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过的好吗?》

◎雨人



《今天你过的好吗?》


你看着小鸟轻盈的身体
感觉人类显得多么笨拙
只有莫兰蒂画中的少女
才配的上小鸟。
连静物中的瓶子也很干净
没有急着要干什么的样子。
(你拍的<镜子>是否受到费里尼<八部半>的影响?那个小男孩给了几块硬币,让疯女人在大海边的悬崖上跳艳舞,被主教学校知道,在早餐饭厅上被老师戴上高帽子游行批斗,这很像文化大革命时期学生批斗老师的场面。<镜子>里有象征主义吗?在现实中你每天在镜子里看到什么?没有,只是关心衣服是否整洁,脸上有没有新增的皱纹,从不过问哪是谁?电影中出现黑衣女是为了视觉上造成神秘吗?口吃少年是否与这个社会有关?毕竟处在疫情时代,病毒就是控制的最好理由。哦!艺术不需要解释,只要你去感受。)


《钢铁时代》


五年没有写诗了
拍了一部电影
叫钢铁
在国外另外一个名字
两栖动物
4个多小时在国内压缩成一个半小时
就像把新开的宝马车
送到废品站被大型压缩机的铁锤
打成一块废铁。
(在电影<1900>一帮屁大的
小孩参加码头罢工运动,坐上一列火车,打着红旗,看大海。我想到了文革初期,学生不到学校,结队坐火车,到天安门串联。有人形容他们为群众动物,真不是讽刺他们,只是描述一种现象。)


《流动医院》


我在花园散步时
看见一队蚂蚁
从树根爬向树顶
这是它们的通天之塔吗?
可梧桐树上有什么吃的
我就不知道了。
贝贝那天来到我办公室
手上拎着一瓶啤酒
显然喝多了
不知他怎么骗过看门人的
说人和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在上帝眼里。
(我母亲没有文化,但她信佛。我从小在无神论唯物主义下长大,没有信仰。一个历史学家论断若没有上帝,你就会跪拜在一个伟人脚下,对这个时代不知是否幸事。)


《到码头》


大雾中
突然冒出一艘巨大的游轮
如一头大象
出现在楼顶
训兽师不见了
心理医生要求你
做一些事找回现实的感觉。
(在撒哈拉沙漠,打出第七张牌
,感觉像外星人登陆地球做的第一件事。红色沙漠里只有绿蜥蜴存活的迹象和少数带刺仙人掌立在世界的边缘。)


《梨花乱落》


艺术已经完全沦落为现代人的玩偶。
面对梵高的梨花
我泪流满面
却对毕加索的下楼梯的裸女
无动于衷。
现在谁还记得江西派黄山谷的诗
若提起苏东坡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随口上来。
(政治家操作这个世界,就是个马儿蒙上一层意识形态的黑色眼罩,防止跌下悬崖。知识分子精英像孙悟空拿起金箍棒在大众周围画个圈圈,说是保护,不能失去界线。而艺术家就是打破这一切,服从于心。)


《孤独一日》


我们就像泥土中黑暗的蚯蚓
在地下各自打洞
长长的隧道
永不交接。
(<白痴>中的女人爱着疯子、罪犯,想要挽救什么,充满牺牲的苦难意识,这样的爱情很可怕。像现在人们制造巨大的天眼,接受来自星辰的音乐,希望与外星人相遇。地球在迷茫宇宙太孤独了。)


《槐树可以是一个人的名字,也可以是一个植物的名字》


树下落满了细碎的小白花
那是槐树
在故乡这个季节
母亲会糅合面团
做成馒头
那个时代很少能吃上肉包子
母亲就变着法子
做各种各样的面点。
真奇怪,刚才我喝茶怎么有股甜味
是我喝酒喝多了吗?
(詹姆斯·韦布空间望远镜拍摄到一张130亿光年之前宇宙大爆炸传到地球的照片,在一片寂黑的空间有无数闪亮的点。黑暗并不代表虚无,只是我们看不到。地球在没有太阳照射下的另一面也是黑暗的。我们看过电影<星际迷航>人类在寻找另一个文明,其实我们对蚂蚁的社会又了解多少呢?有一天我在练太极拳,看见一只虫子在操场上爬,我没有上前一脚踩死,等我打完了,它爬到了草丛,我想若在家里,我一定会捏死它的,我对自己又了解多少,人是复杂的动物。宁愿相信是外星人把我们留在这地球,对达尔文的进化论表示怀疑。弗洛伊德嘲讽道:他们烧毁他的有关潜意识的心理学著作,没有像中世纪那样把他放在火上烤,这也许是现代文明的进步。)


《梅妻鹤子》


你看他画的梅花
是倒着的
你却分明能感觉到
枝条是向上冲的
花是红的
但给人于凄清、洁白的处境
虽然上面没有月亮。
就是这样画画的读书人
在闻得清军破城后
用剪刀把头发剪的鲜血淋漓
出家做和尚了。
(凡艺术都是超现实的来反对现实,但独裁者会把权力介入审美制造大众化的美学暴力,瓦格纳的音乐、大型庆祝活动莫不如此,像流水线上设计的人工灵魂。)


《飞狗》


天快亮的时候
我突然被一只鸟惊醒
它是怎么进入房间的
我想起夜里2、3点时
越睡越热
还听到走廊吹风机滴水的声音
我打开窗户看
空调排水管堵了
可能那时它偷偷飞进来的
我打开阳台纱窗
让它飞走。
有一天,上厕所时
发现有一只壁虎趴在天花板上
我吓了一跳
打开窗户把它赶走。
我们总是对突然闯入生活的东西深感疑惧
是害怕陌生事物的威胁吗?
抑或习惯使然
接受一个人的爱情和接受一种信仰一样困难。
(那只野狗飞奔起来像只豹子,可以比作工业弹簧拉长到极限又迅速缩回。松鼠怎么出现在办公区的,虽然生长有几排雪松,难道是从山区偷渡过来的。一帮小孩在贫民区连成一片的屋顶上奔跑、跳跃,如同卡尔维诺小说中生活在树上的子爵,是在地下起居劳作的人无法想象的。)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