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雜詩

◎炎石



三月份始寫時事詩,此時心境與此後心境大不同也!



時事雜詩·因余楊事而作棄婦詩

私以為余秀華楊儲策,好比徐志摩陸小曼、張愛玲胡蘭成等,楊某雖比之徐、胡不及萬一,亦足以為本世紀之熱議人也!


妝台上滿是從前的冷首飾,
淚製的珍珠與血凝的寶石。

戴來相看吧那鏡人等候你!
可那鏡人並無相反的命運。

戰戰兢兢踩過銀鍍的薄冰,
照鏡的人永有破鏡的不幸。

當炎夏以冷眼鍛一座冷宮,
都有誰避暑於棄婦的隱憂。

2022.7.8-18


時事雜詩·西北有高樓

今年四月份,於小破站看過一阿婆主探訪銜灞橋爛尾樓視頻,當時便感觸頗深,憾而未作詩以述。七月以來,又有多地爛尾樓業主集體停貸之新聞。今日微博刷到鳳凰周刊推送的視頻一則,又想起當時阿婆主所探訪之小區及人物,作此詩!


隔著眼淚看這裡廣廈千萬。
是誰讓爛尾樓也有了人煙?

沒有水,就提著汗水上樓。
沒有電,就更珍愛這白天。

他們隨地支起了鍋與床鋪,
在毛坯裡做起了精裝的夢。

本金和壽數一般越還越少,
利息是從銀行多借的一生。

2022.7.17


時事雜詩·取現難


錢存銀行裡,可以漲利息,
人活這一世,是否也升值?

與太陽同睡同起的忒賤了,
可是他要咒駡那造人的人!

她鎖住人的血,卻鎖不住
人的淚在臉上似河水靜流。

一輩子把辛苦換成了紙錢,
生時他賺來死時他想帶走。

2022.7.10
[第1-4行]卞之琳《第一盞燈》,“鳥吞小石子可以磨食品。/獸畏火。人養火乃有文明。/與太陽同起同睡的有福了,/可是我讚美人間第一盞燈。”


時事雜詩·聞羅永浩再創業而作


沽名霸王老賴羅,學哪個?
再創業,交個朋友與龍哥。

傳奇!傳奇始于一封長信,
更長的一封,此刻我正讀。

兵敗錘科,並未能壓垮你,
捲土重來,依舊江東子弟。

這一戰連史記都希望你贏!
你贏我就坐長途去烏江亭。

2022.6.12
[第1行]錘科倒閉,羅永浩被列入失信人名單,一時成為老賴。
[第2行]羅永浩,又被稱為“龍哥”。
[第3行]兩千年,羅永浩寫了一封長信給俞敏洪,從此開始了傳奇的一生。
[第4行]更長的一封,指本日“羅永浩”公眾號發佈的“對話羅永浩”一文。



時事雜詩·為唐山事而作

有感於唐山燒烤店事件引發關注之後,微博上出現大規模實名舉報訊息,一時霸佔微博熱搜,作此詩。

微博裡擊鼓,微信裡鳴冤,
而人間太平好似個太平間。

大拇指從你的苦臉上滑過,
仿佛雨刮器刮去車窗的雨。

這是一段連續向下的坡路,
警示牌多米諾般向你襲來。

在事故最後的十六公分裡,
你終於引起了有關的重視。

2022.6.12
[第7行]一般手機高度為十六公分。


時事雜詩·食客與凶年

今日自延安返西安,途中知唐山燒烤店事件。想起李金髮《食客與凶年》,這不就是食客與凶年嘛!憶從前不知詩之為何,往往困於個人悲喜,不能如蓮花泥中自拔;念如今對於此類,常常多興與怨,能夠由己及人寫人之不幸。長沙兄一時呼為徐少陵,蓋友人之愛也!而我是偶一為之,還是能持之以終,我也不知道!但即使是偶有作為,亦當有益於無為吧!


山東有招遠,河北有唐山,
麥當勞歡迎你光臨燒烤店。

今夜他又遞來張隱藏菜單,
殷勤地為你介紹本地特產。

點幾只赤腳,勾幾計空拳,
煎熬時再撒下大把辣椒面。

你終是惡嘴裡的經濟實惠!
你終是好眼裡的兔死狐悲!

2022.6.10
[第1行]招遠有麥當勞事件,唐山有燒烤店事件,讀者可百度。


時事雜詩·鍵盤俠

 
那是街頭巷陌般緊綳的洪,
從一個個矩窗,撲向客廳

在柔軟的沙發上緩衝人形。
他們堅持認爲那是位鬥士。
 
茶几是微縮的天安門廣場,
無力的口號被有力地抽出,

急著去擤那鼻炎般的憤怒。
憤怒已是季節性的流行病。

2022.3


時事雜詩·聞俄羅斯對烏克蘭用兵


人民如終端,追逐著熱點,
俄羅斯的坦克開進烏克蘭,

建議對話的阿富汗塔利班,
又淡入淡出視野的小三綫。

隔著屏幕臧否著大國用兵,
似忘了國慶檔热血戰長津。

戰爭殘酷,興亡百姓都苦,
戰地觀察員缺編一位杜甫。

2022.3


時事雜詩·因豐縣事而作


網民們熱衷於討論小概率,
福利彩票約等於人間喜劇。

把一條鎖鏈批發成千萬條,
惡之花,真能連根拔起嗎?

金瓶梅不能,紅樓夢不能,
再一個上下五千年也不能。

儅不幸演變為一種消費品,
它因減少供應而遭到抱怨。

2022.3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