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2年6月之四)

◎伊沙



短诗(下)

《备课记》

以"诗体大解放"
说五四
五四当得起吗
如若当不起
我等后来人

当如何


《死亡待遇》

在西人眼中
死亡也分三六九等
美大是超等(少数族裔自降二等)
欧盟是一等
近东是二等(俄归至远东)
中东是三等
远东是四等(美狗国可升至二等)
那就去你妈的



《小风景》

收割过的土地
很饥饿的样子



《大事小情》

听说白公知要来
我提醒自己
话题绕开乌克兰
打死不提普京
果然
我们谈的最多的
是烧烤摊


《今又父亲节》

人生每一天
都是新的
这是我
第一次体会
没有父亲的
父亲节

《又不正确》

厨艺诗会前
跟赵大爷、白公知
去了两个超市
采购原材料
我向他们介绍说:
"这俩超市
以前就是社区便民中心
通过疫年做大了"

《厨道即诗道》

第三届厨艺诗会
赵大爷
之所以夺冠
不在于鸡汤
而在于鸡汤里
放了鱿鱼
味道一拐弯
便战胜了
一众单打一



《埃及片》

美国女人说:
"我终于来到了中东……"
叙利亚男人说:
"我一直不明白
你们为什么要说中东
也不想明白"

《礼节》

多少年
陪过多少朋友
去看兵马俑
没觉得有什么
了不起
忽然想到
这相当于
埃及朋友
陪你去看金字塔
感觉就不同了



《酷夏》

夏老虎
火凤凰
满眼刺目的
亮色



《黎民图》

顿巴斯村庄中
87岁的老妪
已经一无所有
她对记者采访的耐心
似乎只是为了念出
她被炸死的
儿子和儿媳的名字
全名



《动物诗志》

夏日午后
小区里的野猫
从冬青树杈间
一跃而出
走两步
把我震住了
我们虽然
同踩72度的地表
我是穿鞋的
它是光脚的



《法片》

甲是东欧移民二代
乙是阿拉伯移民二代
丙是非移民二代
他们都生在法国
法语是其母语
会不会唱《马赛曲》
没交代
他们混在黑社会边缘
被警察抓来抓去
他们的朋友
全都是少数族裔
没有一个法国
白人土著
导演的意思是
后者是好种?




《夏至》

白昼最长光明未必最多的一日
诗歌女神安娜・阿赫玛托娃的生日



《地表72度那天》

赵大爷
一屁股
坐在一块烫石上
火烧屁股般
跳起来
我说:
"对前列腺炎好"
他又坐了上去



《英片》

生前
流行女作家
养渣男画家

死后
后者名垂青史
前者得以同葬



《菲律宾片》

一个蒙冤入狱三十载的女人
被平反昭雪释放了
她的亲人快死光了
她的仇人已死光了

银幕上长达三分钟的哭泣



《炒莱之道》

炒菜时想起
启蒙者父亲
最初的教诲:
"炒菜炒菜
就是要炒

不是煮
不是熬"



《盛夏》

汗水像透明的虫子
从汗毛孔中爬出来
体内的毒素
就少了吗?

《咏》

假如没有蝼蚁
大地一副死相



《黄昏》

竖为雨
横为风



《荷兰片》

交响乐队指挥
坚信自己的儿子
是未来的音乐大师
活在压力下的儿子
十岁还尿裤子



《留言补记》

我大学毕业
没有典礼
什么都没有
什么又都有
我拥有历史



《美片》

服完刑的哥哥出狱
自闭症的弟弟见面说:
"你像个伐木工"


《蔬》

本月之内
两度赴终南山
吃到海泉和朋友
亲手种的菜
恍然大悟
蔬字原本是有口感的
可怜城里人
日常吃的什么玩意儿



《美片》

一个白人CEO
上了出租车后
对黑人司机说:
"我刚赚了两百万
你知道这是
什么感受吗?
"什么感受?"
"我可以买卖你"



《菲律宾片》

老母找儿子
将寻人启事
铺成红地毯的样子
从马尼拉市中心
一直铺到
她栖身的大教堂

一个无腿人的轮椅压了上去又离开了




《瓜亦有道》

有心人
无须我提醒
西瓜一入冰箱
就毁了
变成西瓜的死尸
一股子
福尔马林的味道
它欲制冷
与井水兼容
与溪水兼容
与自来水兼容
与地下室兼容
与防空洞兼容
就是不与
冰箱兼容


《夏日里忆往昔》

听说
在盛夏
肌肤表面温度
越低身体越好
记忆中
我冰过我妈
很多次


《谁不爱和平》

俄乌战争过百日
无一日不看新闻
妻在电视机前
唠叨最多的一句话是:
"你能想象我们的房子
被炸成这个样子吗?"
什么样子呢
我在前诗中
已经写过了
让所有电影烟火师
都显得落伍的样子



《备课记》

穆旦的诗
对大学教材的统治
不过是近二十年的事
缘于我老师策划的
十大排名
知识分子尝诗
是没有味觉的



《口实》

给尔等一个
继续黑化我的口实
与洋友断交的翌日
感觉解放区的天
是明朗的天
人有头
男人的头
只许看不许摸



《土包子也得活》

终南山的别墅
拆得差不多了
在所剩无几的
别墅区的会所里
白公知打听租价
答曰:一个月一万
回到家我向老婆汇报
先赞扬老白夫妇
活得潇洒
再问老婆有无意向
至于我自己嘛
洋人嘴里的
土包子一个
没啥物欲追求




《大事》

从全国最高温的城市
一所大学校园里走过
烈日当头
想起吴雨伦的一首诗
写建筑工人的
一颗巨大的汗珠

从脚手架上
掉下来
摔成八瓣



《土地》

在教学楼群
与停车场之间
有一小块土地
啥都没种
最为漂亮
倍显金贵



《目击》

在十字路口
一条光着膀子
赤裸上身的汉子
昂首挺胸过马路
仿佛自20世纪
70年代穿越过来




《授课记》

态度上一代不如一代
的话有一阵子不说了
似乎有点说不下去了
好像是自95后以降
非独生子早懂事

《消化》

也许,一定
西人比我等
更能消化
因大义而撕小逼
宗教改革是他们的
十字军东征是他们的
种族隔离是他们的
鸦片战争是他们的
颜色革命是他们的
经济制裁是他们的
我等只能被迫接受



印度片

印度人克服了浮躁
这电影就有的看了




《事实的诗意》

面对一个
站起来的中国诗人
西人终归是不适的
他们甚至说不出
哪里不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