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斌 ⊙ 字象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志愿(4首)

◎黄斌



志愿

因为不想做一个扑火的飞蛾
我尽可能地守着个体自身的本位
在我身边   很多功利之徒飞过去了
有时我也不免受些影响
但我终于止住   或者
作出一点回旋
这是我的自由   也是我的志愿
我从不反对那些愿意燃烧自己的蛾子
但我坚持选择待在常温这一边
或者清凉这一边


一滴水珠的认识论

暴雨消歇了
空气中还有一些土腥味
屋檐的水珠
由小到大   逐渐圆满
它生成得缓慢
好像把万物都已收纳进了眼里
并且自己的体型   也在不断变化
它并不能预知   自己也会被摔得粉碎
连同它眼中似乎早已拥有的
洁净如新的外物
那飞溅的一刻
绽放着液体的烟花
或发出一声似乎很遥远的闷哼


后疫情生活

死人的事   早已经常不发生了
但口罩常戴   喉咙像个失足女
职业性地在某个场合打开
荒谬总是在用科学和理性证明自己
贪婪也是   
但我们不会尊重病毒
也不想和它共处
人类学的难题   首先是
从不把本部落三公里之外的人当人
何况是时时生存于身的病毒和细菌
所谓人的同一性   不过是些许幻想和自欺
现在的难题是   死者已不可挽回
但每一个生者都被误判为可死者
因之   我每每感到自己已是一个半死之人
在口罩异己的象征之中
生活的常态变成了假象
人与人   相遇在一种暧昧的隔离之间


自修者说

不要相信趣味
那都是害人的东西
个体只有跳出趣味的藩篱
才不至于成为井底之蛙
对自修者而言
每一点点进境   都是对趣味的
一点点克服   趣味的感性之井
无疑是最切己和最舒适的
像一个乡下有点资财的老员外
安逸地使唤着几个粗使丫头
你舒服   所以你知道
但这恰是自修者必须丢弃的
任何时候   只有可能性和未知才是最美的
如果你不想做一个自诩己美的河伯
不妨去做一只有过成长经历的尾巴的小蝌蚪
顺着自然的溪流   游下去
下游   或许有一群在等待你的北海若
毛爷爷说   无限风光在险峰
禅师说   山登绝顶我为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