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10诗人评《一块门牌》及英德韩语翻译

◎刘傲夫



《新世纪诗典》诗卡
 

一、原诗

 

一块门牌

刘傲夫

 

村里好几位

叔伯家的门楣上

都钉有一块

搪瓷牌子

白底红字

我觉得挺新奇

甚至想搬凳子

拆下一块来玩

 

长大后我

认识了那几个字

“光荣烈属”

就觉得小时候自己

真不懂事

那东西怎么可以

拿来玩呢

 


二、10诗人评

伊沙:小时候,爷奶在时,我家尚有资格挂一牌:"革命军属"。因大伯而挂,已经够牛的。诗中所写"光荣烈属"就更震人了,我们小孩经过门口不敢造次。刘傲夫敢如实写,说明他未被异化,我能够在此推,说明我未被异化,在纷纭乱世中,想做好诗人得用心好生做。
 

况禹:美好无忌的童年,沉甸甸的岁月记忆。刘傲夫的诗,生命的厚度在悄然增加。祝贺他。
 

汪宏宗:我最近在做同题诗选,读到本诗,我在想如果以“童年无忌”为题,这首作品绝对是上乘作品,并且也很难有作品能出其右。语言浅显易懂,读者读起来很舒服,蜻蜓点水便抵达诗意。地球那边还在战争,这样的牌子正在被批量生产。
 

黄文庆:刘傲夫的《一块门牌》其表层依次有一个疑点和一个疼点。

表层疑点是,那搪瓷质地、白底红字的门牌上究竟是什么字?为什么会让幼小的他那么好奇和感兴趣?这就是诗歌对读者的吸引力、内驱力和张力。

表层疼点是,出人意料地爆出猛料,原来那是一块“烈士家属”的光荣牌。读到这里,读者的内心会强烈地疼了一下。

等完整、深入地读过这首诗,会觉得它的深层有两个爆点。

深层爆点一,是小时真不懂事。小时的自己是多么单纯、童稚和富有好奇心,只懂得贪玩。这个“真不懂事”可理解为“真的不懂幼小的孩子之外的大人之事”,他没有病态地早熟而世故。用伊沙的话说,就是没有“异化”,没有失去孩子应有的纯真和本性。对一个孩子而言,这种“真不懂事”太幸运和难得了,包含着后怕和自豪,他曾是一个真孩子,他的心没有早早“年长”和“老去”。

深层爆点二,是成年或“中年”后,知道了自己小时“真不懂事”。这个“真不懂事”里包含着两重悲哀。一重悲哀是当时不懂得崇敬烈士和烈士家属,亵渎了那块牌子;另一重悲哀是当时还不懂人世的艰难和苦涩,不懂得烈士家属因烈士牺牲而一度多么悲痛,以乐写悲,倍增其悲。

总之,刘傲夫的这首诗里有着抚慰人心、痛彻人心的内涵,让人回味无穷。
 

雪也:读到刘傲夫这首诗,我不由得就想到人民英雄纪念碑,想到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我第一次读到这碑文,我的内心是很震撼的,不妨在此抄写如下:“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我们在小学时,经常被教导:我们和平的生活,是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老师说多了,似乎心里,还有点逆反,有点排斥,有点怀疑,有点不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对近代历史和中国革命历史的逐渐了解,我是相信的。革命先烈们,有追求,有信仰,不畏死。渣滓洞的先烈们,不惧严刑拷打。我们应该崇敬英雄,我们应该纪念英雄,我们应该缅怀英雄。

回到刘傲夫的这首诗歌,总体来看,是通过对比的手法,以很小的切口和视角,来触及或揭示宏大的主题。直到第二节的“光荣烈属”四字一出现,诗歌的主题也就出现了。而且最后两句,是反向来说,“那东西怎么可以,拿来玩呢”,这里就看出作者内心的自省或悔悟。第一节,回忆童年,云淡风轻。第二节,寥寥数笔,深刻反省,卒章显志。我们应该为这样英雄辈出的家族,缅怀!致敬!

因此说来,这是一首正能量的诗歌,具有励志作用。我们的诗歌,需要批判、反讽和揭露;我们的诗歌,也需要褒扬、赞美和歌咏。

 

荒雨:这就是口语诗的魅力,本诗以极简的文字诠释崇高,胜过洋洋洒洒的陈词滥调!

 

马亚坤:这又是一首诗歌切口很小,内容体量很大的诗。

这也是一首具有独特“素材意义”和“内容标签”的诗。

可以讲,谁写了就是谁的。它看似很简单,实则需要对生命经验进行“回望”、“确认”和“提纯”。

说实话,不是所有人都能“提纯”的。

这种调动需要“老实”、“真诚”和“生命的厚度”。它需要活出来,而不是“造出来”。

对于本诗,我特别喜欢作者的语气。尤其是后半段。这是一种把技巧和形式都放下之后的“真我”回望。

读者可以仔细去体会这首诗背后作者的“心境”。那是用时间、经验、生活、情感和生命累积出来的“一种澄明”!

 

大王:作为孩童时代的孩子,识字不多,可能并不认识“光荣烈属”是什么,属于什么,赋予这个时代什么。我想到了居里夫人,得到的诺贝尔奖给孩子玩,孩子总会懂得。那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创造的,我们为什么致敬军人,因为他们为了国家,永远回不了家。

 

阿君:“光荣烈属”门牌,我们经常看到,尤其是在革命老区。但是,写这方面的诗,能成功出采的却是凤毛麟角,刘傲夫老师是其中之一。

刘老师来自江西瑞金,这是块充满光荣的土地,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摇篮。白底红字的“光荣烈属”的门牌,比比皆是,这是人人眼中有。诗人们看到这些门牌有何感想?有人熟视无睹,更多的恐怕是千篇一律的“啊啊啊”无关痛痒地抒情一番。刘傲夫则不同,他用口语的方式,写“儿童”和“成年人”对这门牌的看法。这是一个未被“异化”的儿童和成年人:天真、纯粹、真实而对生命又充满怜悯和尊重!“那东西怎么可以/拿来玩呢”。读到这里,他会不着痕迹地让你想起当年的革命风云,想起瑞金当时发生的事、想起二万五千里长征,想起那些烈士牺牲时的惨烈。这也正是口语诗的魅力和功效。比那些洋洋洒洒的不痛不痒过目即忘的“抒情”文字振撼力强上千倍。

还是那句老话,写和读口语诗要有丰富的历史、地理、哲学、人文知识。如果你没有这些知识,你读不懂《一块门牌》这样充满现代意识的诗,更勿写了。

 

黄平子:刘傲夫是瑞金人。瑞金是红色故都,是共和国摇篮,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诞生地。瑞金多烈士,自然多“光荣烈属”。我伯父曾经像想当兵,我阿婆舍不得,让我父亲去。我父亲怪我阿婆偏心,不愿意去。我小时候也有当兵梦,我父亲知道了就骂我:“你个独孤崽,当什么兵!”当兵要打仗,打仗要死人。“光荣烈属”是对烈士家属的褒奖。搪瓷又称珐琅,是将无机玻璃质材料通过熔融凝于基体金属上并与金属牢固结合在一起的一种复合材料。八九十年代,搪瓷是好东西。以搪瓷茶缸和搪瓷盆子较为常见。小孩子无知,看见漂亮的搪瓷门牌想拆下来玩,也是正常心理。苏轼说:“人生识字忧患始,”敬畏之心也是缘于识字。

 

三、德、英、韩三语翻译(四种)

 

문패 하나

유오부

 

마을의 몇몇

숙부 댁 문 위에

에나멜 패쪽이 

박혀 있었다

흰 바탕에 빨간 글씨

나는 엄청 신기하여

심지어 쪽걸상을 밟고

떼내여 가지고 놀고 싶은 생각도 해봤다

 

내가 커서

그 글씨를 알게 되었는데

“자랑스러운 열사유족”이었다

어릴 때 자신이

정말 철없어 보였다

그 물건을 어떻게

가지고 놀 수가 있단 말인가

 

全松梅  洪君植  译

 

Liu Aofu

EIN TÜRSCHILD

 

Im Dorf bei mehreren Onkeln

über der Tür

war ein Schild befestigt,

aus Email.

Rote Zeichen auf weißem Grund.

Ich war sehr neugierig,

wollt auf einen Hocker steigen,

so ein Schild runternehmen und damit spielen.

 

Als ich erwachsener war

und ein paar Zeichen lesen konnte,

“Ruhmreiche Märtyrer-Familie”,

hab ich bemerkt,

als Kind hab ich nichts kapiert.

So etwas

ist nicht zum Spielen.

 

2022-02-2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2

 

A Door Plaque

By Liu Aofu

 

Several elders in the village

had an enamel door plaque

nailed on the lintel of the house

The plaque was in red lettering on white

I was so curious as a kid

wanted to stand on a stool

take one down to play 

 

 After I grew up

 I recognized the words on it

  "Honored Martyr’s Family"

 I realized how ignorant I was

 how could I ever want

 to play with that

 

 2022.2.28

7/5/2022  石见 译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