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草 ⊙ 墓草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春风又到金水岸》短篇小说

◎墓草




作者:墓草

他叫Y,自我感觉很好,自认自己是一个美人!有一段时间,他天天去公园里的金水河边,等……一个懂得欣赏他的人。
“野鸡,你又来了啊?……”
Y听到有人叫他“野鸡”,不生气也不理这个人,转身走开。
他几乎没有遇上可以聊天的朋友,也没有耐心听一群GAY一起聊那些家庭俗事,他讨厌圈子里的人相互“姐姐妹妹”的招呼声。
一个人重复另一个人问:
“你今年多大了?”
Y不想回答。
“你结婚了吗?”
“没有。”
“你怎么这么大了还不结婚?老了怎么办……”
Y马上转身,不想再多听这个中年人多说一句。他厌烦那些已经结婚的GAY,既然选择了和异性结婚就不要再出来鬼混……还要向年轻人传送一些错误的观念……什么什么不结婚没有孩子老了怎么办?要让下一代的年轻人跟着你们学习戴上面具活着?不爱一个人骗婚活着,生养孩子只是把孩子当作防老的工具?……
Y谁都不想理的时候,就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河边,看那些流动的河水……一发呆,就是整整一个下午。
有一天,Y在公园里遇上了一个帅哥,他刚靠近他,就听到一句没有礼貌的回答:
“我不喜欢戴眼镜的!”
这句话让Y很受刺激,自尊心有些受伤……
从此以后,Y到公园再也没有戴眼镜,他看到的每个表情都是模糊的……他也不想记住那些和他一夜情的表情,也不想知道他们的名字。
在一个有春风有月光的夜晚,Y又来到公园里溜达……他看到一个男子坐在石头上发呆,就围着他转了圈……然后,他又转了一圈,然后……他不想再转第四圈的时候,就主动开了口:
“喂!你有四十岁吗?你能做1吗?”
这个男子就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前一后,脚步不快也不慢,走到了一个桥洞下……这个男子没有一点主动的意思?光线很暗时,彼此的表情都是模糊的……没有牵手,也没有拥抱,也没有吻……Y压抑很久了,他这次只想发泄……他快速的解开了自己的衣裤……等待?
……等待中,对方连蜗牛的动作都没有?
Y不高兴了。
“你好好看看我的模样,再好好看看我的身材,再好好看看我的皮肤……我人长的这么的漂亮,身材不胖不瘦!皮肤白白净净……你居然硬不起来?……气死我了啊!——我长的不比那些影视明星差!你对我没有感觉为什么还要跟着我来?气死我了……”

Y有整整一年的时间没有再到公园里。
他一生气就会失眠,接连几天的失眠,让他的胃肠消化纷乱……他开始拉肚子,呕吐,然后没有了食欲,没有食欲就强迫自己手淫……再然后就感冒了!

春风又到金水岸。
Y再次来到公园,在河边来回的走动,走累后,就坐在石头上休息,这时,他看到一个男子慢慢走过来,慢慢地围着他转圈……
Y看不清这个男子的表情,感觉他是戴着眼镜的?……他有三十岁?三十五岁?还是四十岁?……
“喂!……你不要再围着我转了,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对不起,打扰你了!”
这个戴眼镜的男子转身走远了。
Y感觉无聊,他又来到河边,看着河水发呆……
一个小时之后,Y想去公园西边看一看牡丹花开了没?……他走了一会儿,看到小径边的长凳上坐着一个男子,感觉他的皮肤很亮,表情有些模糊……如果戴上眼镜看他,他一定会很帅吧?……
Y主动在他身边坐下了……
“你不是说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吗?……”
Y快速闪开……心想,怎么又遇上的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他?……为什么位置不同,前后有两种感觉?……
“对不起,打扰你了!”
Y礼貌地重复这个男子说过的这句话。
他很快离开了公园,想通过吃东西忘记让他郁闷的这个春天。

Y去公园附近的一家烩面馆吃了一碗面,他又回到了公园。这次,他遇上了一个导演,聊了一会儿,这个导演就带Y去了酒店。

“你近期在拍什么电影?”
“古装戏……”
“能让我演一个角色吗?”
“男女主角已经定好……让我想一想……还有什么角色可以给你演?……”

这个导演真的给了Y一个角色,他有两分钟的镜头……他被化妆成一个古装老头,在街头叫卖冰糖葫芦。
那时,Y为了演好自己的角色,把工作都辞掉了!为了能有机会再演……他几乎天天打这个导演的电话,也愿意一次次献身,而他跟着这个导演跑了全国好多地方,很多时候他只是搬运道具的工作人员,有机会出镜时,他一直都是群众演员,每一部影片上都没有他的名字。
“为什么在街头叫卖冰糖葫芦的一定要是一个老头?而不是一个美少年……黄帝微服私访……他听到悦耳的叫卖声,他看到美少年……然后就……”
Y和这个导演同床共枕时,他曾一次次地想让这个导演改动剧本……
“听你的话,我拍的电影就不能公开上演了!”
“你如果听我的话,你拍的电影肯定获奥斯卡奖了!”
……
这个导演一直没有成为著名导演。
Y跟着他好几年,只有一次机会成为男配角,可是电影拍到一半时,投资商因为和女主角的暧昧关系突然撤资跑了……这部影片最终没有拍成功,Y的名字最终没有上过影片。
几年之后,Y就放弃了自己的影星梦。
当他偷窥到这个导演有时和男演员上床,有时还和女演员很亲热……
他又开始了失眠,他厌倦了演戏,他删掉这个导演的电话,又回到郑州重新找工作。有时,他还会去公园,去金水河边发一会儿呆。
……

夏季的夜晚。公园里,或金水河岸边的木亭子里,时常会有一些流浪汉,他们在这个地方过夜。他们背着大包小包的来到这个地方,不怕蚊虫叮咬,随便找个长椅,一觉睡到天亮……他们中有些人捡拾饮料瓶,有些人会在黎明时赶到解放路桥下的劳务市场找临时工。从木亭子到一片片的树丛,河的北岸和南岸,全有GAY的身影……
Y不愿意看到那些全身散发着臭味的流浪汉,就只在河的南岸活动。
有人居然把几个流浪汉给掰弯了,这些学会做1的流浪汉为了满足欲望,带着毛毯棉被来到河的南岸边的土城墙上睡……地上铺着棉被,赤裸的干瘦的躯体遮盖着破旧的脏兮兮的毛毯。
河的南岸有更多的青春帅气的身影。
小径上有孤独的或成群结队的脚步声……
一大片一大片的树丛的阴影遮挡住过多的路灯光……
有一个孤独的身影停了下来,他靠近躺在地上的流浪汉,伸出手去摸……这时,Y也走了过来,他停下脚步……被强烈地吸引……他也借机伸出手摸了一把……手感很好!当他把自己的手指放到鼻子下嗅了嗅……就马上闪开,去找公厕洗手。
“有谁会把这个流浪汉请回家?像伺候老公一样给他好好洗个澡,然后……”
Y只敢幻想不愿意去做,他最想要的不只是肉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情感上的……
一动了欲念,就让Y失眠!
不想回家,空空的一个人的家。
……
午夜过后,两点过后,公园里,河的两岸安静下来。
Y看了看手机,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他想花三十块钱打出租车回去,又觉得还不如花三十块钱去同志浴池……
Y只去过一次同志浴池,他是脸皮薄的闷骚型,又渴望性爱,又怕被别人看到……
“不去了……再过三个小时,天就亮了!”
Y自己告诉自己,然后去找距离最近的麦当劳。餐厅里有几个“月光族”小青年正趴在餐桌上或倒在靠椅上睡觉……Y去前台花二十块要了一个套餐,他随便找个空位置坐下,一边慢慢吃东西,一边偷窥那些青春的疲倦的脸庞。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睡醒了,他在餐厅里找卫生间……
“奇怪,这一家麦当劳里没有厕所?”
“对面……穿过马路,对面的那一幢楼有地下室公厕……我也要去公厕,我带你去!”
这个时候,天快亮了,但还没有亮。Y就带着这个直男青年去找公厕,在公厕里,没有语言交流,只有肢体动作,Y把他临时掰弯了一次……还给他留了电话。
两天之后,这个有男人味但长得并不帅的青年给Y打了电话,说很想他,晚上想去他家睡觉……这让Y很感动!Y一直认为同志圈里的GAY个个都很花心,用情不专……还是自己亲手掰弯的恋人最好啊!
那一夜,Y很是开心,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一个人!
……
“哥哥,我没有固定的工作,想买一个玻璃推车卖烧烤……”
Y没有多想,马上借给了他两千块……他高高兴兴离开后,Y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
“没事……下次见面后再问他的名字!”
Y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中回味……
他找到他的还没有在好友名单保存的号码,打过去,一次又一次……然后又借用别人的手机才能打通后,才知道自己的电话被他拉黑了,被他骗了!
Y很伤心……他悲愤中想报警……
随后的几天,Y发现自己感染了脚气……他回想着自己是怎么在麦当劳里与他相遇,然后找借口带他去地下室公厕……他以为凭借自己漂亮的脸蛋不胖不瘦的身材白白净净的皮肤是完全可以掰弯一个普通的男人?!可是,自己有没有真正掰弯他?对他付出的一夜情是真的……让自己心痛!
Y以为自己过几天就可以完全忘记这个人,可是却被他传染上了脚气……回想那幸福的一晚,两个人互穿一双拖鞋,去卫生间……回到床上亲吻拥抱!明明能够感受到那甜甜的呼吸,那滚烫的舌头和心跳……可是,这只是没有导演安排的一场戏!
随后的一段时光,Y天天扣脚气,他一扣脚气,在回味中就能再次重现那忘不掉的甜甜的让人心动的一个夜晚。
他后来梦遗了……一次又一次,梦中的天使永远拒绝穿上裤子!
他脱掉内裤和袜子一起清洗……
痒,很痒……
他怀疑自己又感染了性病?……他只好去了医院,确诊自己是感染了脚气,因为把内裤和袜子放到一起洗,生殖器也染上了脚气……医生开给他的药,很快就治好了他的脚气。于是,他就淡忘了那个男子,奇特地想起那个医生。
“我的前列腺是不是肥大?”
医生向他推荐了另一个科的另一个医生。
“我的前列腺是不是肥大?”
医生戴上了指套……深入触摸……
“啊!啊……”
“疼吗?”
“不疼,感觉很舒服。”
“没事,你的前列腺正常。不过,你长了一颗痔疮,只有黄豆那么大,你想做手术可以给你割掉!”
……
一个星期之后,Y又去了医院挂了号。
“我的前列腺是不是肥大?”
“我记得你已经来检查过一次了?好吧!再给你好好检查一次……你的痔疮还是那么大,想割掉吗?”
……
就这样,接连一个月,Y去了医院找同一个戴指套的医生检查了八次,他只检查前列腺,拒绝割痔疮。
“……你是不是上瘾了啊?!你是不是那种人?……”
Y的脸红了……
Y没有了勇气再去检查前列腺,他去了大众浴池,和一群陌生的直男在浴池里泡澡。他想到了自己的那颗黄豆大的痔疮,把身子潜伏下蹲,用一根手指……然后用两根手指的指甲狠狠地掐拽……一片红突然从水池里冒出来,染红了池水……泡澡的直男们吓得慌忙逃出水池……
当春风又到了金水岸,Y带着一颗怀春的心又到 了沿河的公园。
人群中……他独来独往。
一个孤独的他……遇上另一个孤独的他,相爱却很难!
Y只能活在自我的价值观自我的世界中,他每晚的经历就像“沙盒类游戏”,和陌生人只能相互发泄,而恋爱就像拆“盲盒”?……
他以为自己是一个运气不好的闷骚0,当他遇上一个升级版的喜欢被“双龙”的疯0时,他惊呆了…………还有,那些重量级的喜欢拳头的0和喜欢SM0
孤独没有尽头……

Y在午夜的街头闲逛,有些饥饿感,就寻路边的那些时常被城管驱逐的小吃摊……他走着看着,选择菜加饼还是铁板烧烤串?他无意中发现在街头摆玻璃推车卖涮串的一男一女,那个男的就是骗他感情骗他两千元钱的那个直男?……他身边的小个子女人又黑又瘦,两个人在夜色的路灯下配合的很默契,像是已婚的一对夫妻?……
曾经在Y的床上猛的像“平头哥”,此时的他突然看到Y正慢慢向他走近,他那乞求般的卑微的讨好别人的小商贩表情一下子变的灰暗下来,他快速垂下眼帘,目光闪避……肢体僵在玻璃推车后不动了。
“想吃什么串,自己选……”
女人的声音迎上去……
……
“你结婚了吗?”
“没有……”
“我也没有结婚,你如果愿意,我们可以像正常的夫妻那样天天生活在一起……”
……Y没有忘记那一夜情,他和他都说过的话……他以为把他给掰弯了就可以为他的一生负责……可是,他没有机会……
Y伸出细长的白净的手指随意抽出十几个串,递到这个女人短粗油腻的手上……他继续直视这个不敢抬头的男人???
……
“要辣椒吗?”
“不要……啊!要……”
Y想起自己的痔疮已经被自己掐拽掉了。
“再给我来一罐啤酒!”
……Y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怨和恨,他声音柔和地对他说:
“给我撕点手纸……”
他努力哼了一下,拿起一卷手纸给Y?又迟钝了一下就自己动手给Y撕,手一抖,一圈纸从手中滚落成一条白带……穿过了玻璃推车!Y弯下腰,快速捡拾起这条滚向自己的白带……
Y的眼前闪现影视画面中……新娘和新郎的手中牵着一条红带……
“多少钱?”
“不用了,我请你吃……”
Y拿出手机,扫了小推车玻璃上贴的收款二维码,支付了二十元,转身离去。
“你俩认识?”女人的声音。
“我刚认出他是我以前的同事……”男人的声音。

Y越走越远……
他拿出了手机,最终没有报警……他忘不了那一夜情,有多么的甜蜜?又有多么的让人心痛……算了,自己得不到的幸福生活,就让他们得到吧!
“春风又到了金水岸……
一个人徘徊在水边一天又一天……
……有缘人最终能够相见!”


2022226日郑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