曾被扑灭。
所有生灵都挤在锅底,
被蒸煮,被烘焙。
本该生出火疮的日子
起了满臂的湿疹,甚是蹊跷!
还能平淡如初吗?
在陡然飙升至40℃之上的
空气里游泳,更像煎熬。
一座因了炎暑而著名的城市
搬来几座冰山也是徒劳——
炽情会消溶一切救兵。
除非一场大雨,彻夜不歇,
浇透每一个正在发炎的部位,
令激昂的歌声乍停下来。
火势,不是小了而是更矜持了、
不再漫天撒野了。毕竟,
那是生于斯、养于斯的母土,
在一片已然焦灼的子宫里
也还有满腔爱,在滚滚沸腾……

                          2022.7.19.






想挠,更想跳。
皮肤睡了一觉还在服刑,
赤红一片,又一片。
比鸡皮还更多
疙瘩——
皆因中午贪食了鸡腿?
钻心时,叫或闹
都是枉然。
搔抓到最后只有无奈,
过敏的不再是臂膊,
而是心。暴晒无度的心啊!
停止过分的敞露
而在阴凉处静坐半小时。
直到不再怀疑人生。

           2022.7.20.






隔着衣服透出来。
酸麻,在轻轻提醒着:
那些不堪的日子
果真又回来了。“嘘”,
莫再惊扰更多看客,
咬牙咽下原已准备好了的
那一声尖啸。
自问一句:还忍吗?
骤然想起灵魂尚在滴血
之时……一如往常,
并无汗珠泉涌。
反而,当拂晓的一个笑料
划过脑际,眼泪也笑飞
进早餐里。隐隐针刺才在四窜。

                             2022.7.21.




荨麻疹

不请而自来。
一个燥热的夏天还将有多少毒菌
降临?从互联网上
满屏滑稽的讯息里抽身,
还是迟了!——双臂、双腿、
胸腹之间,火势已燎原。
斑斑红印在见证着
一场无聊的闹剧究竟有多无聊!
紧张的神经彻底松弛了,
一切烦杂都再无关痛痒——
如此静修,还有无神佑?
但求在自律中自愈,
捐弃敏感。
星星点点,似有也似不见。

                        2022.7.21.




皮肤科

从每一片裸露的皮肉中
找到自己的起源。
疹子,只是一个缘契,
令人不再自残,
转而学会自爱。以清洁之水
重新洗涤染尘的心;
一切发物都不要再碰触了。
止痒时,也不要笑——
由几小粒红点到几大坨红云
经常只需几下搓揉。
最表面也是最外露的,
恰恰是最易被忽略掉的。
医嘱差点忘了:少食辛辣,
避免日光的过分曝晒。
让不美的人也要主动学会爱美。

                              2022.7.22.




大暑,仁慈的夏日

不再将炎酷的游戏继续玩下去。
谢了啊!
步子可以缓慢一些。

阴凉处,有草木荫庇,
前几日雨水之恩赐尚在土里
留下潮气。
足够再滋润一时了。

从上一轮失常的狂热中
清醒过来。天气
也从一个施虐者变成了求爱者。

太奇异了——
整个夏天都在上演同一部电影,
剧情像是临时拼凑的。
(冰淇淋也未能止渴。)

本该最为火爆的日子
突然有些文静——那是由心底深处
生出的一丛花,绯红了满颊。

                         2022.7.23.




剪花娘子

在密闭的窑洞中,用手
给自己打造一片天空。

用剪,在七彩的纸上
裁出花朵。世界也随之清香。

那非巫术。一位小脚女人
也有其通灵的时刻。

从旧时代走来,神迹
一直跟从左右,半步不离——

不因贫贱就不能去追寻美
而让心底的蝴蝶飞走。

捉住它!用满身机巧
换来满屋缤纷。的确瑰艳极了。

装点着跌宕的一生里
每一堵土墙。不再有憋屈。

孕生了夸饰的纹样——每张脸
都是幻梦,更多是企盼。

                    2022.7.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