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2年6月之三)

◎伊沙



短诗(上)

《偈子》

左右夹持成中流砥柱


《今又端午》

早餐
吃粽子时
手欠抽
打开手机
读到一首
馊诗
败了胃口

《太息》

尊过两朝诗人
敢称万世诗国



《粽道》

粽子这玩意儿
改革派
被传统派
打得一败涂地

《端午节记事》

在李海泉隐居的
终南山
清水寺村
看见村人办喜事
流水席旁炒菜忙
想起张韬的父亲
就是干这个的


《终南山下忆曾祖父》

在李海泉的书架上
看见高阳之书《慈禧全传》
我说:里面写有我曾祖父
被慈禧表扬过的模范官员
那也挡不住他
给革命军暗送武器
所以辛亥革命后
又做了武昌的第一任县长



《故地》

在海泉家顶楼阳台上
近望翠华山、南五台
我说:都是我
中学时代春游之地
《中国往事2》之《英俊少年》
外景地

《基因》

从家族老相册中
便可看出
画风
哈萨克曾祖母处
为之一变
我是融合之果
必是中华一统



《终南山中》

来到海泉山居
我刚说:
"你这地方
进山进得够深"
便听到
喇叭声
从山林间传来
……做核酸!"

《一瞥》

在终南山中
回头一瞥长安城
一眼瞥见酒楼上
一桌嘻嘻哈哈的杜甫



《山里山外》

在山中
海泉带我们
去参观了
一位山居达人
建造的小天堂
理工大学退休教授
动手能力超强
他复建了二战期间
欧洲人的取暖装置
哦,今年冬天
它可别在欧洲复辟


《鸟鸣》

山中的鸟鸣
与市井中的不同
带花腔
像贵族


《吊床》

我的吊床情结
来自于童年看过的
老越南电影
那是北越正规军
或南越游击队
战士的床
具体来说
是《回故乡之路》

《美片》

这个片子
太冒险了
一个律师之家的正义感
是片子惟一的吸引力
对于大部分人类来说
这一钱不值



《啄木鸟》

森林交响乐团的
小小鼓手
一生追求的是



《定义》

我曾经以为
高得不得了的话:
"母语即祖国"
(布罗茨基语)
现在看来不过是
小得不得了的
文人气
牢骚话
真若此
山河呢
亲人呢

《绕口令》

上门收破烂的为什么永远是老大爷



《时间之窗》

在动物所停车场
抬头望见旧楼上
我家旧居窗口
37年前的
若干年里
一个少年
在此夜夜苦读
偶尔瞭望世界
老实说
他望见的世界
没有今天的好



《蒙太奇》

排在做核酸的队伍中
想起《少林寺》中
李连杰夏练三伏
冬练三九的镜头
落花、飞雪
一招、一式
很美
那是我们那代孩子
第一次领教
什么是蒙太奇



《我族人不开他玩笑》

今日核酸小帖
是杜甫
为什么李白
是李小白
杜甫不是杜二甫



《芒种》

这个节气
对我来说
是一种质感
小学时代
学农劳动
在收割后的麦田里
捡拾麦穗
麦芒扎手的质感


《以后说起自然时不要那么轻浮》

在终南山中
当我了解到
这森林
是退耕还林的产物
其年龄
小于我
小于改革开放
我的心
痛了一下



《山人》

海泉的山居邻人
藏地旅行控老赵
似不识鸟
一只喜鹊
飞落他的院子
他呼:"乌鸦!"

《心态》

幸福来得如此容易
校门口卖钟楼小奶糕
一根红豆冰棍
就让我忘记了人间的
鬼魅魍魉



《鸟鸣》

我听见了
楼群后面的地平线



《阿尔及利亚片》

内战期间
被士兵轮奸的女人
生下了一个孩子
一直取不到姓名
得不到合法的身份
数年后
她领着孩子
要挟当年同时被抓的医生
如果他不认下这个儿子
就说他也参与了轮奸
医生为了保住
自己的名声和饭碗
从了
唉!人杀不死鬼
人只能害人



《美片》

两个死了老伴的
孤独的老头
有女儿的那个
明显比有儿子的这个
幸福一些
哪怕是穷女儿
和富儿子



《美片》

备好的枪
一定会打响
因为这是
美国电影
美国逻辑



《美片》

台词中见到
"地狱飘雪"
就相当于
中文之"六月雪"吧

《乌克兰》

夏日白玫瑰
失血的嘴唇



《回望》

不曾在麦地里捉迷藏
匍匐前进过的童年
多么不幸



《偈子》

疫年还不修
往后必无成



《法片》

潜水员用的
"水肺"的
发明者
是个结巴
他在展示会上
发言时
结巴得很厉害
观众中有人喊道:
"嗨!潜水员
你在陆地上
不会呼吸了吗?"



《黎明》

黎明第一声鸟鸣
夏日体感上
叫人心动的
凉凉



《长安美食小志》

春发生葫芦头
里面藏着两位巨人
葫芦头
经孙思邈圣手药袋一掷
由臭变香的猪大肠泡馍
冠以杜甫千古名句
当春乃发生




《孟加拉国片》

在卡拉奇
一家五星酒店的西餐厅
西人甲问西人乙:
"你觉得这个国家怎么样?"
西人乙反问西人甲:
"你觉得他们做的羊角包如何?"
"很好"
"能仿造出合格羊角包的国家
未来是光明的"



《影评》

《肖申克的救赎》
有多成功
它的任何一个演员
出现在其他电影中
我都会锁定


《自省》

我变了吗

三十多年前
刚分到西外时
我住教工单身楼
对面是培训部楼
住着西北各涉外单位
派来的培训人员
我常和他们
打羽毛球
从中了解到
相当多的人
出去就不准备回来了
拿着公款这么干
我觉得是他妈孙子
觉着恶心
便不再玩了
一转眼三十年过去了

我变了个鸡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