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树叶记(组诗)

◎阳阳



◎芒种
 
芒种是雨水寄来的包裹
打开时四散开来
滚成一地的稻黍或麦穗
 
有人在南方
一边插秧,一边看禾苗捻起手指
将他忙碌的笑语插入田里
其中那个身披蓑衣的,是我父亲
他棕色的背影是一只金蝴蝶
扒在我心底的墙面上
正勤快地扇动双翅
 
我要给他送去一杯熟梅
让他在耘平的泥地里喘口气
连同漫天滚烫的雨水
一并干下
2022.6.6
 
◎活在城市
 
活在城市
我总要举起右拳
向天空宣誓:“我决不心存雾霾”
可天空一转身
让西风,有意无意
吹我一身PM2.5
 
活在城市
我总是敲击法槌
宣布一些作恶者的死或活
可法律之上衣着光鲜的蒙面人
总在想着各种法子
要把我带去半死不活之地
 
活在城市
我总在深夜
喙着酒杯里的月光
每天至少飞行二万步
既追赶远去的村庄
也看遍祖国山河大好
2022、6、16
 
 ◎梦见父亲
 
这个日子像一朵菊花
敞开一门窗泛黄的思念
又有些回潮,不经意的水珠
打空气中进入里屋,整个家
有些发芽——
我梦见父亲,肩扛铁犁
对我一声吆喝:下田去。像吆喝一头水牛
 
然后是母亲在打一个灶台
一张竹床的模样
她腰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
外加微笑与汗水
仅一刻钟光景,时针定格
弯曲的炊烟满嘴盐味
喷在燕子的翅膀上
旁边的木箱,一篇课文早已翻开……
 
梦见父亲时他在民间
胡须成茬,谷酒成曲
习惯的烟火气环绕村庄
 
醒来时正值小雨
沿屋檐滴落
眼角下一片菜地
2022.6.19

◎唐山,及恶之花
 
2022年6月10日深夜,在唐山
一群身着名牌服饰的男人毫无来由
以他们啤酒瓶一样的彪悍
将几个女人和内心充满期许的夜宵
砸成种种形态各一的烧烤
夏夜里北风呼号,茅屋遍飞雪花
 
事件的发酵并非面包、馒头与酒香
而在于邪恶之花的刺鼻、腥臭
像极了蘸毒的箭镞,让正义一箭穿心
在毫无遮拦的网络间举国阵痛。此时
如果谁还要在唐山身上冠以诸如美丽等字眼
那只能是心怀叵测的自欺欺人,粉饰太平
 
尤记起四十六年前那道闪过的蓝光
唐山哀鸿遍野,四十六万余的伤亡
改写了一个国家的地震史,也见证了
这个东方大国和它的八亿子民
是如何在唐山满目疮痍的大地上
日夜种植着漫天善良的繁星
 
忘却历史无异背叛
我无意指责,也并不相信
如今的唐山已丧尽天良
但哪怕只有几枝恶之花迎风招摇
也必定存在污秽不堪的伞具与土壤
我只期待一台超型的消防车
将唐山来一场天空的彻底清扫
2022、6、13
 
 ◎堵车小记
 
周一从山口岩驾车出来时
满塘荷花宣读了乡村的誓言
于是从八点开始
我就有了早上蝴蝶的心情
两片薄羽抬着高倍镜头
在如花似玉的空气间穿梭
 
堵车是意想不到的事情
在高坑这个小镇之地,竟然窒息着
弯弯曲曲一眼望不到边的长蛇
有N种可能供人想象,包括死亡
我在汽车体内倾听时光的涟漪
一朵一朵细数棉花
它们时而弹向高空,时而四散落地
像是一座城市的心跳
成长的归于成长,死亡的归于死亡
 
女人自路边小店
买来馒头、鸡蛋、牛奶
我的早餐是一页纸
紧包夏日的火光
整整七千二百秒
2022、6、27
 
 ◎远处佝偻的老妇像是外婆
 
远处佝偻的老妇像是外婆
她身子向前伸展
与大地成九十度直角
看尽了蚂蚁、沙石、落叶……
每一样物件的生存百态
都在向上冒着我的烟火,也向外
冒着外婆的叹息:唉!……
 
外婆一日三餐
总在厨房和猪栏之间穿梭
手中的木桶
提着整个上邓村
 
记得外婆死时九十三岁
时至今日
我远远望着佝偻的老妇
想起湖畔的垂柳
至少在风中摇摆了一百年
2022、6、17
 
◎ 树叶记
 
树叶结在树枝上
中间不管有无鸟巢
但一定会有鸟
鸟儿从空中飞来
驻足或栖居,它们飞了多远
的路,转了多少弯,遭受多少风雨
只能意会难以言传
 
鸟儿醒时
树叶醒着
鸟儿睡了
树叶还是醒着
为鸟儿守卫夜的静,梦的美
其实树叶每日
只管给各种风霜雨雪排班
从未给自己
安排过睡眠的时间
 
永远长不过一棵树
树叶的命
从出生到入泥
充其量只有一年或更短
就如同五十多岁的男人头上
叶已如霜……,如雪……,如水流……
2022、6、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