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

◎修远



1、
安静,
只有笙箫,在,闪亮。
天微暖,
乌鸦在树枝上,低头,
看:有树枝,茅草,羽毛,
搭建的盆型的窝里,刚产出的
椭圆图形痴想,谁在当中,
冥想。

一条小路
在树荫与草棵间通向
岩石上的树屋。
夜晚,
月光,穿过叶子向它
依偎,
好吧!一切从阴阳交汇
开始。

2、
低语。凝视。
微弱地呼吸。
一道,光
沉入,更深沉地
呼,吸。

它慢慢地
听到,温暖在微寒中
安静地,穿过。
幽深,慢慢醒来。

月光的舌尖湿润
更加靠,
点燃岩石的焰,
然后,从新酣睡。

3、
不确定,是否醒了。
一半,对一半。
透明的空气中,深红色的鸟半闭着,眼睛。
在朝阳的头顶,打开晴朗的翅膀。
竹木,闪耀的乐椅,
在流动的空间,固定。

不确定,是否
它身体里的卷云,镜子般,
睡眠。一切隐秘,超时空的成色的石头。
深色的呼吸,储存万物的沉默,
坚硬生命的感知,孤独轻轻挤压。

一份馈赠,背后
某种古老的语言,无数次
造访。流浪歌手,校正,调音;
灵魂,低音伴奏。相信空无,
始于,某种可能,攥紧,波浪起伏的渗透。

色彩夺目的窒息,光,就享坐
其中。继续下去。好久好久,腾腾火焰飞蛾
一样归巢。此刻,红色的阴影,笼罩。
万物落尽,危险的美,竟如此接近。
此刻,无比脆弱,极度的痛楚,竟然笑到泪流。
更完美的黑与光,切割,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2022、7、18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