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2281-2350

◎冯青春



泥沙集2281:马上要搬到另一个地方去

 

一个很久没人住的屋子

我将要去住它

它已经空了太久了

很厚的灰尘和满地垃圾

说明这是个备受摧残的

下午我去打扫

我总是善于这样

我经常这样

 

泥沙集2282:问诊

 

我呢。每天照例都会落泪

以前是整天落。现在好些了

大部分是睡前落一次

梦里落一次

醒来落一次

只有这样三次了

整个白天颤抖克制

前一周开始我有了你说的呕吐现象

还伴有头晕要栽倒

这是不是最严重的时候

你说两年就能痊愈

如今已历4个月

还有20个月

现在外面又在下雨

我能撑过去吗

 

泥沙集2283:两把藤椅

 

两把藤椅竟然走到了一起

曾经被我们分别坐过的

散在阳台两个角落的两个

不知何时竟然聚拢了

面朝窗外。安静的并排坐着不知道已经多久

我到其中一把坐下

立马感受到另一把散发的强烈气息

我知道我是不受欢迎的

我打破了它们的宁静

 

泥沙集2284:诗有什么用

 

我不断遇到这问题

诗曾让我得到也让我失去

得到时我觉得它有用

失去时又觉得无用

 

我曾无数年热爱它

无数年里我曾数次缺少衣食

诗的光辉使我相信

前面就有衣食

 

那些年里我非常年轻

因此是年轻使我坚信

是生命的健壮和充沛的生机

为诗带来了富裕丈夫一样的春季

 

当此时。已经逐渐衰老。已经失去

而我一无所知。依然热爱

依然披着干瘪的诗之皮囊

小丑一样可笑狂舞

 

泥沙集2285:白发夫妻年轻时在秧田

 

我的父母老了。尤其父亲住院回来

多数时候只能蜷缩在电视前的沙发上

白头发覆盖在他头上。他可能也没想到有这一天吧

还在想起那些葱郁的山沟。布谷布谷

他和他年轻的的妻子。双腿绷紧插在秧田里

秧田水暖还寒。田畔枇杷浑园金黄

他们放牛的儿子在对面杉树林里鸟雀一般发出声响

过去啦我说。你不可以再干活

但他还沉浸在那些三月

还在努力撑起长久弯腰插秧而酸痛的身子
 

泥沙集2286:下大雨。我们踏水穿过马路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我们这么着急

不能再多等一会儿。等雨小些

不能让我们挽起裤脚。把鞋脱下来拎在手里

深夜。大雨。几个人凭空生出厚重皮毛

黑熊一样坦然迈过激流

 

泥沙集2287:流放者

 

至今让我迷惑的是

我家原是陕西。现在为什么居住在贵州

汉江边上。山青水秀。我有一所大房子

有宽阔的阶梯。明亮而大的窗户

客厅。厨房。餐厅。洗手间。都明净而大

还有一间书房。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青山

还有一个花园。与绚烂田野只隔着一道细细的铁栏

惟一缺少我。这空洞的美丽

我已远离。在苦寒高原孤独居住

 

泥沙集2288:烧锌的男人在病房

 

深夜。烧锌的男人睡着了

他身患重疾。睡眠使他短暂的获得了健康

像是和以前每次疲劳归来一样

喝完妻子煨炖的肉汤。他就把自己摔倒在床上

他的枯槁。他枯槁上面的插管

他以为。也是以前的疲劳和疲劳上紧贴的药膏

和以前一样。他佩戴着这些发出鼾声

和以前一样。有一个梦正在伴随他

正在他体内。轻轻荡漾

 

泥沙集2289:碧绿梧桐

 

我们来时。它也和现在一样葱郁

一片紧挨着一片。都很大

风吹来时。雨落下来时

或是艳朗晴天

它的密集的绿都让我们振奋

然后它就消失了

直到今天。当我索然独立

才再次看到它

才记起它一直都在

才细细地回味起

和我一样

它也曾经历了黯淡枯萎和凋落

 

泥沙集2290:暮行

 

踏着一双拖鞋我就出来了

没有什么急着要干的事

别人走三步我只走一步最多两步

很多人从我身边走过。远远消失

又有新的人从后面来和我并行一段

长街杂乱。黯淡

但是一抬头即可看见纯粹灰白的天空

天快黑了

天慢慢黑

我慢慢走
 

泥沙集2291:在小区里听见此起彼伏的狗叫

 

祖祖辈辈住在梁岇上的人家

被政府迁到了这里

他们把猪带来了。养在洗手间里

鸡和鸭带来了。在阳台上搭了个笼子

整个村寨几乎。都搬来了

往日里山村寂静

人和畜牲天擦黑就耷拉下眼皮

现在也是。人猪鸡鸭都睡了

惟有狗。再也找不见院子和泥巴墙角

整夜对着华灯茫然狂吠

 

泥沙集2292:野佛

 

我们在佛前亲嘴。紧紧地

我一手抓住她屁股上的牛仔裤

一手按住她插满野花的长头发

我们的自行车扔在外面的路边

这是一尊泥坯。被一圈栅栏隔在山坡上

那一年我们初见。也是不被认可和祝福的

我们向山坡上的泥塑跑去

无名野花和形似蝴蝶的蛾子

在我们脚边绽放飞舞

 

泥沙集2293:机器停了

 

上级通知我们把机器停了

太好了。长期困扰我们的轰鸣声

一下子就没有了

期盼已久的寂静终于来了

我们准备扎个彩带点个炮儿庆祝一下

于是老马去嚼了一坨牛肉

小桂连抽了五支

我把还有茶味儿的茶水倒掉泡了一壶新的

总之我们很高兴

心里各自手舞足蹈了一番

就要去享受这难得的寂静

却发现并没有寂静

以前被机器压制淹没的声音现在全蹦出来了

它们似乎也和我们刚才一样在庆祝机器停了

我们傻眼了

寂静他妈的在哪儿呢

嘈杂更胜以往

 

泥沙集2294:松树的四次脱落

 

一年中。松树要经历四次

第一次是在花粉飞扬后不久

漫天的花粉带给它们无尽的兴奋

每时每刻都在晃动

风拂过晃动。无风自己晃动

把黄色物质弄得到处都是

炫耀一般告诉所有它们正在做的事情

但是不久。就戛然停止

花粉也许已挥洒一空。或者尚有余韵

总之是一觉醒来。或者是某个阴沉的下午

一切都戛然停止了

松树不再兴奋晃动

静立几天。它开始经历第一次脱落

承载花粉的松花脱落了

那段时间多雨。松花枯暗卷曲

随着雨滴一起簌簌落下。不几天就沤烂了

第二次是松针。松针似乎随时都在脱落

像她的长头发。每次揉弄或梳理都会掉下几根

反正也多。去他妈的。也不悲伤

第三次脱落是秋天

松树一年的结晶或者说事业

松塔。脱落了

毫无预兆。咔嗒一声掉落地面

翻滚两下就混入了落叶中

这是深秋。离冬天也不远了

气温正在急剧下降

浓重的乌云正在反复集结

松树将要经历这一年中最严峻的时刻

实际上也不对。它已经历了快一年

之前的哪一次不严峻呢

无所谓了。松树依然青郁

一天夜里。大雪如期而至

半夜。咔嚓一声松树果断地折断了自己的一枝

这是松树的第四次脱落

第二日。艳阳洒遍山岗

白雪如白发。其下隐隐透着青丝

 

泥沙集2295:我和我的猫

 

我有一只并不存在的猫

或者说它存在。但并不在我身边

或者说它在我身边。但不是猫的形态

它可能紧贴在我怀里

被我轻轻托住柔软的臀部

也可能在脚边。翘着尾巴与我并行

我们走了一段寂静的山林

其间它喵地轻叫了一声

我哼了一段音符回应它

现在转过一道弯。视线陡然开阔

我们并排立在崖边

看远处草场上羊群缓慢蠕动
 

泥沙集2296:清凉亭

 

六月山上依旧冷

四面透风。头顶是暗沉的穹盖

空荡荡的亭子里

我的单衣使身体敞开

我四面敞开

人们随意地穿行

 

泥沙集2297:母甲虫

 

我睡在杂物间

杂物占去三分之二

我的床是三分之一

半夜。一只黑壳大甲虫沿着我的枕头边缘爬行

我听见它缓慢犹疑的脚步声

恍惚间。似是多年前那个在我窗外

徘徊的女子的跫音

它应该是从杂物中过来的

它是把我当成新来的杂物吗

和多年前一样

我一把把它捞在手里

日地一声

把它扔回了三分之二。它的故乡

 

泥沙集2298:密室逃脱

 

昨晚梦见我是一个死刑犯

被押着往刑场去

绝望中我回忆我的案子

我是被冤枉的

在场有很多证人可以证明

但是无人为我证明

相反。他们都以怜悯和无奈的眼神看着我说

人确实是被你弄死的

我心想没办法了。那就这样吧

子弹会很快从我的额头钻进去

我会很快失去知觉。就结束了

这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但是去刑场的路总是走不完

我原本已做了马上就死的准备

但是走着走着又害怕了

我没杀人啊

我不想死啊

你们为什么不为我作证啊

我连续哭丧大叫

但是没有用。依旧被铁钳一样的臂膀押着往刑场去

真的就这样了吗

突然。我灵光一闪

这会不会是个梦啊

果然。立马就醒了

哈哈哈吓死老爷了

侧睡把我一个膀子压得酸痛

 

泥沙集2299:雨中行

 

大雨突然来了

我抱住一棵松树躲在这里

这是山腰处的一个凹陷

像女人的腰眼

像女人正在淋浴

我是一个虱子

吊在她腰眼里的汗毛上躲在这里

我为我感到羞耻

松开松树我离开凹陷

 

泥沙集2300:小桂说

 

小桂说有一对男女在林子里亲嘴

他们躺在松针上

挤压得松针发出小雨一样的沙沙声

他们离开后。松针被挤得滑向四周

露出凹形地皮

一些地皮甚至粘在屁股上被他们带走了

跟随他们回到家里粘在了沙发上

那个女的四十多岁

一看就是别人家的婆娘

小桂说
 

泥沙集2301:守山

 

县城外有座山

山顶上有个人

那个人就是我

我如果个子再高大些

人们就会远远看见山顶上

一个山神塑像一样的

一站就是一天

 

泥沙集2302:野餐

 

湖边是草

是湖蜷缩收回腿后露出的柔软缎面

然后是房子。密密麻麻

谨慎的围绕在四周

 

泥沙集2303:减肥令

 

我每天只吃一顿饭

有时不吃。以白开水充饥

三个月后我曾经肥硕的腹部平坦

躺下时顺着肋骨去摸它

会像突然遇到断崖一样跌下去

在深深的底部。会隐约感受到萎缩的胃

和大旱后涓细河流一样的肠子

这是我的决定

来自冯青春中央人民政府的最高命令

我的身体并没有垮

相反眉清目秀更加轻盈

 

泥沙集2304:大路上

 

吃饱了来到大路上

空荡荡的大路上

只有我这个吃饱了的人在上面游荡

像高大的苹果树上

只结了我这么一颗苹果

翠绿中我迎着晚风

结实地摇晃啊摇晃

 

泥沙集2305:乡村诗人

 

从厕所里出来

一边系裤子一边抬头看天

雨丝飘到脸上

浓云不知厚几许

屋檐水断断续续

滴到半边瓦罐里

当。当。当。像乞丐的麻木敲击

裤子不好系。拉链头半天摸不到

从神游中回来

低头寻找
 

泥沙集2306:崖上人家

 

十八层的高楼一幢一幢

他们住在这里还跟住在崖上一样

一个在这幢陡立的峭壁上伸出脑袋喊

喂———

另一个在那边的峭壁上伸出脑袋答

哦———

安置小区灰白的水泥地面上

隐隐现出森林。河流

一闪而逝

 

泥沙集2307:机器曾发出比人更凄厉的声音

 

因为碾压和碰撞

脑浆和残缺的身体

和雨中一动不动的扭曲

机器此时停在一边

雨从它坚硬光滑上簌簌滴落

旁边大树上刚好枯黄的一片正在

飘落。正在接近血泊

未亡人正在接近

还没有发出那撕裂的一声

街道正秩序井然

美丽而干净的街道

情侣和打伞的小学生正那样美丽

 

泥沙集2308:侧卧

 

可以蜷曲

背呈弓形

像暗处的狙击枪或

揣在口袋里的小手枪

 

泥沙集2309:在狭窄的阳台上

 

狭窄的阳台上

坐着一个人

一个

仅能

坐一个

望出去却非常广阔

最远的天际至少有二百里

 

泥沙集2340:魈

 

天要黑了我还在林中游荡

我不想游荡。但也不愿意回住处

没有人能理解我现在的难处

他们只觉得那是个什么哦。好别扭和怪异

我只能靠自己。直到某一刻

似乎终于下定决心。我双手微握成拳形

大踏步向前。暮色在身后聚集

形成黑色队列
 

泥沙集2341:两只蝴蝶并排飞

 

两只蝴蝶并排飞

叫飞蛾子抬水

预示着要下雨了

这样的事多数发生在下午

天空还很晴朗

山坡上飘拂着一层细风

两只蝴蝶亦步亦趋

像一对情侣

并排在草尖上飞舞

老人们早就经历过

知道这一对情侣

现在看着美好

但是很快就有不好的事发生

 

泥沙集2342:红日

 

太阳将落时。我正好迎着它走过去

曾经炫目的不可直视的已经消失了

使我得以看见它的本相

———黯淡天边。一粒温和美丽的红

 

泥沙集2343:仰卧起坐

 

关了灯后。我开始在床上做仰卧起坐

昏暗的屋里。一个黑影反复倒下坐起

太吓人了。于是起来去把灯打开

但是。依然是———

半夜的荒山顶上。重重夜色包裹中的

惟有一间小屋亮着灯。里面一个精瘦男人

面无表情。在床上反复倒下坐起

在他隔壁黑沉沉的屋子里

几年前一个男人就死在里面

 

泥沙集2344:过觉岸寺

 

不觉间又逛到庙门前

推门进去。邋遢僧正踞在椅子上吃红豆汤

我说阿弥陀佛啊叨扰了

和尚放下碗说要不要来一碗

我说不了摸出一支烟给他

和尚接过。抹一把还在咀嚼的油乎乎的嘴

又侧身很响地擤了一把鼻涕

这才点上烟说很久没见你来了多来啊

我说好好就怕打扰你清修

和尚恍惚了一下说也是

你那两个同事每天要来三四次

很烦啊来了就吃我的苹果

吃完了又去大殿里吃供果

也不和我讲。拿起来就啃

我扫了一眼他的療房

心想这怎么啃得下

又坐了会儿。起身作别

和尚要送。我摆手说快吃你的红豆汤吧都凉了

 

泥沙集2345:对话

 

读到这首诗的人

我正在凝视你

请你也看着我的眼睛

脑中浮现起我的面容

请与我对话

我们先试一下

我现在说。一

你要说什么。二吗

我又说我爱你

你该怎么回答

你也可以什么都不说

眨一眨眼睛或

轻轻地沉吟一下

那么。现在我们开始

我爱你。我说

该你回答

泥沙集2346:引蝶

一只蝴蝶飞到膝上
把它拂开。又迂回着飞回来
难道我身上有香气吗
不远处的草地上还有更多的翩翩
走过去置身其间
对它们来说。我的身影是大树一样的存在
它们围绕着我。我也渐渐长出枝叶
我们互相都听到了对方的欢呼

泥沙集2347:仲夏夜之梦

夜里。凉气源源不断的
从铺满腐叶的地底升起
像一个备受摧残的女人的爱
使躁动的不知不觉安静下来
不知不觉的愿意为她
抱紧四肢。恬然睡去

泥沙集2348:林中漫步

老马被打过两次
一次是在马店
玉米林边他停车撒尿
突然被人揪住衣领啪啪几个耳光
老马捂着脸问为什么
打他的说你把俺玉米浇坏逑了
最后老马赔了5百了事
另一次是在双龙镇
下午两点钟老马骑自行车去县城
冷不丁路边冲出两人把他踢翻在地
一顿猛打后抠走了他进货的六百块
太黑了。老马说
不过也有好玩的
老马个儿矮。五十余
他微眯双眼陷入回忆
二十多岁时也是在马店
大路边上女人们拉扯进店吃饭
老马刚坐桌边
一个女人突然坐到他对面
盯着老马也不说话
撩起裙子就做下流动作
我知道坏了老马说
结账时果然要收二百
什么都没有做呀
老马委屈地问为什么
那人说你看到没有
老马诚实回答
这就对了那人说。要收参观费
参观费。他妈的。巧立名目
另一次也是双龙镇
此时老马已转行开营运车
有一天几个去县城卖血的女人
突然来坐他的车
老马问你们平时不是走路吗怎么舍得
卖血女人叽叽喳喳的回答
说昨天啊回来路上被人放水啦
在车上几个女的一路上嘻嘻哈哈
一个说另一个被放的多
另一个又说另一个什么什么
放水就是那个。也就是
被强奸了。老马解释说
真是荒唐啊。老马拨一根草茎叼在嘴里
脚下松针被我们踩得咯吱咯吱
过了一会儿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林中鸟鸣突然涌来
扑打着我们黑礁石一般粗砺的笑声

泥沙集2349:阵雨

雨从远处来
近了。更近了
掀起的风已经吹动衣袖
气息化做雨沫子已经打湿面门
只是一瞬间就兜头而下
但是并不停留
继续向身后远处奔去
留下落汤鸡一样的树。草
滴滴嗒嗒的呆在原地

泥沙集2350:剧变

如果是个女人
会像女人那样紧捂嘴唇
如果是个孩子
会张皇地不知道站向那里
或者是个老人
拄杖分析。颤抖地判断
然而都不是
如今站在那里
双唇青紫
茫然无措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