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乏 ⊙ 大声说出悄悄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了乏2022年6月诗选

◎了乏





《耻辱》

一个自以为很美
大多男人眼中也很美的女人
自然会成为晚宴的主角
她说在她的人生中
从来没有过
不被征服的男人
像我这样坐在角落里
不正眼看她
不主动献殷勤
对她来说
简直就是耻辱
2022.05.28


《庆幸》

一只鸟
从天空飞过
拉下一把屎
恰好落在赵允头上

按照飞行大队长于晓强分析
这精度好比
飞机在1500米高空俯冲轰炸
一个直径5米的靶标

由此判断
应该庆幸
如果鸟有一把枪
他早就爆头了
2022.05.28


《三缺一》

王至父亲去世
守夜的我们
觉得无聊
打起了麻将
玩到深夜
张强提醒动静轻些
以免惊扰逝者
王至接口道
没事没事
我爸这会肯定
上楼凑局去了
爷爷奶奶和我妈
三缺一多年
这会别提有多高兴了
2022.05.28


《媚娘》

打麻将洗牌时
我手不小心碰了她的手
之后
她手频频碰我手
还老拿眼睛眯我
那晚
她输了八百
硬说是
中了我的美男计
2022.05.28


《出来了》

出来了吗?
在里面过得怎么样?
刚出来
里面挺好的
伙食差点
但能吃饱
不自由
但没人搔扰

隔离点出来
打车回家
因绕路问题
与我口角
一路上骂骂咧咧的司机
在我接过强哥电话后
突然安静了
2022.05.29


《时代之病》

你体内压着一团无名之火
我体内压着一团无名之火
大家体内都压着一团无名之火
走在街上
在彼此眼里
我们都即将成为
点火之人
2022.06.01


《借火》

她叼着烟
走过来
向我借火
我翻包找火的当儿
她问我平时抽烟吗
我说不抽
那你找不到火
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掏出火机
把烟点上
深吸一口
悄声问我
300
做吗?
2022.06.01


《人以群分》

四个人
拉了一个群
吃喝玩乐
后来增加到15人
嫌人太多
我们四个人
又拉了一个群
不到两个月
现在这个群
又有了14人
我对照了一下
再把小梅拉进来
就跟之前那个
一模一样了
2022.06.02


《瀑布》

瀑布从天而降
甚是壮观
我们纷纷议论
可惜了
下面的潭
再大些深些就好了
瀑布扭了扭身姿
大声道
放心吧
只要你们活得够久
会看到的
2022.06.03


《年轻》

与几个年轻诗人一起
席间谈到
月度诗选因“违规”
屡屡被删问题
他们表达了
相同遭遇
相同义愤
碰杯宣誓
越挫越勇
砥砺前行
见我不吭声
其中一个端起酒杯
冲我大喊
没被删过帖
就不是真先锋
那架势
与我当年如出一辙
2022.06.06


《剥皮事件》

新建成的城市公园
种满了树
几乎每棵树上都挂有
“XXX认养”的牌子
其中一棵
被人揭去一圈皮
关进去之前
有关部门告诉肇事者
知道这是谁的树吗
剥树皮
就等于剥人皮
你这事大了
2022.06.06


《林氏蟑螂家史》

幼儿们毙命肉汤
母卒于辣酱
其父从咸菜缸里
慌乱逃窜
被王姨一脚压成标本
镶在马赛克地砖上
2022.06.08


《会议纪要》

苍蝇、蚊子、老鼠、蟑螂
于2022年5月9日
相约密议
一致同意
将“四害”改为
“四大天王”
2022.06.08


《绰号》

有个同学叫麻油鸭
因为他小时候长得又黑又瘦
有个叫鼻涕公主
因为整天鼻下挂鼻涕还不擦
有个叫阎王爷外婆
因为又凶又丑谁都欺负
我身边几乎所有人的绰号
都能找到准确贴切的来由
只有一个发小
八岁就有了短命鬼的绰号
却不知因何而得
现唯一可以解释的是
当年起绰号的人能预知
他将死于22岁那年的车祸
2022.06.08


《惊魂一刻》

坐在河边长椅上
用目光疯狂轰炸
远处走来绝色女子
贪婪吸吮梦幻春光
就在经过我身边
彼此眼光相撞一霎那
她突然板起脸
收起微笑
全身绷硬
西施瞬间变嫫母
2022.06.08


《死水》

烧一壶开水
忘了灌进暖瓶
待想起来
水已凉

开火拟再烧
又熄火
边提壶倒水
边喃喃自语:
死过一次了
埋了吧
2022.06.10


《最后的声响》

没有人知道
没有人看到
没有人在意
没有人想起
你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声响
是跳楼的“啪”
落水的“咚”
绞索的“呃”
还是随口就来的“啊”
2022.06.10


《成也小河败也小河》

当初买这房子
是因为有条小河穿过小区
住进来才发现
小河死水一滩
堪比鸡肋

现在卖这房子
购房者压价很低
我告诉他有条小河穿过小区
他想了想说
算了算了
按你出的价吧
就因为有条河
2022.06.10


《无题》

今天太阳无精打采
一个念头冒出脑海:
昨天疯玩
忘充电了
2022.06.10


《人血馒头》

天下大雨
几个外地环卫工人
躲在凉亭早餐
将豆腐乳抹在馒头上
吃得津津有味
张东东十岁儿子
好奇地问是什么
老妪笑着说
狗血馒头
旁边小伙纠正道
不对
人家鲁迅写的是
人血馒头
2022.06.14


《被训得服服帖帖》

现在快递服务越来越差
某丰也不例外
周三收到到货信息
却提示周日放送
可我买的是海鲜
到周日岂不成烂泥一堆
气愤之下致电快递员
本想狠狠说他一顿
却反被他训得服服帖帖
他说他叫周日放
快递正在派送中
2022.06.15


《抱怨》

下了一个月的雨
今天终于出太阳
我以为
抱怨了一个月的老张头
这会该高兴了
谁知他
一进门
就冲我大声嚷嚷
靠,热得蛋疼
还不如下雨呢
至少凉快
2022.06.22


《珍珠》

看抖音直播
开蚌取珍珠
几乎每只蚌
都含有一颗
下意识想到
刘一祥肾结石三年
明知不可能
但自那以后
每次见到他
总不由自主
往他肾部瞟
仿佛里面
真有一颗珍珠
正发出
耀眼的光芒
2022.06.22


《爽》

他挂了电话
扭头高兴地说
明晚又有大餐吃
真爽

看他开心的样子
我也一下子
开心起来

一个二百多斤的胖子
面对美食的态度
把正在纠结
明晚要不要去应酬的我
解救了出来
真爽
2022.06.23


《争辩》

针叶松干枯死亡
盆里不知名小草
疯狂成长
很快占据整个花盆
张先说小草是
鸠占鹊巢
刘东强说是
合法继承
2022.06.24


《不完整的秘密》

所有同事都不知道我写诗
这是我生平最完整的秘密

直到一个同学调进来
成为新的同事

像一颗老鼠屎掉进一碗大米
像一根火苗扔进一桶鞭炮
2022.06.25


《酷暑》

为儿子工作事
她找招聘单位
当领导的同学帮忙
同学告诉她
只有一个名额
三人竞争
难度很大

她叹口气
对老公说
原以为请吃个饭
顶多让摸一下
就可以搞定
现在看来
得陪他睡一觉了
2022.06.25


《鸡鸡》

老K来电
月度诗选
因“违规”被删
我想了想
让他把
“纪*检”改为
“JJ”试试
刚下飞机
就收到推文发表的消息
打开一看
“JJ”变成了
“鸡鸡”
2022.05.28


《万松山》

开心的时候
去爬万松山
难过的时候
也去爬万松山
除了万松山
谁都不知道
半山腰邂逅的我
是开心还是难过
2022.05.28


《秘密》

他说了一个女人名字
问我知道否
我说不知道

就那个
演那个电视剧的
那个女明星
我连忙说
知道知道

宁愿撒谎
也不能让他觉得
我对生活失去激情
2022.05.29


《浮山度假村》

五岁女儿指着树屋里的人影大喊
爸爸,看,鸟人
2022.05.29


《诗人小偷》

这个月第二次丢快递
上次丢了网购的《安魂曲》
这次丢的是朋友寄来的诗集
我确定系同一人所为
此小偷就潜伏在小区里
说不定还是个诗人
我决定下个套
引他上钩
不是为了惩罚
而是以诗人的方式见个面
送他一本个人诗集
2022.05.29


《梦娜保健》

“你过来啊”
她坐在门口
拳头顶着下巴
食指一勾一勾
一条蛇
吐着信子
2022.06.01


《公交车上》

一辆公交由远及近
突然想到有二十年
没坐公交了
便一脚迈了上去
车辆起动
我认出了站在身边的熟人
他好像也认出了我
我正待开口
他抢先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有二十年没坐公交了
没想到在车上碰到你
2022.06.05


《政治》

张强问
战争结束了吗
赵殿接
对啊,战争结束了吗
他们一起把目光扫向刘浓
后者有点懵
什么战争
前者嗤笑
亏你还是个公务员
2022.06.05


《老狐狸》

年轻诗人李然问老K
你的诗有过因“违规”被删吗

老K说没有
从来没有

李然很惊讶:
你真是一只老狐狸
2022.06.06


《施肥》

盆景枯死
老K让表哥诊断原因

表哥说施肥多了
烧死的

临出门表哥叮嘱越来越胖的老K
少喝点酒
2022.06.08


《就喜欢没心没肺的自己》

闭目沉思
最近一直困扰我的一个问题
居然睡着了

问题就是
为何一闭目
就能睡着
2022.06.08


《下酒菜》

他把之前健身照片
翻出来看了看
又连干了三杯
2022.06.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