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棱体

◎修远



六棱体
     —— 比表面更表面的,比内部更内部的

1、
榆钱在枝头吃吃地笑着,然后垂下
熟识的一串串名号。一阵小旋风,翘起的
手指再勾回额头, 那里,风的
                     一条条舌头
朝向被冷嘲的靶心。最刻薄的舌毒也仅仅
能够刮破它哈哈大笑的皮肤。在清冷的夜空
聚拢片片落叶,莫测高深地
                  陷入沉默的合围。

2、
一粒薄荷糖溶解于阳光的晕里,
而剩余价值空空如也。孩子们的快乐
就是敢于真诚地胡说——
            ‘’我的玫瑰……‘’!
七彩的泡泡,抽回手掌,
留下撑破的纹络,嘻嘻地笑着,
               弹起了琉璃珠子。

3、
一架葡萄藤架起了一座花园,拖欠的
花期,被傍晚的大风吹醒。时日就是从静态开始
着手成秋。一半是酒,一半是坠落,而知晓的
脉象尚未挂杯。洒脱的血红,裸露着神经,
                  允许一次醉饮的日子。

4、
故事中的人,挺立两极,银币般直立。
打开晨曦之锁,坠入钟声。在呼呼生风中,将自己砌进
视觉中的墙壁。骨骼的光自己投射,任周围的
碎语陡立肆意。牙线被绑在牙床上,绷成弓形,再屠杀一次
永久的血无非是鸟脸上勇驻的风景,被禁止的笔迹。

5、
葵葵众目下狠狠地将自己封存于一页岩石里,
签署静态,变黑的艺术。
人的怪癖,病人般窥探病情,转而把完美强加进去,
甚至欺骗把自己当做偶像。
哑默的刻刀没有攻略,它瘦削的锋刃和骨骼相伴,
不凝视将来也不回忆过往。

6、
抒写没有正确的掌法,碑头知道这一点。
鬼魂的苦痛从泛黄的树叶开始,于是夜半出来走走。
尤是月亮隐去半张脸,踩踏着坡脊感觉到的
不具象。无论父体还是母体,都不具有血透的单纯。
最终,心鞘不再话语,不再等个样的迟暮。


2022、7、2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