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21年诗选(4)

◎一地雪



献给逝去的庚子年
 
这一年。太阳躲进白色阴影
地球战战兢兢。所有的梦
被噩梦驱赶,空白填充年华。
这一年我凝固成一粒琥珀
失去名字,看上去
像一颗浑浊的泪珠挂在眼角。
这一年没有比这一年更大的东西,
世界小如一只铅球,抛向轻飘飘的宇宙
迟迟不能落下。没有一丝儿
缝隙能掀开黑暗,幽灵被禁锢在
钢铁的枝桠。万物变成龟缩的微尘
所有的感知丧失了感知。而
我,比它们更没有知觉。
因此我无法对这一年,写下
只言片语。
 
2021/02/01

时代广告
 
公交车站牌下
三个少男少女,摩登的羽绒服
划时代流星。午后
醒来,车辆开始稠密
宽阔的马路泛着柏油的坚固,
阳光尚好。这样的场景
仿佛蝴蝶压低的翅膀忽然高扬
树影晃动
斑驳迷人的风吹过
忽然想起约翰.阿什贝利
却想不起他写下的任意一行。
少年们纵情谈笑,
扭动着鲜艳的肢体
定格于汽笛梦幻般的起伏。
我内心久违的活力随之荡漾。
哦这不可言喻的欲望,空
和,魔幻。
把我心爱的城市铸就一尊铁雕
锈迹闪闪如银

 
2021/02/01
 
车过白河
 
车过白河。我正抱着手机
读诗,冥冥中像有人召唤
冷不丁扭头:
河坝上,一只白色的鸟儿
蓦然振翅高飞。它划起
一条烟花般的弧线在苍空
那么优美,凌厉
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划过我心房

虽然相距甚远
我的双眸还是听到它极光一闪,
扑棱棱煽动的双翅将白河搅起波浪。
河水苍茫,寒冷打湿了我的
眼睑。那一刻,我忘记了诗,
忘记了已发生和正发生的一切。
世间再无焦虑和忧伤
 
2021/02/01
 
再没有惧怕的事情
 
当你把时光熬成巫婆,
再没有任何惧怕的事情。
你小如尘埃,
漂浮在蓝色星空
多么自由,安静。
星星们各自酣睡在童话中
 
轻轻的。一片飘渺的树叶
坠落,在被风霜褪掉
伪装叶脉的那一刻。
再没有可惧怕的事情到来!
 
2021/02/01
 
错误
 
这世间因为我的冷漠
把我的床
扔进了大海
 
2021/01/05
 
所有的
 
这世上所有的悲哀都是明亮的
所有的喜悦都是荒芜的
所有的愁
都是沸腾的冰。所有的
人,都是蒸腾的雾回归了前世——
 
2021/01/06

给小微
 
公交车站牌顶棚挡不住
从梧桐枝桠漏下的雨滴。
天气真凉,
连同刚刚没有与你告别的难过
在我疲惫的身躯奔突。
 
一百个不忍离去,浇筑了
一地水洼。它们将被秋风
恣意吹成汪洋,淹没我的安宁。
再被时光晒成一粒粒沙
垫在我羸弱的脚下。
 
我的脊背被这一次次的
聚散压弯,佝偻成疾。
你是否听见
爱在我骨骼中咯咯作响?

而我知道
我无法永远为你撑起
一把铁伞,让你的快乐
时刻得以庇护,
于我温柔疼痛的怀抱
 
2021/08/26

暗疾
 
我的眼睛很挑剔
它只喜欢自己喜欢的词。
我的眼睛早已堕落
披着灵魂的斗篷
滑向暗。光明在十指外
跳舞,我看不见。
我的眼睛拒绝白天,
长夜却在它的紧闭中变白。
我的眼睛一生只聚焦
一个点——我的心。
而我心之外再无它物。
因此我保持一生单纯,
自由。
 
“是时候了”
鸟鸣含着一丝清凉飞走
初秋从它口中坠落我眼睑
 
2021/08/15
 
五月
 
五月。词的渡轮划行在
煦风里。年轻的阳光是它荡起的波浪
我是它衰老的双桨。
 
鸟儿们经过了春天的洗礼
安栖在窗下树梢。
它们的歌喉如此轻灵。仔细
 
听,俨然一座盛大的池塘。
而我的低音在池中匍匐。
美丽的蛙鸣即将到来
 
2021/05/08


傍晚
 
直到我开灯。抬头看见窗外
高楼,几个亮着的窗口和我对应
像彼此呼唤,在这个幽暗
傍晚。天空压来深灰,和静谧
 
雨下了一天。带给傍晚的晴
迟疑、低沉。连天气也时常步入
十字路口,我们对生活的取舍
何处没有犹豫。几株老竹纠缠着
 
窜到三楼,光秃秃的枝桠上
细芽隐现,那是死亡与出生轮回的
佐证。返家的汽笛路遇不快
低鸣几声,像鞋匠冷不丁
 
凿几下鞋底,按动我眸中暖色
琴键。窗外林立的钢筋水泥巨桩
开始一点点生动。一天又过,
风雨无家书。沙漏无更换
 
重复的夜将吮干,我们的
耐心。而黎明的到来从不问你
是否需要……即使春天也
绝不违背,生命的金科玉律
 
2021/03/31

比如现在
 
比如现在。我坐在一家小餐馆里
享受生活的庸碌,和馈赠。
在经过了公交车突然改道之苦
在密麻的沮丧背后,
从厨房飘出锅碗瓢勺的交响乐
吹拂着一颗孤寂之心。
我像从四面墙壁中逃出来,
这是每一次心灵被囚之后的
解脱。我遵循了自然法则
重新回归自然,那是无人能
超越的日常。此刻让我再次
获取,生命的安定
 
2021/03/15
 

词语与自由
 
我不是我的词语。
也不是我的自由。
 
对于我,它们太奢侈了。
我只是词语的仰望者,奴仆,
心甘情愿被它绑架,
甚至殉葬。
这比孤独更无人知晓。
 
而自由总在梦中向我招手,
以它无限的高贵和冷酷。
但我是我的工具,
工具箱就是我的斗室
它们共同构筑一座监狱。
直到把我的岁月挥霍掉
把我由黄金,变成雪。
 
2021/03/15

初醒
 
鞭炮吃掉黑夜的梦境。
十指肿胀痛彻黎明。
所有的希望在醒来感知到的一刻
消失。绝望再次伸出白色肢体
 
生命的触角开始爬行,
流水趟过时间的小溪。
神龛下,酣睡千年的顽石
翻身起床,走向无垠
一个巨大的城堡挂在树梢
 
2021/01/15
 

冬日的暖阳

这冬日暖阳把白河变成
一床碎银,波光粼粼。
它涓涓清澈洗涤我心中
久积的晦暗。成群的水鸟
栖息水坝上,填充我眸中的残缺


2021/11/22


此刻

此刻。虚无已飞往北冥
鲲鹏落地
窗外鸟儿啁啾,清脆可心
铁打的眼泪化为水
金铸的欢笑也被风吹走

四周宁静欲滴
如此平稳,坚实

2021/11/28


河流

是一条河把一个城市变成
一条河,绵绵流长。
这座城就有了波浪的光辉
碎银点点
系千万人的腰际


2021/12/03


容忍它吧

容忍它吧
像容忍人性的漏洞。

她终于明白
自出生就是一只风筝。
拴住风筝的那根细线
是枷锁。是冰山。
它有一个更熟悉的名字
叫命运。
她被它牵着,身不由己
等死亡降临。
佩索阿也无法救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