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陌



《夜》


夜有多长啊,梦里醒来
像站在打开的墓穴边。
里面的人已经有血有肉地死去了
现在全成了白骨。
只剩下来一些叫做永久的感觉。




《唤醒》


女人半夜从黑暗中来,一袭夜色长裙
小裤下面系有一个铃铛。这几乎唤醒了一些东西。
男人总感到生活有些扑朔迷离,就连回忆
也莫名其妙,常常在猜那是一个
银色的铃铛还是铜色的铃铛。因为当时关着灯。




《出现》


桔红色短裤。男人跟走在后面
一直盯着它看,从这个角度看所爱的女人
她的臀部、腿和腰,她的背影
一直跟走在她的后面
有点点宗教仪式的意思。不管日子过了多久
男人只要回想,桔红色短裤就会映照
每一根神经,那种性感几乎
超越了爱和肉欲。仿佛一个宗教徒
在巨大的忏悔和感恩里
一点点找到生活平衡之后的纯粹。




《远方》


像山峦消失了。离开一个人。
又像山峦很多很远很矮,在它们的上面
坐着飞机,穿越。
只有最后一次,像山峦消失了又没有全部消失
站在它的断崖下,无法前进。




《家乡》


男人告诉她
只有一次
走在异乡的时候
像走在家乡
因为那是她的家乡。
这种感觉好过他每一次回家。
因为那里已经到处是
异乡的感觉。
男人告诉她
就好比如他在刻意躲避着什么
在自己的生活里。




《远》


眼睛
要过新的生活,
离开脸。

脸有了空洞,
扭曲的
丑陋的空洞。根据协议,
眼睛不能再回来。

眼睛带着光芒走了。
空洞的脸几乎还是原来的脸,
空洞的只是眼睛
曾经的位置,
以及
脸和眼睛
曾经结合的部分。

同样,根据协议,眼睛现在是眼睛,
脸是脸。不再具有
任何意义上的从属关系。

双方的这份协议:《自愿残疾谅解书》,
由眼睛和脸双方谈判,
共同承认,
共同遵守。




《回忆》


每一次的闪电
都在孤独地活着。堂弟堂妹溺亡的小身体上
水的光芒。祖父在世时
替死人搓紧棺材绳的微微曲张的手指。
祖母亡去前给自己缝制寿衣的
捻着的针。那些闪电
每一次都在空无地活着
活进了梦中,仿佛许多的闪电的蚀刻画。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