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贵锋 ⊙ 轮盘又转回来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2年6月诗稿(20首)

◎于贵锋



六一即景:童谣


“鸡蛋鸭蛋手榴弹
炸死美国王八蛋”
小区院子里一个十岁
左右小女孩甩开手臂
一边跳步跑一边唱

一个接近花甲的老人
听见后一阵恍惚
搞不清这童谣
是旧时的还是未来的

半空中鸽子盘旋
阳光落到了楼后面
小女孩继续边跑边唱:
“白蛋黑蛋原子弹
炸平捣乱王八蛋”

几个小孩很快跟上
一起边跑边唱
腾起欢快的气浪

花甲老人摇头晃脑
搞不清这是不是
经过传统的创新
一种可怕的美已诞生





后来


月亮掉进臭水沟
太阳掉进臭水沟
星星、白云
也掉进臭水沟
后来天空也掉进去了

后来,它们都逃了出来
在人世相遇
偶尔谈论过生命与美

有没有谁知道
有没有谁问起
后来呢,再后来呢
一个一个的,它们怎么样了





端午祭



三年,以及更久远的悲伤
都被端午的大雨洗得透亮
墓园更静,青山更青
自此后只记住天空慢慢
睁开的眼睛,柔和,清澈
记住那些美好的
和来自养育之恩所滋养的
生命的感觉,把想怀念的人
怀着感激在心里默默
想一遍,想起某个细节
停一下,笑一笑,有时
手会不自禁伸向某个地方
粽子香甜,生活如斯
而开端是田里的劳作
和蜜蜂在花间勤劳的翅膀





无题


有时单支,有时双支,传达天意。
都高高地支在半空
对着更高的流云,或低处的人间。
声音威严,具有极强的穿透感
和压迫感。喜鹊偶尔停落
喜感带来更多细枝末节和
广为流传的花絮。阳光与饱含在
云朵里的雨水,都是对应的反应。
群山如帐,闪电像一支义无反顾的大军
瞬间可以摧毁哪怕隐藏在大脑中的目标。
往往,夜间会化身如炬的灯
来抽查河流与楼房,并对它们的表现
记上一笔,为闭环管理提供程序上的依据





我看见


那夜沸腾的影子只剩下肉身
欲望和恐惧将它喂养得越来越胖
偶尔,那肉身会半夜惊醒
用一身大汗给自己些许的安慰
并起身练习,在灯光下走一走
觉得黎明来临前
影子有可能会重新长出来
像镜子里长出来另一个自己一样





燕子渡


一艘从未出发的船上
偶尔有人进出
仿佛内心一直做着准备

初夏,忽然出现很多燕子
有的在河面上飞一阵
大多数落在
船和岸之间四五根粗缆绳上
耷拉着翅膀

天空明亮
阳光灼热
流云急急赶路
雨水不知徘徊在什么地方

因为听见对岸大厅里
辉煌的演奏
停止翩飞后一群黑点
化身城市的音符
在水面上浸凉灰白的肚腹
这个想法显然过于浮夸

奔赴,河流如此壮阔
震动着缆绳
燕子们似乎失去记忆
也再无远游的想法






燕子贴着河面飞


劳作也只是捡拾着一个个碎片
即便时间具有很强的黏合力
也再难以复原。甚至
碎片具有了太阳的光
光与光之间也总是有许多裂缝
与阴影。若是鼓励完整
对完美进行不懈的追求
那显然试图在掩盖什么,或者
早已将疼痛掩埋,肚腹中的
种子,变成一根根枯草
像给人性穿上盔甲。但只是
一群燕子呀,贴着河面飞
无法阻挡季节在身体里的转场
也难以抓到激流里的鲤鱼
它们啾啾叫着,从不改变音调






无题


狮子吞吃了月亮,从此无眠不安。
动物,植物,草地,高原,还有人类
都在讲述着它许多的故事,但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月亮在天上
狮子在哪儿呢?奔向食物的路上,一只蚂蚁
突然停顿下来,像在对着一只急急飞行的鸟儿发问

是进了深山密林,还是早已灭绝,至今没有定论





无题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喜鹊也不例外。
万物没有哪一类给它赏赐,也没有哪一类
不贪恋阳光。快乐地活着,一直是它本性。
内心被划伤的乌鸦熄灭满身的光
用深一直在反对浅,并发育成隐喻本身。
喜鹊在早晨的草地上,乌鸦在走过的影子里。






无题


“去哪儿?”掏出匕首
虚无在冬日阳光中逼问
寒冷,明亮,轮廓清晰

惊醒黎明,许多人在说
夏夜月光盛大,喜悦如水
浇淋了一个个强壮裸体





寂静在疯狂后到来


翻过山就是单调的平原
一场酒局,一场恋爱
或一场人生刚刚结束

记忆像山坡上的岩石和草木
在大面积退去

天边那么大的月亮什么都不说
默默地走、发光
星星也不再尖叫

劝慰和天意的恩赐交融成
一片无边无际的幻觉
形成前路上一个梦完整的轮廓




无题


屋顶掉落一大片白灰出现的夹缝
成为两只燕子新的目标
有好几天它们频繁地飞来飞去
黑白两色的身体那么朴素
终于,它们下定决心开始筑巢
它们并不知道这个夹缝不会一直存在
也许明天,也许后天
楼房维修人员会发现并再涂一层白灰
那层白灰,像燕子粪,但更多、更厚





无题


改造已将湖面压缩得不能再小
北边步行道的一侧,斜坡
带着一身青草向下、靠拢
垂柳在轻风中快要触及水面
一黑一白,两只鹅在游动
湖水清澈,这一切都很分明
这一切又都形成一个整体
我渴望这样的夏天常来
我渴望这样的风景在心里生根
就像从纤弱到茁壮,经历
很多的那片芦苇,就像
那片荷花,一支一支高出水面





散步的晚霞


云朵向头顶的天空聚集
闷雷试探着滚了滚
多日暴热似乎终将迎来
一个闪电照亮大雨的结果
而终究什么都没有发生
很快云散,傍晚一副
不了了之的样子。他忽然
想起有许多的事情
自己也就如此这般。甚至
他还会发掘出诗意
用夜空的平静与黑,用
人间灯火照亮的蓝
饲养星星。“从来没有人
由此责备过自己”
今日也不例外。今日
他记起了暴雨后蒸腾而
接着冷却的湖水,记住了
云散后南山上散步的晚霞






夏至•萱草花


桥西河面上不见桥梁宏大的影子
狂热几天后太阳不知窝在云的哪个破沙发上困睡

出于“黄花菜都凉了”早已成为俗语
和对湖边一块青石安静品质的信任
一朵黑红色的萱草花飞出绿茎幽暗的身体停在茎端
一边毫无保留地献出内心的黄金粉末
一边全方位展示什么是真正的轻盈法则

柔弱的爆发力
就这样催生出一个新的光明种类
就这样以自己的方式重新命名了美

请把所有的赞颂给它
夏风、阵雨和七叶树
都看出了早行人的心愿并不约而同用一串串鸟鸣表达





忘忧草


忙人坐车
闲人迟起
走在雨中就是浪漫人吗

时间链条上锁着好人也锁着坏人
一朵开罢另一朵在旁边马上又开

开得更好,像是没心没肺
往里探,鲜嫩金黄,真好看

拒绝周围的事物进入
也不想进入周围任何的事物

雨珠明亮像多余的装饰
雨天舒服在背景打开扇新门

是不是奇迹它并不在意
是谁欢喜得失了态它从不打问





无题


幻觉成真。
最初起源于他们谈论而她不知。
中间催生于克服夏日易腐的冰块。
消失像一种印证,
冷热交替产生的经验,
收藏于一个个已被镶上经典白边的
场景。但公园还在。千屈柳
在湖水里的倒影还在。斜坡,青石
也还在。茎秆失重后
明媚的风景忽然有了废墟般的心情。
好像又都不会长久。
快乐教会了许多,似乎唯独没有教会
如何让快乐者长久将快乐记住。
也都不算什么:时间被赋予了
改变的特权,和法力。
被切成片,一片一片咽,能治疗什么?
而晒干,或者直接泡进水里
又会有什么变化?而突然喷洒的汁液
难道能够闻出鲜嫩或沧桑的味道?
萱草花。忘忧草。真的是一个人的
前世和今生吗?炎热在中午驱赶走的
白云,傍晚回来了。在楼顶一动不动





无题



绝非永恒的源头。
更像被放逐的天使临时起意的安慰。
人类仿造灵感的喷头,喷出一片又一片水气
在晨阳中起舞。
真的吗?自然而突然
古典以完整的品质重现描摹的技艺——
一块石头的面孔与萱草花已开未开的状态
会被随意而精心选择
轮廓与细部瞬间生成于平凡的热爱。
映照而又获得血肉的,是那颗无所不能、怦然的心吗
但一切,一切分明又是一个计划的一部分
那布局的开端,远在时间在他的眼底具形之前





无题


受一场暴雨召唤,一个意念
变成一具肉身。很快
枝杈丛生。很快摆脱了仿生学。
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闪电
即将破石而出。但早晨
天气睛朗,因为看不见方向
失去力量,旧痕,如风所画。
也是在昨天,一群陌生人避雨
“青春不老,我们不散”
玻璃上的字迹,强装豪迈。
直到雨稍停,一声“走喽”
跑出雨蓬的人一边自语,一边
对别人说,即便内心真的
亲近了一点,黄昏依然到来。
两个场景,停在各自的瞬间。
很快连成一片。虚实相通。



大群的阳光纵入水库


飘在天上的
埋在山里的
虚无
会在心里闹矛盾

轻与重
像是生活的面孔
与天气保持着
密切的关系

互相配合
由于太多
而常被忽略
如同
大群的阳光纵入水库

(两岸,
和两岸的草木
让大河如此完整
连同热爱奔流的方向

电压等级在升高
被光照亮的
梦的面积
一次又一次扩大

搬运群山的架子车
闪着木质的光辉
敲碎黑暗巨石的铁锤
有金属的意志)

白云翻滚出
更多结实的白云
流火
猛然伸入地下数十米
导流洞的阴凉
一声惊叫
淬炼成型

20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